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595 博弈之局

《官场局中局》 595 博弈之局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遗体调包事件中,那位副主任是关键人物。不过,仅仅因为这么件事,就跳楼,这明显就有些过了。

    直觉告诉梁建,这背后恐怕还有其他隐情。

    梁建去洗了把脸刷了个牙出来后,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国斌还站在那。梁建也没让他坐,他看了眼那个沙发,往前走了一步,还是站住了。

    “秘书长,现在那个人死了,这个事情恐怕是查不下去了。”国斌看着梁建,颇有些心虚。

    之前,梁建跟他提过,让他先不要动。可是他动了,迫不及待地动了,结果人死了,线索也断了。

    所以,他心虚,连坐都不敢。

    梁建心里意见总是有的。不过,事已至此,发火也没用。但态度,总是要有的,不然的话,也让国斌明白,这样擅自行动的决定并不可取。

    “早饭吃过了吗?”梁建问他。

    国斌愣了一下,旋即立即回答:“还没。没来得及吃。”

    “哦,那就和我一起吃吧。”梁建说道。说完,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小龚的手机。没多久,小龚就接了起来。

    “起来了吗?”梁建问。

    小龚回答:“嗯,正打算过来。”

    “你让酒店送三份早餐过来。国斌同志在这里。”梁建吩咐完,就挂了电话。

    然后梁建俯身去拿放在茶几上的茶杯,茶杯里没茶这一点,梁建是早就知道的,昨天晚上国斌他们走后,小龚就将茶杯洗掉了。这个动作梁建是故意做给国斌看的。还好,国斌还算识趣,立即就过来,从梁建手里把茶杯接过去了,然后拿了茶壶烧了水,等水烧好,给梁建的杯子里倒好水,小龚也带着早饭来了。

    梁建接过茶杯,就说:“坐下来吃早饭吧。”

    国斌这才坐了下来。

    早饭吃过,小龚就把东西都收拾下去了,然后带上门,将这里留给了梁建和国斌。

    “秘书长,这一次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不听您的,擅自行动。我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国斌低头说道,十分诚恳。

    梁建问他:“行,那你说,这个责任,你打算怎么承担?”

    国斌语塞。

    梁建哼了一声,道:“事已至此,什么承担不承担的,都已经没什么意思了。但是,这件事,有些奇怪。这遗体调包的事情,虽然现在牵扯到了两条人命,但这件事应该也不至于大到要让他跳楼的程度。你们是不是在执法过程中,产生了什么冲突?”梁建一边说,一边盯着他。他担心,这个副主任的跳楼,跟国斌派去的人有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必须得注意有心人拿这件事来作文章。

    国斌一听这话,立即就跟梁建表态:“秘书长,我保证,此人的跳楼跟纪委派去的人没有丝毫关系。据我所知,纪委的人还没进门,那个人就跳楼了。这一点,死者家属当时也在场,可以作证的。”

    国斌言辞恳切,梁建是愿意相信的。但死者家属的证词并不牢靠,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梁建想了想,道:“这件事你最好还是注意一下,万一有人拿这个问题做文章,那就不好了。”

    国斌慌忙点头,接着说道:“这个副主任跳楼的确是有些奇怪。事情出了之后,我跟纪委书记两个人也讨论了一下,我们都觉得,这个副主任身上的问题恐怕不少。”

    “要好好查一下。”梁建说。

    国斌忙点头。

    “这个副主任能提前知道你们的行动,这一点,你也要好好反省一下。”梁建又说。

    “是。”国斌赶紧应下。

    之前国斌泡的水也凉得差不多了,梁建拿起来喝了一口,然后又开口问国斌:“昨天后来市局的李光明同志有没有联系你?”

    “联系我了。”国斌回答。

    梁建说:“他接下去可能还会有行动,你这边尽量配合一下。”

    “好的,秘书长您放心,李副局长的行动,我这边能配合的肯定会尽全力配合。”国斌说道。

    国斌又坐了会后,起身走了。

    区委的那位副主任这一跳楼,遗体调包的事情,算是暂时陷入了僵局中。那些闹事的人,该怎么去协商,昨天也已经商讨过了。这样一来,梁建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大的作用了。梁建便让小龚收拾东西,准备回市区。

    半个小时后,梁建带着小龚准备下楼。刚走出门,就看到黄真真带着秘书还有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过来了。

    “秘书长,我有重要事情要跟您汇报!”黄真真带着人径直走到梁建跟前,然后沉声说道。

    梁建朝跟在黄真真身后低着头的中年妇女看了一眼,道:“这位是谁?”

    黄真真回答:“这位大姐跟我要跟您汇报的事情有关。”

    梁建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回了房间。进门的时候,小龚要跟进来,梁建停下来,吩咐他:“你跟张师傅说一声,让他把车先开到一边去停着,不要挡着路。”

    “哦,好的。”小龚愣了愣,应下后,就将刚迈进房间的脚给退了回去,然后带上了门。

    梁建走到沙发边就坐下了。“你们也坐吧。”梁建看向黄真真和那位中年妇女。

    一坐下,不等梁建问,黄真真就说道:“秘书长,这位大姐是区委办副主任李忠明的妻子。”

    梁建皱了下眉头,李忠明?这个名字在他脑海里闪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个李忠明,应该就是跳楼的那个区委副主任了。

    而,黄真真也立即证明了他的这个猜测是正确的。

    黄真真介绍完这位李忠明妻子后,就将目光看向了她,示意她开口。

    这位妻子一开始还有些胆怯,在黄真真的目光鼓励下,很快就胆大起来,站起来就朝梁建给跪下了。

    “首长,您可要给我们家老李做主啊!他死得好冤啊!”

    这位妻子声泪俱下,十分具有感染力。若不是之前国斌来过,跟他说过这件事,梁建恐怕不会多想。他起身去扶这位大姐,冷静地说道:“大姐,你先起来,有话我们坐着说。”

    黄真真也来扶她:“大姐,你别激动,我们这位秘书长为人公正,他一定会给做主的。”不经意间,黄真真已经给梁建戴上了一顶高帽。

    梁建默默地看了她一眼,黄真真恍若未觉。

    大姐被扶了起来,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黄真真递了纸巾给她,让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首长,我们家老李是被害死的,你可一定要为他做主!”大姐哭喊道。

    梁建起身给这位大姐泡了一杯水,递到了她手里,道:“大姐,你先喝口水,然后你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详细地跟我说一说。”

    大姐抽噎着点头,喝了口水,平静了一下后,慢慢开口:“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跟我们家老李吃过晚饭后,去楼下走了两圈后回来洗洗就准备睡了。老李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所以一到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我呢,就像看会电视。电视看到一半,忽然听到有人敲门。我们家平时也没什么客人,而且那会儿也不早了,我就觉得奇怪,谁那么晚来敲门。我有点胆小,不敢去开门,就把老李给叫起来了。老李去开门的时候,我就没出去。可谁知道,老李出去了没多久,我就听到老李和人吵起来了,我就赶紧出去,刚走到客厅,就看到客厅的窗户开着,老李已经不见了。然后那两个人看到我出来,立即就跑出去了。接着我就听到楼下有人喊有人跳楼了!”说到这里,大姐抬手抹了把泪,然后接着说道:“说实话,那会儿我根本没想到老李会跳楼。老李吃晚饭的时候还在说,等过几天他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了,他打算请个年假带我去旅游,我们已经好久没两个人出去过了。我哪里想到,他就这么……就这么走了……”说到这里,大姐已经泣不成声,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看着她如此悲伤的模样,梁建心中也已经失去了判断,到底她说的是真相,还是国斌说得是真相。

    这时,黄真真接过话:“秘书长,昨晚李忠明出事后没多久,我就接到消息了。李忠明作为区委办的一个副主任,突然意外死亡,我作为区委书记,是必须得要重视的。所以,我让公安那边连夜进行调查。调查后发现,在李忠明跳楼之前的十分钟左右,有一辆纪委的办公用车进入了李忠明的小区。因为李忠明家所在楼下没有监控,所以没有拍到这纪委的人是不是去了李忠明家所在的那栋楼,但是李忠明跳楼不久,那辆车就离开了那里。这些巧合,足以让我们怀疑,昨天晚上去李忠明家的正是纪委的人。然后,我就联系了一下纪委。纪委书记跟我承认,昨晚确实有这么一个行动。而这个行动,是国区长下的命令。先不说,国区长是否有这个权利,我们只讨论,纪委上门调查,出事后,却没有第一时间汇报,这其中,是不是有问题?我觉得,我有权利怀疑,国区长的这一次擅自行动,是出于私利,而不是为公。”

    黄真真这句话给国斌带上的帽子就不小了。梁建看了她一眼,道:“真真同志,这话可不能乱说。”

    “秘书长,我没有乱说。我是有真凭实据的,不然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带着李忠明的妻子来找您!”黄真真立即说道:“我知道,因为之前通州段的事情,您心里对我是有偏见的。但是我不怕……”

    “停一下!”梁建打断她:“我对你没有偏见。通州段的事情,我素来只是就事论事。”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