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434激烈辩论

《官场局中局》 434激烈辩论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本以为早上这一出已经是李启东的全部手段了,却没料到,李启东要比他想象的更狠。 中午吃过饭后,梁健回到办公室准备休息一会。刚趴下,还没眯上眼,忽然听到手机上叮咚声。

    梁健随手拿过来一看,是工作邮箱里来了一封邮件。打开一看,这封来自一个陌生邮箱的邮件,邮件中有几个大的附件。

    梁健看了眼,就退了出来,将手机放到了一边,继续休息。

    他没想到,等他一觉醒来,这封他没放在心上的邮件,却已经酿出了大事。

    局里那么多人,总是会有那么一个充满了好奇心的人,他在大家都在休息的时候,默默地下载了那几个大附件,然后打了开来,然后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邪恶开始从里面偷跑出来。

    梁健知道这事情,是伍兵给他发的消息,提醒他下载那个附件看一看。邮件中,记录了许多彭书明以公谋私,贪小便宜的事情,而且大部分都证据确凿。

    梁健一边看,一边心里震撼。这事情,肯定和李启东脱不了干系。只不过,这么短的时间,李启东能弄出这么多的东西,只能说明这些东西他手上早就有,并不是昨天才去准备的。

    梁健愈发地觉得,李启东此人的心机之深沉。他忽然有些不确定,将李启东此人给拉上来,到底是好还是坏?

    邮件的事情传开后,彭书明第一时间被叫到了甄东文的办公室,呆了很久才出来。出来后,脸色阴沉,去办公室收拾了一下,就匆匆离开了,一整个下午都没出现。

    接下去,甄东文除了让人将邮件删除,不准散播出去外,并无其他动作。就在梁健以为,甄东文和彭书明打算吞下这个哑巴亏的时候,忽然市里来了一位副市长。

    副市长打着来指导工作的名义来的,可会议结束后,却将梁健叫到了甄东文的办公室。三人坐下,没聊几句,这位副市长忽然就看着梁健说道:“之前东文同志跟我提到,最近你们打算提拔某位同志的时候,出了点事情,是吗?”

    梁健心中一凛,不知道这位副市长这个时候提到这事情,是什么意思。他看了看甄东文,甄东文脸上看不出什么,只好先如实回答:“是出了点小状况。”

    这位副市长目光在梁健脸上一扫,又道:“你之前是在督查处当过处长的,你觉得这个彭书明同志怎么样?”

    梁健仔细看了看这位副市长,想看明白他说这话的用意是什么。但这位副市长神情,什么都看不出来。梁健没把握,想了想后,便问:“不知道章市长指的是哪方面?”

    “当然是工作方面。”这位章副市长回答。

    梁健还是看不明白这位副市长的意图,便模糊回答:“之前我在督查室的时候,处里工作不多,其实也看不出什么。”

    章副市长听了这话,笑了笑,道:“看不出什么,那就说明彭书明同志工作不用心。用心的人,总是能让人注意到的。”他一说这话,梁健倒是听出些意味了。

    梁健笑了笑,道:“那段时间都是些零碎工作。”

    章副市长打量了他几眼,笑道:“我听说,之前你和彭书明同志就有过不愉快是吗?”这话一出口,空气里便蓦然多了些硝烟味了。

    梁健看了眼一旁的甄东文,回答:“没什么不愉快,只不过是刚来的时候,没沟通好,后来就没问题了。”

    章副市长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以前是做市委书记的,现在待在环保局,虽然也是个副厅级别的副局长,但心里有些委屈也是正常的,毕竟市委书记和一个副局长相比,还是差很多的,这个我们都理解。”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话锋猛地一转:“不过,不管以前多么辉煌,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入乡随俗这话,你应该听说过吧?”

    “章副市长想说什么直说就可以。”梁健看着他冷静地说道。不过,虽然神态冷静,梁健在称呼他的时候,却已经加上了一个副字。

    章副市长一听,眉头微微挑了挑,然后笑道:“既然你让我直说,那我就直说了。”

    梁健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政治生态这个词,想必你应该不陌生吧?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政治生态,你刚来,应该做的是融入到这个生态当中,而不是要异军突起,急于表现自己。”章副市长看着梁健,说教式地说着:“有些同志是有些小问题,你要是看不惯,教育教育就可以了,何必要这样弄得大家都难堪。再说了,圣人都说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就能保证自己从来么犯过错?据我所知,梁健同志好像在个人问题上,也多多少少有些问题吧!”

    章副市长说完,盯着梁健,目光中多少有些居高临下的得意。梁健心中不喜别人翻旧账,章副市长翻这个旧账,无疑是在挑衅。

    梁健看着他回答:“确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古人还有句话,叫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些人犯了错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更别提悔悟了!”

    “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那你就帮忙指正出来。领导是干什么的?领导就是来监督的嘛!”章副市长说道:“你要记住,你现在只是副局长,不是以前的市委书记了。”

    “这一点,我记得很清楚,不劳烦章副市长一直提醒我!”梁健说到,神色上已经冷了下来。

    章副市长见梁健寒了脸色,呵呵笑了两声,然后道:“你也不用不开心,这次的事情是你做得太过分!”

    梁健眉头一皱,道:“章副市长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做得太过分,麻烦解释一下!”

    “行了,你也别装了!”章副市长露出些不耐:“这局里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做这些事,敢做这些事?”

    梁健跟他对话到这里,终于彻底确定了这位章副市长此番找他谈话的目的是什么了。原来,他以为那封邮件和贴的那些照片上是他做的手脚。

    梁健又看了一眼甄东文。不用说,章副市长这样认为,必然是有人在背后说了些什么,才会产生这样的理解。

    梁健对着章副市长笑了一下,道:“那章副市长可是小看我了,这些事还真不是我做的。”

    章副市长见梁健说得坦荡,也不由得愣了一下,皱眉问道:“真不是你?”

    “我这人向来敢作敢当!”梁健坦然地迎着他的目光,一字一句地回答。

    章副市长皱着眉头,转头去看了甄东文一眼,脸色慢慢地沉了下来。甄东文一见,顿时有些慌,连忙对梁健说道:“梁健,如果真是你做的,你现在承认也没关系。我知道,当时你提出想让李启东来担任这个处长被我否认了,你一直是心里不痛快的!”

    甄东文这话颇有落进下石的感觉,果然章副市长原本对梁健有些相信了,甄东文这话一说,看梁健的眼神立即就不一样了,充满了怀疑。

    梁健心里骂了甄东文一句,然后对章副市长说道:“既然话都说到这地步了,那我也就都直说了吧。彭书明是什么工作能力,甄局长不会不清楚吧?督查室里,都是些什么人,甄局长你也不会是不清楚吧?督查室里,除了伍兵和李启东,还有那个走掉的赵静之外,也就杨秀梅能干点活。其他几个,也都是来混日子的。至于彭书明……”梁健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一眼章副市长。梁健现在不清楚他和彭书明的关系,但能这么替彭书明来找场子,想必关系也不会太简单。所以,梁健还是给彭书明留了点面子,跳过了这个话,继续说道:“伍兵是个只知道埋头苦干的人,适合科研,不适合当领导。杨秀梅又是个女人,督查室需要经常出差应酬,女人不合适,这样的前提情况下,我想我推荐李启东,没什么问题吧?”

    甄东文不说话。

    章副市长脸色有些难看,抿着嘴沉默了两秒后,道:“你继续说。”

    梁健看了看甄东文,继续说道:“甄局长因为一些理由,不同意现任副处长的李启东升任处长,要在目前仍是干事的杨秀梅和彭书明中间选一个。您是局长,您做决定。我建议了,您不同意,我该尽的责任我尽到了就行。但您现在,因为我当时一个只是出于为工作为局里考虑的建议,来栽赃我,这是不是就有些不太合适?”

    甄东文被梁健这一番话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他目光慌张地在章副市长脸上扫了扫后,说道:“我当时不同意李启东,是因为他的个人作风有问题。”说着,他又转身向章副市长,有些焦急地解释:“章市长,是这样的,这个李启东之前和我们局里的一个女同志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当时局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这位女同志现在已经调走了,但这件事才过去不久,大家都还记着这回事呢。现在把李启东升上去,那不是等于在告诉大家,作风有问题这个事并不是什么大事,那以后还怎么管理下面的人,那还不乱套?”

    章副市长看了看甄东文,又看向梁健,道:“要是李启东真是有个人问题,那确实不适合在这个时候提干。”

    “当时甄局长也是这么说了,我也同意了。”梁健道:“现在的问题不是李启东提不提干的问题,而是甄局长把有人曝光彭书明同志的事情栽赃到我的头上。”

    不等章副市长说话,甄东文立即就抢先解释道:“我这也是合理怀疑,毕竟这个局里,你是最有可能做这个事情的。当然,不是你做的,只要说开了,自然也不会冤枉你。”

    “行了。”章副市长打断了甄东文的话,看向梁健,道:“不管是不是你做的,这种曝光的行为还是不提倡的。再说了,彭书明同志未婚,性质上又不一样!”说完,他忽地又问梁健:“你刚才说彭书明在这边的工作有问题?”

    他这话一出口,甄东文的脸色立即就有些不一样了。

    甄东文抢在前头就要开口说话,被章副市长拦住:“你别开口。让他来说。”

    梁健看着他,说道:“是不是有问题,甄局长比我更清楚。您可以问他。”

    甄东文见梁健这么说,微微松了口气,刚要开口,章副市长却道:“我想听你说。”甄东文的脸色又白了下去。

    梁健看了眼甄东文,心里已然明白了一些,道:“我来得时间不长,了解到的不多。据我所知,彭书明同志在工作用心这一点上,肯定是不合格的。至于其他方面,比如有没有犯错什么的,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您今天过来,找我聊了这么多,应该就是为了前几天那封邮件……”

    “梁健,你瞎说什么!”甄东文突然就大喝了一声。梁健被惊了一下,章副市长一脸不悦地盯着甄东文,喝道:“甄东文,你干什么!”

    甄东文立即焉了下去。章副市长转头看向梁健,道:“你刚才说邮件?什么邮件?”

    梁健一怔,看章副市长的神情,他好像不知道邮件这回事?这是个什么情况。再看看甄东文一副完蛋的表情,忽然间心里就一亮。

    刚才章副市长说彭书明未婚性质不一样的时候,梁健还未反应过来,现在他反应过来了,看来章副市长并不知道邮件的事情,只知道彭书明KTV叫小姐的照片被贴到报告栏的事情。

    梁健弄清楚情况后,再看这个章副市长,对他的感觉已经产生了变化。如果只是彭书明KTV叫小姐的事情,按照彭书明未婚的前提来看这件事,确实不能算作是件大事。毕竟人家未婚,顶多是私生活混乱。但这个事情要正儿八经地上纲上线,也未免有点小题大做。难怪刚开始的时候,这位副市长对梁健有意见。

    但是后来,这位副市长对梁健的态度已经产生了变化,显然,这位副市长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

    得出这一点之后,梁健的心里就有了些底气。他对甄东文抽筋般的使眼色装作视而不见,直接将邮件的事情说了出来。

    章副市长听完后,转头盯了甄东文一眼,然后对梁健说道:“你先出去吧。”

    梁健点点头,起身出去。

    门还没关上,就听到章副市长在质问甄东文:“我现在给你五分钟时间,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门关上,这声音也就被关在了里面。梁健深深地吸了口气,又一下子将它吐了出来,连带着胸腔里的那些沉积的郁气也一下子吐了出来。

    刚才办公室里这一段,梁健虽然算是没输,但主要是赢在这位章副市长还算是明理,并没有一味的护着彭书明。

    不过,此刻再回味一下之前这位章副市长说的那句:在这个局里,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敢这么做。这话不仅章副市长说过,甄东文也说过,两个人都说过。

    从这句话去看,似乎彭书明的身份不简单,是真不简单。

    这个环保局,因为这几年环保问题逐渐被重视,环保工作也逐渐变得重要起来,所以成了许多关系户都看中的地方,所以这里也算是藏龙卧虎。何况,这里又是在北京,在这种大街上随便撞上一个人说不定就是某个大官亲戚或者名人亲戚的地方,一个环保局里出现这样的政治生态,并不令人惊讶。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