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663约定

《官场局中局》 663约定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次日清晨,梁建快出门的时候,项瑾忽然跟他说,她想什么时候邀请黄依婷她们一家过来玩。

    梁健一边说好,一边脑子里想起了昨天他给姚勇发短信,但他好像一直没有回复。

    想到这个,梁建忙拿出手机确认了一下,姚勇确实没给他回复。这有点不太像是他的风格,难道他有事没看到?梁建想了想,决定还是给他打个电话,于是翻出他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机械化的女声,告诉他,他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知为何,梁建听到这个声音心里突地跳了一下,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忽然涌心头。昨天老唐和唐一对他的警告也顿时想了起来。

    梁建毫不犹豫,立即又翻出黄依婷得电话打了过去,没多久,黄依婷接起了电话。

    “姚勇在吗?”梁建顾不得寒暄,立即问道。

    黄依婷回答:“在的。哥,你等等,我叫他接电话。”

    梁建听到这话,提到了嗓子眼的心瞬间放了下来。刚刚打不通姚勇电话的那一刻,他心里一瞬间涌出的自责内疚的情绪铺天盖地地席卷过来,让他都喘不过气。这会听到姚勇没事,梁建终于又能呼吸了。

    “哥,你找我?”姚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梁建深呼吸了一下调整了一下情绪,问他:“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

    姚勇不好意思地回答:“昨天不小心掉水里,开不了机了。”

    梁建听到这个,这口气是彻底放松下来了。他对姚勇说:“之前那件事不用查了。”

    姚勇愣了一下,问:“为什么?”

    “没为什么,我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所以查不查都无所谓了。”梁建说到。

    姚勇道:“行。那那些资料呢?要我给你寄过去吗?”

    梁建想了一下,道:“不用,先放你那里吧。”既然他准备放手,那这些资料给他也没什么用。

    姚勇没反对。

    挂了电话后,梁建出门去班了。

    到了单位,照例先去屈平(原蔡根)那里“请安”。进门,屈平在窗台摆弄他那盆多肉植物。梁建走进了两步后,忽然发现他的窗台多了两盆植物。梁建也没多想。

    如常做了汇报后,梁建见屈平似乎没其他事吩咐,准备走。刚要开口告辞,屈平忽然问他:“吃饭的事情,你父亲他们怎么说?”

    梁建这才想起,他虽然跟老唐说过了,但项老那边还没问过。当然,跟屈平说肯定不能说自己忘记了。于是,梁建回答:“吃饭的事情是没问题的,不过时间还没确定,他们这几天都有点事。”

    屈平听了这话,明显有些不太满意,看了一眼梁建后,道:“梁建啊,这事情,你得点心。”

    梁建忙点头:“书记,您放心,这个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的。”

    屈平指了指放在茶几的茶杯,梁建会意,立即走过去取了,然后递到了他手里。屈平接过后,看着梁建,道:“你要清楚,我们现在是一条船的。我们面对的不是一般人,能抓紧时间抓紧时间,不然让他先出手了,这主动权未必在我们手里了。”

    屈平这是觉得梁建有意拖延,所以故意“提醒”他,见面吃饭这事情他屈平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的利益。

    梁建清楚他的意思,也明白所谓大家的利益无非是在自身利益外面套了一个好看好听的外壳而已。

    不过,到底他是书记,他是秘书长。该顺从的时候顺从,该装傻的时候得装傻。

    于是,梁建回答道:“书记,您放心,我明白的。我待会回去再跟我父亲确认一下时间。”

    屈平听到这话,似乎满意了一些。

    梁健回到办公室后,想了想还是给项老打了个电话。项老听到屈平邀请他和老唐一起吃晚饭后,沉默了两秒。接着他问梁建:“你父亲那边怎么说?”

    梁建回答:“他的意思是可以见一面聊一聊。”

    项老听后,说道:“那我不去了,正好这两天我也有点事。屈平有什么话跟你父亲说行了,我回头再跟你父亲沟通也是一样的。”

    项老这么说了梁建也不好勉强。只不过,电话挂断后,梁建回味了一下刚才项老那几句话,似乎是带这些情绪。梁建先是以为这些情绪是冲他来的,可再想想,又觉得这些情绪,应该是冲屈平去的。

    屈平是项老得学生,曾经应该关系还较亲厚,可自从梁建到市里后,这位屈平似乎有些刻意地在拉开他跟项老之间的距离。而这一次吃饭的事情,原本按照项老和他之间的关系,屈平完全可以直接跟项老联系,而不是通过梁建。项老不开心,应该正是因为这一点。

    不过,梁建却觉得项老在这个事情有些计较了。他和老唐都说过,屈平早晚是要和他们分道扬镳的,既然如此,屈平现在的作为也不难理解,他又何苦不开心。这不过是早晚的事。这些念头只是在梁建脑海里转了一下被梁建放到了一旁。这毕竟是项老得私事,梁建作为晚辈不宜置喙。

    只不过,项老不去,梁建多了个难题。梁建刚在屈平那里说了吃饭没问题,这才一会儿功夫去告诉他项老不去,恐怕又要让他不满意了。梁建想了想,决定先暂且不提这事。既然项老不去,那不用去考虑项老得时间了,梁建只要跟老唐那边的时间定下来行了。

    昨天唐一说过,他查的事情最迟今天晚会有结果,如果顺利,晚饭能定在明天晚。所以,梁建也不用去问,他们那边有了消息自会主动联系他。

    过了一会,小龚进来找梁建,说何建华找他。他的话刚说完,何建华推门进来了。小龚惊住了,梁建也愣了一下。

    回过神后,梁建顿时沉下了脸,喝到:“何建华,谁叫你进来了吗?”

    要换成是其他人,这么冒失梁建也不会立即发火,肯定先问问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可这何建华,梁建不满意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当即拉下脸发了火。

    何建华怔愣了一下后,有些不以为意地说到:“龚秘书不是进来通报了吗?”

    梁建盯着他,心里别提有多恼火了。可他毕竟是朱明堂的人,要是这个时候梁建为了这么点事为难何建华,传了出去,少不了有人要说他卸磨杀驴,见朱明堂要退休了,手里没权力了不把他当回事了。

    虽然梁建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他说他,但他面的人在乎。因为他们在乎,所以梁建也不得不在乎一下。

    他盯着他,训道:“以后叫你进来了你才能进来,另外进门的时候要敲门。”

    “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可以说正事了吗?”何建华问。他还是那副不以为意得表情,看得梁建恨得牙痒痒。他本来是想看在朱明堂的面子不打算计较了,可是他这样的态度,实在难忍。

    梁建便说到:“出去,我叫你了你再进来!”

    何建华听到这话,之前一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态度,终于变了。他脸掠过些许惊讶,还有不耐烦,和愤怒。

    “听不懂吗?”梁建见他不动,又喝了一声。话音刚落,何建华扭头走。

    出去的时候还不忘用力地将门给甩。那砰地一声巨响,将梁建都吓了一跳。

    小龚怒声道:“这个何副主任怎么是这么个人?”

    梁建哼了一声道:“仗着自己有几分才气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了。”愤愤说完这句,梁建看向小龚道:“行了,你出去叫他进来吧。”

    小龚一听,惊讶道:“这叫他进来啊?要我说,该好好晾晾他,杀杀他的脾气。”

    小龚平时不是话多的人,今天应该也是被何建华气到了,所以脱口而出地多说了几句。梁建朝他看了一眼后,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多言了,忙悻悻地闭了嘴。

    梁建倒没有怪他得意思,见他神色忐忑,便解释了一句:“这何建华是朱部长推荐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而且,这家伙不懂四六,我们也不能真跟他计较。你出去叫他进来吧。”

    小龚神色放松了不少,忙出去叫何建华了。

    可他刚出去,又立即回来了。

    “怎么了?”梁建问他。

    小龚回答:“那个……何副主任好像走了。”

    梁建愣了一下,这何建华还真是个一句都说不得的大爷。这么一个大爷放在办公厅,梁建今后看来不怕没事做了。

    “走了走了吧,你去忙吧。”梁建回过神,对小龚说道。

    这边小龚刚出门,另一边,何建华已经到了楼屈平办公室那了。不同于他在梁建那里的无礼,到了这里,他倒是表现得十分懂礼数。先敲了田望的办公室门,表明来意,然后安静等着田望去汇报。等田望出来后,才跟着田望进了屈平办公室。

    屈平正在批阅件,何建华进来,他放下笔,抬了头,笑着看向他,问:“小田说你东西那给我看,是什么?”

    何建华前一步,把手里拿着的那份件双手递了过去。

    本书来自  hp:///hl/bk/12/12219/index.hl【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