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659 放下

《官场局中局》 659 放下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到了宁州,一下飞机,姚勇已经在机场等着了。

    到了酒店安顿好后,姚勇带着他们去订好的餐厅吃饭,黄依婷带着孩子,还有戴姐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黄依婷和项瑾许久不见,两人现在又都是母亲,自然也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可以聊。吃过饭后,黄依婷提议和项瑾一起带着孩子去楼下一家新开的游乐场玩,戴姐也跟去帮忙看着孩子。

    他们一走,姚勇也和梁建离开了餐厅,直奔景华路387号,那家宁州银行。

    路,姚勇问梁建:“哥,这事为什么不让嫂子知道?”

    梁建看了他一眼,没接话。其实,他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项瑾这一两年虽然没再怎么提过胡小英,但曾经两人差点离婚,其有一部分原因是胡小英。梁建一方面是担心项瑾多想,一方面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跟项瑾说这个事情。

    姚勇见梁建不接话,便也识趣地不再问。

    银行离餐厅不远,没多久到了。停好车,两人走进银行,找到了大堂经理。梁建说道:“你好,我来取一下东西,麻烦帮忙开一下保险箱。”

    大堂经理看看梁建和姚勇,问:“先生,是几号保险箱?”

    “38号。”梁建回答。

    大堂经理听后,又道:“麻烦出示一下身份证好吗?”

    梁建犹豫了一下,拿出了身份证递给了他。大唐经理,看了一眼,还给了梁建。然后,带着两人,往银行后面走。

    大堂经理带着两人,去了休息室,然后说道:“二位稍等一下,我去请我们经理。这个事情,只有他有这个权限。”

    大堂经理这话没什么问题,只是,他这一去,却去了很久。

    梁建和姚勇在休息室里等了大约有二十分钟,还不见人来。姚勇皱起了眉头,扫了一眼这休息室,对面的墙角里,一个摄像头的绿灯正在闪烁。

    “哥,这个保险箱里的东西,是你存进去的吗?”姚勇忽然开口问梁建。

    梁建正好在想其他的事情,姚勇一问,梁建愣了一下才回过神。他转头问:“怎么了?”

    姚勇皱着眉头,道:“这个大堂经理去得太久了。”说完,他略一沉吟,站了起来,道:“我出去看看。”

    梁建点头。

    姚勇出去后,梁建琢磨着姚勇那句话,心里也多了一丝忧虑。他掏出手机,准备给乔任梁打个电话问问。

    刚翻到乔任梁的电话,姚勇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进门,该男子对着梁建小道:“不好意思,梁秘书长,让你们久等了!我是这里的经理,胡安。秘书长叫我小胡好了。”说着,他伸手弓腰,准备跟梁建握手。

    此人一开口点明了梁建的身份,顿时让梁建警惕起来,看来刚才那二十多分钟时间,他们是在调查他的身份了。

    梁建绝对不会相信,这种调查是他们银行的正常流程。

    梁建当即不悦起来,于是对他伸出的手视而不见,沉下脸,对着这位胡安经理说道:“没想到我离开宁州这么多年,还有人这么关注我!”

    该男子见梁建如此,顿时有些尴尬,呵呵讪笑了一下,立即把话题岔开了,道:“两位请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开保险箱。”

    两人跟着胡安,七绕八绕地到了地下室的一个密室内。一路,梁建都沉着脸。密室里,三面墙都是密密麻麻排列整齐的保险箱,有大有小。

    胡安找到38号保险箱,抽了出来后,放到密室央的桌子,然后让到了一旁,道:“秘书长,你可以开箱了。”

    梁建看了他一眼,走到桌子旁边,掏出钥匙,打开了保险箱。

    保险里,只有一个件袋。梁建打开看了一眼,合了。

    正要走的时候,胡安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份件,递到了梁建眼前,道:“秘书长,麻烦在这个单子,签个字吧。我们银行的流程,还希望秘书长配合一下。”

    梁建虽然不喜欢这个胡安,但既然东西拿到了,也没必要与他为难,便按照他说的,在面签了字。

    出来的时候,胡安一定要把他们送车。梁建拒绝了一次,胡安不肯放弃,梁建也懒得多说。

    走到一半的时候,梁建忽然想到一个事情,便问他:“这个保险箱的东西是谁存的,你应该知道吧?”

    胡安脸神色微微变了一下,旋即立即反问:“这个不是您自己存的吗?”

    梁建冷冷地瞧了他一眼,道:“是不是我存的,你心里很清楚。要不然,你也不会去调查我的信息,不是吗?”

    梁建的拆穿,让胡安脸色难看了一两秒种,但很快又恢复了笑容。他说道:“您说笑了,我怎么敢去调查您!”

    见他这样,梁建知道,他多半是不肯说这些东西是谁存的。梁建之所以会问他这个问题,一是他觉得,他今天来取这个东西,应该是有人提前跟银行这边交代过。这个人有可能是乔任梁,也有可能是别人。二是他认为,这些东西,很有可能不是乔任梁存的。

    了车后,梁建打开了件袋,将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里面的东西不是很多,三个录音笔,几张照片。

    梁建一边翻看照片,一边打开了其一个录音笔。

    “我听说,你昨天把那个胡小英给灌醉了?”这个声音听着很低沉。

    他话音刚落,录音笔里传出了几声笑声,猥琐至极。梁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旁边姚勇转过头来看了梁建一眼,又转了回去,他心里有很多疑问,但见梁建如此神色,不敢出声打扰。

    “你还别说,这个胡小英虽然有些年纪了,但身材是真不错,腰细臀肥,尤其是那个胸,那手感,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都没几个有她那手感!”

    梁建手里的照片,忽然被他捏得变了形。

    “这么说,你已经得手了?”还是那个低沉的声音。

    录音笔里忽然安静了一两秒种。然后刚才那个让人厌恶的声音又出现了:“差临门一脚了!”

    “怎么回事?”

    “不提了,想起来一肚子气!来,喝酒!”

    接着是觥筹交错的声音。梁建看了一下,这个录音笔总共录了有两个多小时,后面应该还有很多。梁建没有再听下去,只这一段,他有种血冲大脑的愤怒感,恨不得立即把录音里的那个猥琐男给揪出来,狠狠地揍一顿,往死里揍!

    梁建将录音笔又放了回去,照片也没再看,他需要平复一下心情。

    过了许久,姚勇才敢开口,问:“哥,这些东西是不是和之前的那件事有关?”

    梁建点了点头:“是的。”

    姚勇看了看梁建,忍不住道:“那件事不是已经结束了吗?难道说,又有新的问题出现?”

    梁建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件事可能另有隐情,有人说,胡小英是被陷害的。”说着,他看向姚勇,道:“我在华京,查这件事不方便,所以,这件事,可能还是要麻烦你。”

    姚勇一听,立即说道:“哥,说麻烦是不把我当自己人!你放心,既然那件事有隐情,我肯定尽力去查。”

    梁建想了一下,又道:“那件事牵涉可能很大,你查的时候,要当心,尽量不要冒险。有什么问题,尽管跟我说。”

    姚勇点头。

    梁建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这些东西是乔任梁给他的,这足以证明,这些东西绝对是重分量的。如此的话,姚勇一旦在查的过程,被其牵涉的某些人给察觉了,那么很可能会招来麻烦,甚至‘杀身之祸’。

    这并不是梁建的过分担心,当时胡小英那件事事发的时候,有人死了。所以,梁建的担心,也并非没有道理。

    于是,他又对姚勇说道:“要不这样,让依婷和孩子去华京待一段时间,正好也陪陪项瑾他们。”

    姚勇惊诧了一下,道:“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梁建神情严肃,道:“防范于未然,总出了事再后悔要好。”

    姚勇见梁建这么说,也凝重起来。他犹豫了一下,道:“去华京这个事,还得婷婷自己同意才行。这样吧,我回头找个时间跟她商量一下,如果她同意的话,让她带孩子过去住段时间,如果不同意,那我到时候找兄弟帮帮忙,多盯着点,应该也问题不大。”

    “行。”梁建点头,道:“到时候不要跟依婷说这件事,找个其他的借口。”

    “好的。”姚勇应下。

    回到大厦,项瑾和黄依婷,还有戴姐,三人聊着育儿经正兴起。三个孩子在球池里玩得不亦乐乎。尤其是唐力,嘴都要咧到耳朵根去了。

    看到他们过来,黄依婷先说道:“你们两个神神秘秘地,干嘛去了呀!”

    姚勇笑着回答道:“去见了个老朋友。”

    旁边,项瑾笑眯眯地,目光扫过梁建的脸,明显,对姚勇的这个回答,她是不太相信的。不过,她有一个优点,那是你要想瞒她的事情,她基本很少刨根问底。

    她曾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尊重对方的秘密也是尊重自己。当然,这是不触及底线的前提下。

    本书来自  hp:///hl/bk/12/12219/index.hl【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