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658冰释前嫌(二)

《官场局中局》 658冰释前嫌(二)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建的不配合,乔任梁也没在意。他从另一边,忽然拿了一样东西,放在了梁建面前。梁建一看,皱了眉头。这是一把钥匙,不过不是什么门钥匙,倒像是什么保险柜的钥匙。

    梁建看向他,道:“这个是什么意思?”

    乔任梁道:“我对之前我电话里的态度表示抱歉,不过我也是没办法,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出来见我。所以,这个钥匙是我的诚意。这个钥匙是银行保险柜的钥匙。保险柜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梁建想要的东西,自然是当时胡小英那件事的真相。梁建看着那个钥匙,心跳忽然加快起来。

    梁建刚要问他是哪个银行,一抬头,乔任梁抢先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我也得给自己留点筹码不是?你放心,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事情结束我一定把地址告诉你。”

    梁建看着那个钥匙,犹豫了一下,道:“我怎么能够肯定,你所说的都是真的,而不是诓骗我的?”

    乔任梁笑了一下,道:“你现在身份不同往日,我既然来找你,那说明,我做好了想跟你交好的打算,既然如此,我又怎么会骗你?之前那个李平已经找过你,我相信你肯定也已经清楚我陷入了怎么样的麻烦当。这样的情况下,我要是再给自己树敌,而且还是你这样的强敌,那我是傻子一个了!”

    乔任梁的话,有一些道理。可梁建对乔任梁,始终是不太信任。但,这个钥匙有可能是找到胡小英那件事真相的关键线索,要是这么放弃,梁建也觉得可惜。

    梁建迟疑了一下,道:“你先说说,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乔任梁道:“我的事情很简单,我希望能见赵老一面。我知道,你丈人跟赵老的关系很不错,这个事情,对你来说,不难。”

    乔任梁说完,希冀地看着他。

    看来,这一次对于乔任梁来说,真的是陷入困境了。否则,他怎么可能拉下面子来找梁建,当初,他可是没少针对梁建。

    梁建还记着项老的那句话,虽然他十分想知道胡小英那件事的真相,但项老对他来说,也很重要。起码的理性,他还是有的。

    梁建回答乔任梁:“这个事情,我得先跟我丈人商量一下,毕竟我跟赵老不认识,你要是想见赵老,还得通过我丈人。我必须得征求他的意见。”

    乔任梁立即点头,道:“这是应该的。没问题。你可以现在给你丈人打电话。”

    “不用这么急。我晚回去面对面地跟他商量更好,毕竟,你这也不是小事,不是吗?”梁建看着他,冷静地说道。

    乔任梁脸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旋即讪讪说道:“行,那我等你好消息。”

    梁建低头看向面前的钥匙,然后伸手将那钥匙捏到了手,说道:“钥匙我先拿走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乔任梁毫不犹豫地应下了。

    梁建收起钥匙,起身准备走。

    乔任梁忙站起来,挽留梁建:“菜都已经了,不吃一点再走?”

    “我吃过了,谢谢。”梁建看了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说实话,乔任梁的那个要求,梁建之前想象得要简单得太多了。梁建原本以为,他可能是打算让项老替他求求情,说说好话,甚至还要更困难一点的事情。但乔任梁却只是想通过项老见老赵,这着实让他有些惊讶。

    从那家饭店走出来的时候,梁建的右手插在裤袋里,手心里一直攥着那把钥匙。钥匙的头在梁建的手里,咯得有些疼。

    他没立即给项老打电话,既然他跟乔任梁说了,晚再回去找项老谈,那么他自己也不用急。他现在,急需要的,是冷静一下自己,理一理自己的思绪。

    回到办公室后,他将那枚钥匙掏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眼前。

    他不能不去想,如果这枚钥匙背后的真相,证明胡小英当时是被陷害的,他应该怎么做?是帮着胡小英伸冤呢?还是寻求到自己的心理安慰后,这么算了?

    再如果,这枚钥匙背后的真相,只是更加不堪的现实的话,那他又应该怎么做?

    他的内心是复杂的。

    和当时他从姚勇那得知胡小英的事情时的心情是同样的复杂。

    他和胡小英之间的相识,相知,相恋的过程,虽然没有轰轰烈烈,但对于当时的梁建来说,却也无疑是带给了梁建无限的动力。一开始的她,坚强,勇敢,聪明,善良……仿佛所有美好的词都可以用来形容她。

    可是,自从他跟项瑾结婚后,一切都好像慢慢地不同了。她的坚强,勇敢,聪明,善良背后的那些东西,让梁建一次又一次地不敢面对,不敢置信。他悲痛,甚至愤怒。

    他以为自己看清了他,也终于逼着自己,慢慢地放开手。他终于放开了手,不再眷恋,不再回味。

    可在这个时候,却忽然有人告诉他,那些残酷的所谓的‘事实’有可能是假的,梁建同样悲痛,同样愤怒,可隐约间,却有一丝害怕,一丝无措。

    如果那些‘事实’真的都是假的,而他一直被蒙蔽了,那他接下去又该怎么样去面对她?又该怎样去面对他们之间那段早已经千疮百孔的感情?

    梁建忽然觉得很是迷茫。

    这一下午,他都被这种迷茫无措的感觉缠绕着。直到,他站在家门前,听到霓裳在门内跟项瑾玩笑的声音,这种声音像是一缕清泉,从他的心间流淌而过,一下子洗去了那层弥漫在他心里的迷雾。迷雾散去,迷雾背后的,他内心最深处的东西,也显露了出来。

    他再也不是曾经的梁建了,如今的他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是丈夫。

    忽然间,他不再迷茫无措,也没了那隐约缭绕在心头的害怕。那件事的真相无论是什么,都不再难以面对。

    他推开门,在客厅跟项瑾还有唐力两人正在玩闹的霓裳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到梁建,立即抛下两人,奔了过来,扑进梁建的怀抱里。

    “爸爸,你今天晚了十分钟哦!”霓裳嘟着嘴不满地抱怨。梁建笑着在她脸亲了一口,解释道:“今天路有点堵车。”

    霓裳得到了解释,将这点不满一下子抛到了脑后,然后开始兴致勃勃地跟梁建讲她跟项瑾和唐力在玩的游戏。

    唐力摇摇摆摆地爬下沙发,也想学着姐姐的模样,扑进梁建的怀抱。不过,梁建的动作更快,捞起他,跟霓裳一起抱在了怀里。

    吃过晚饭后,梁建跟着项老到了书房,然后说起了午乔任梁找他的事情。

    梁建告诉项老,乔任梁想见老赵的心思。

    项老不知为何,听到这个话后,忽然有些愣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梁建安静地等着项老的回答。项老则看着他,仿佛要从他心里看出乔任梁到底给了他什么样的承诺。

    在这短短的几秒时间里,梁建其实心里产生过好几次冲动,想将胡小英的事情告诉项老,不过,他还是拦下了。保险箱里到底是什么还不清楚,现在说了,也不过是让项老多些不开心罢了。

    项老最终还是答应了。

    梁建感激地谢了项老。项老看了梁建一眼,道:“你先出去吧,我给老赵打电话,约好时间我再通知你。”

    梁建识趣地出去了。

    刚出去没一会儿,乔任梁的电话打来了。看来他很着急。

    梁建告诉他:我丈人已经答应了,不过老赵那边能不能行,还不知道。你再等等。

    乔任梁没说什么,挂了电话后不久,梁建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短信里只有一个地址:宁州市景华路387号—38。

    梁建看到这个地址,立即打开了地图软件,在软件里输入了这个号码,宁州市景华路387号是一家银行。梁建想,那个38号应该是银行的保险箱吧。

    看来,他得抽空走一趟宁州。

    他还沉思在这个事情的时候,项老从书房出来了。项老找到梁建,告诉他:“明天晚八点,你让他在西直公园的东入口处等着,会有人去那里接他。”

    梁建立即发短信给乔任梁。

    乔任梁回了一句‘谢谢’。

    梁建看了短信后,转过身,却发现项老还在那站着,并且盯着他在看。不由得,一愣。他讪讪问道:“爸,怎么了?”

    项老说道:“我不管你隐瞒了什么,有一件事,你得记住。”

    “您说。”梁建忙认真说道。

    “无论如何,不能做影响这个家庭安定的事情。”项老的目光盯着梁建,仿佛能看穿梁建的内心,一下子让梁建心虚起来。

    难道,项老已经猜到了?

    但是,他能从哪里知道呢?

    这应该只是项老的直觉,可是直觉这么准,实在让人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

    这天晚过后,乔任梁没有再联系梁建,他最后应该是见到了老赵,但见了老赵说了什么,这些不是梁建能知道的事情了,梁建也不太感兴趣。

    正好,第二天是周五。

    梁建晚跟项瑾商量了一下,说想带她们去宁州看一下几个老朋友,包括姚勇和黄依婷她们。项瑾愉快地答应了。

    霓裳和唐力听到要出去,也很是雀跃。

    梁建连夜定了飞机票,第二天一早出发了。

    本书来自  hp:///hl/bk/12/12219/index.hl【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