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618关键棋子

《官场局中局》 618关键棋子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方华的怪,三天的期限,让梁建一夜未能安眠。 睡不着的时候,梁建躺在那想下班前在蔡根办公室,陈亭说的那些话。

    陈亭有句话,或许说得没错。黄金军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事,未必只是想对付梁建,其,难免有些要打脸蔡根的意思。而蔡根最后答应他,恐怕除了项老的面子之外,也是想给梁建一个,把黄金军打过来的这只手给挡回去吧。毕竟,如果蔡根真的因此将梁建给撸下去了,在郭铭泰面前,蔡根只有丢脸的份。所以说,蔡根最终答应给他一次机会,多少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他自己。

    不过,不管如何,蔡根最后到底还是给了梁建机会,这个情,梁建得念。倒是陈亭,以前接触不多,这一回,算是看清了。此人对他的心思,可是一点善意也没有。看来以后,自己要更加谨言慎行才行。

    想到陈亭,梁建又想到次国斌的事情。国斌的事情里,纪委也是出了力的。国斌的事情,也和黄金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次梁建的事情,也是和黄金军有直接的关系,是巧合吗?

    梁建看未必。陈亭是郭铭泰在任时马的纪委书记,看来,郭铭泰人虽然走了,但对于华京市市委的影响力,还是十分巨大的。

    这么一想,梁建倒是对蔡根的处境忧心起来。不过,这忧心刚出现,梁建压了下去,顺便在心底里自嘲了一句:自己都自身难保了,竟然还有心情去担心别人!

    说到底,目前来说,陈亭的立场是谁那边不是最重要的。这是蔡根需要担心的事情。而梁建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自己从这次的事情完好无损地摘出来。

    黄金军这一招,虽然暴露了他自己。但从暗到明的转变,对于黄金军来说,影响并不大。说得更直白一点,梁建这颗棋子,在他心里,也未必是最重要的。他的背后有郭铭泰,即便是蔡根在他面前,恐怕也是要礼让三分。

    所以,与其说黄金军这一招是为了给威胁梁建的话,倒不如说是在给梁建一个教训,来惩罚梁建之前的不配合。如果梁建因此被撸了下去,对于他来说,其实也没什么损失。如果梁建没有被撸下去,那么他手里还有那些底片,照样还是能威胁梁建。

    不过,梁建不会再给他这样的机会了。

    原本,他想等自己秘书长的位置坐稳了,再去处理这件事,先虚与委蛇一段时间。但现在,黄金军既然先动手了,那梁建自然也不能怂了。

    自从考公务员这么多年过来,大风大浪也见过不少,梁建从来没有怕过谁,以前不怕,现在也不会怕。

    梁建只怕,这事情闹大了,伤了项老和项瑾的心。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怕。所以,他必须得要在这一次,把这件事彻底的解决掉。

    胡思乱想了一夜,一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地睡着。早,梁建吃过早饭后,借口单位有事,早早地从家里出来了。

    班路,梁建看着时间,七点半左右,估计着那位胡委员应该也已经起来了,便趁着等红灯的时间,又给那位方华秘书打了过去。

    第一次打的时候,响了两下,方华秘书还给摁掉了。

    时间只有三天,即使联系了胡青兰,也不可能一句话能解决,估计还会有些波折,所以,梁建得尽快联系胡青兰,最好能尽快见一面,为之后处理那件事留足足够的时间。所以,梁建也顾不得是不是这位方华秘书此刻不方便,立即又打了过去。

    这一回,电话响了四下,然后终于被接了起来。

    “方秘书,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胡委员,能麻烦你通报一下吗?”不等方华说话,梁建率先说道。

    电话那头,方华站在一个装饰精致大气的客厅里,她旁边的沙发里,一个穿着西装,妆容精致的女人正一手拿着咖啡,一手拿着报纸在看报。方华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的那个女人,犹豫了一下,冷漠回答:“那你等一下。”

    说完,她伸手捂住手机的话筒,然后转身走到女人身后,俯下身,柔声说道:“胡姐,有个叫梁建的人找您,说是有重要的事情。”

    胡青兰听到这话,微微一愣,然后问:“叫什么?”

    “梁建,说是张委员……”方华话还没说完,胡青兰将报纸放到了一边,打断了方华的话,伸手说道:“把电话给我。”

    方华惊讶地看了胡青兰一眼,但手还是马将电话递了过去,顺手还将咖啡接了过来。

    胡青兰接过电话起身往书房走。方华识趣地没有跟去。

    “你好,梁建,我是胡青兰。”胡青兰关书房门,笑着说道。

    电话里,胡青兰的声音听着显得很年轻,根本不像是六十多的人。梁建没想到这回这么顺利,愣了一下才回过神,然后立即恭敬地接过话:“首长,您好。”

    “叫首长太生分了,你是张委员的朋友,跟方华一样,叫我胡姐行了。”胡青兰笑着说道,声音格外地慈祥。梁建都有种错觉,仿佛电话那头的不是位高权重的委员,而是隔壁热心和善的老大姐。

    “你刚才跟方华说,你有重要的事情找我,是什么事呀?”胡青兰见梁建没接话,也不恼,自己接了话,笑着问。

    梁建忙说:“其实是我自己的事情,想请您帮我个忙。”

    “你先把事情说来听听,我再考虑要不要帮你的忙。”胡青兰说道。她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毫不犹豫的。

    梁建倒是怔了一下,没想到胡青兰这么痛快。虽然她没一口应下,但能给梁建一个机会,也已经是不错了。毕竟,梁建之前跟这位胡青兰委员是从未谋面,只是靠着张强这层关系,才通了这个电话。电话一通,梁建直接说要找人帮忙,碰一般的领导,三言两语给你打发了已经算是客气了。像胡青兰这样,还能给你机会让你说一说情况,已经很不错了。

    梁建也是被胡青兰的和善所影响,所以也没有多想,直接提到想找她帮忙的话题。此刻胡青兰这么一说,他反应过来了,才觉得有些唐突。于是,他回答:“要不这样,您看您今天什么时候有空,让我去拜访一下您,然后当面把事情跟您汇报一下,如何?”

    “我今天安排很满,恐怕抽不出时间。你电话里说吧,拜访的话,以后有的是时间。”胡青兰说道。

    委员级别的人物,每天的时间都是精确安排的,她的话,合情合理,没有丝毫让梁建感觉是她在推脱。梁建犹豫了一下,说到:“郭铭泰郭委员有个亲戚叫黄金军您知道吗?”

    胡青兰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到:“你继续说。”

    梁建便继续:“前段时间,此人陷害了我,昨天此人把一些东西寄到了纪委,然后闹到了蔡书记那里。蔡书记给我是三天时间,让我处理好这件事。我想让您帮我引见一下郭委员……”

    “你想通过郭委员让这个黄金军罢休是吗?”胡青兰接过他没说完的话。

    “暂时是这样打算的。”梁建回答。

    胡青兰问他:“那你通过什么让郭委员答应帮你呢?”

    梁建想说,让她帮忙说服郭委员。可这话在心里想想是可以的,此刻要说给胡青兰听,却让梁建感觉有些难以出口。不仅仅是自己的尊严问题,更是觉得他和胡青兰素昧平生,只凭着张强的这层关系,要让胡青兰帮这样的忙,有些不好意思。

    梁建支吾着不该如何说的时候,胡青兰轻笑了一声,道:“梁建,你跟你父亲还真是不太像。你父亲在你这个年纪,精明得像只狐狸。”

    从胡青兰嘴里蹦出的‘你父亲’这几个字,让梁建顿时怔住了。好几秒种,梁建才回过神来,问:“您认识我父亲?”

    胡青兰笑道:“不仅认识,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

    梁建一听这话,之前有些觉得怪的地方,忽然想明白了。张强在离开前之所以给梁建发这样一条短信,背后多半是有老唐的意思。

    想到这里,梁建不由得鼻尖微微一酸。

    “你这件事,不用去找郭铭泰,也不应该去找。”胡青兰忽然说道,她的话将梁建从那种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心酸的情绪拉了回来。胡青兰继续说着:“你的身份,郭铭泰是清楚的。如果你主动找门去要他帮忙,必然是要趁机拿到点好处的。”

    胡青兰这么一说,梁建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她说的也不是没可能。梁建不由得发起愁来。既然不能通过郭铭泰,那难道直接去找黄金军?那东西在黄金军手里,梁建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和黄金军谈判的筹码。

    梁建沉默了一会,问:“那您觉得我该怎么做较好?”

    胡青兰问梁建:“你是否可以告诉我黄金军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梁建犹豫了一下,决定不隐瞒,便将那件事大概地说了一下。胡青兰听完后,道:“这事情说小也小,说大也大。这样吧,我先想想,下午再联系你。”

    梁建虽然心里着急,可也只得应下。这个时候,他也只能选择相信胡青兰了。

    “那拜托您了。”梁建说道。

    胡青兰笑笑,道:“不用这么客气。”

    梁建迟疑了一下,问:“我能再问您一个问题吗?”

    “你问。”胡青兰说。

    “您知道我父亲现在是在哪里吗?”梁建问。

    胡青兰回答:“我想,这个问题,你应该不用多久能知道答案了。”

    梁建还没反应过来,胡青兰已经将电话挂了。放下手机,梁建才从胡青兰最后那句话回过味来:老唐要回来了?

    本书来自  hp:///hl/bk/12/12219/index.hl【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