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668 梁建的心虚

《官场局中局》 668 梁建的心虚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回到家,梁建停了车,快步进门。大厅之,唐一已经在那里了,神色看去并不很好。

    梁建看出了什么,问道:“唐叔,没有拿到?”

    自从次老唐提醒梁建要叫叔叔之后,梁建在口头还是改了改。

    唐一倒是挺以外的:“梁建,你对我客气了嘛!本来,为了你的这份客气,我也得把重要的东西给你带过来。但是,我去了之后才发现没有这么简单。对方似乎已经早有准备,我们也算是去得飞快了,可该拿到的还是没拿到。”

    梁建听后有些失落,但是他很快宽慰自己,往往你越想要得到的东西,你越是得不到。他自己心宽慰了,对别人也宽慰了。他对唐一说:“唐叔,没关系。这个事情,本身背后错综复杂,看来还是我们之前考虑简单了一些。”

    唐一说:“我会持续关注。我这个人,一旦事情开始做了,要做到底。我今天来,只不过是告诉你一声,工作我们还是继续在做。”

    “唐叔,梁建!你们坐着干什么?怎么不坐下来,喝点茶吧!”只见项瑾手托着一个精制的茶盘,面已经砌好了一壶茶,用白底蓝花陶瓷茶壶盛放,边是一个公道杯和两个小茶杯。

    “不用……”唐一本来打算马走的,“不用”才说到一半,看到这一套茶具和里面透出的丝丝热气,他迈不动腿了,“这套茶具好漂亮,梁建,没想到你也是懂茶的人。”

    梁建笑说:“我不懂茶,这套杯子我也是头一次看到。”

    项瑾淡淡笑着,在茶桌边坐了下来:“唐叔,梁建好茶,不过他也只会牛饮。我要培养他学会喝茶,所以才买了这套茶具和一些好茶。”

    唐一笑着调侃着问:“你确定,这些茶不是腐败来的?”

    项瑾故意装作着急地道:“唐叔,别人可以乱说,你可不能乱说。梁建,外面的东西基本都不会往家里带。”说着,她给两人倒茶。

    唐一端起了精致的茶杯,尝了一口,然后回味了一番,叹道:“好茶啊!好久都没有喝到过这么好的茶了。”

    梁建也没有喝过这茶,他也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梁建性格里,其实有豪气的因子,所以喝茶的时候也常常牛饮,一杯子直接下肚。虽然喝得快了一点,但是茶的甘甜和香味,还是确定无疑地留存了下来。

    而且随之时间的流逝,这种味道越是甘醇。

    唐一叹道:“项瑾,这茶绝非凡品,大几千块钱一斤的吧?”

    项瑾笑而不答,看样子是一个唐一猜测不到的数字。

    梁建知道,项瑾为人一向不贪,所以家里的东西,她都是用自己的钱买的。但是,项瑾所买的东西,一向都不随意,要买都买好的,对生活从不苟且,这也许是从小在官宦人家才能养成的习惯。这一点,也正是梁建所缺少的。

    唐一看到项瑾不喝,问:“项瑾,你怎么只请我们喝茶,你自己却不喝?”

    项瑾笑笑道:“我没有这样的福气,喝了茶晚会睡不着。”

    “那你这套茶具,纯粹是给梁建买的喽?”唐一的目光投向了梁建,一番羡慕不已的样子。项瑾却琼鼻微挑,看了梁建一眼,回答唐一说:“我才不会特意为他买呢,我只是自己觉得好玩而已。我自己不喝,只能逮住你们做实验品。你们是我的实验品,知道吗?呵呵!”

    梁建听到项瑾这么说,心却涌起了一股暖意。项瑾总是在背后,默默为他做一些事情,而且在人前却从不承认是为了他。

    这反而让梁建感动不已,自己有这么好的老婆,夫复何求?

    “这样的试验品,我乐意做!”唐一笑着说。

    项瑾给他们斟茶。

    梁建和唐一饮着。

    这利益纠葛、人心险恶的世界,似乎被纯化为一个宁静的空间,一方无忧的净土。

    梁建和唐一原本心头充满了烦躁和忧虑,此刻被暂时忘却了。

    时光不知不觉过去,唐一无意之间看了一下时间:“吆,都已经这么晚了,我得回去了!项瑾,谢谢你的茶。”

    说着,唐一站起身来,梁建也起身打算送送。

    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梁建看了一下闪光的屏幕:胡小英。

    梁建原本宁静的心情,此刻却又起了一丝波澜。看到这个电话,梁建本能地想要躲入房间去接,但是他却克制住了。他直接接起了电话,问道:“喂,你好。”

    胡小英的声音有些低落:“梁建,你能不能来我这里一下,我摔了一跤,脚好像骨折了,我已报了120,但是到了医院恐怕还有其他的事情,所以……很不好意思……”

    梁建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说道:“你保持手机畅通,我这赶过来。”

    项瑾很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梁建本来想要编一个理由,但是他想到刚才项瑾给他们倒茶的场景,他放弃了编造理由的念头,很坦诚地说道:“胡小英摔了一跤,恐怕骨折了,她因为在京城没有亲人,所以打电话给我,希望我帮助去办理一些住院手续之类的。”

    听到梁建这么说,唐一皱了皱眉头,说道:“这点小事,谁都可以做。梁建,你不要去了,你把她的手机号码给我,叔叔我安排人替你去办。”

    项瑾却抢着说道:“唐叔,还是让梁建自己去吧。小英姐在京城没有其他亲人,怪孤单的。特别是在这种时候,她打电话给梁建,不仅是需要人送她去医院,更是因为梁建跟她最熟悉。如果让别人去,不大好。”

    唐一听到项瑾如此说,心不由一惊讶,他都有些看不懂项瑾了。他不知道项瑾是单纯,还是有心机。如果是单纯,这样的女孩子要吃大亏。如果是有心机,那么梁建今后恐怕要吃大亏。

    他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项瑾已经拿来了一件薄外套,递给梁建说道:快去吧。

    梁建接过了外套与唐一匆匆出门。这时候,胡小英又电话过来,说120已经来了,她已经被救护车载往市医大附属医院,让梁建直接去那里行了。

    唐一听说了,直接给市医大附属医院的业务副院长打了电话,让他安排手下,帮助胡小英办好所有的住院手续。对方马允诺,并把事情统统办好了。

    唐一对梁建说:“我不陪你过去了,但是事情帮你办好。另外,胡小英,你跟她最好……”

    但是,话只说了一半,唐一没有再说下去:“我想,不用我多说,你应该也明白。”

    梁建很感激地看了一眼。

    唐一的专车,将梁建送到了医大附属医院,离开了。梁建快步进入医院,很快找到了病房。有专家医生刚刚给胡小英做完了检查,他看到梁建进去,很客气地低声问道:“您是病人家属?”

    唐一并透露梁建的身份,只对医院说是重要人物,所以医院方面不敢怠慢,很是客气。梁建也不否认,点了点头。专家医生给梁建介绍了病情,说有轻微骨折,但是并不严重,可休息一个月是必须的。

    梁建本来神情较紧张,但是听专家这么说,他也放心了下来,表示了感谢。

    医生说,接下去消消炎,让病人多休息。随后,医生和护士都出去了。

    等医生他们走了之后,梁建才正眼看到了胡小英。

    她此刻半躺在床,面容依然姣好,但是发丝却有一丝凌乱,眼神有些暗淡。

    梁建心莫名其妙地一疼,他心莫名地泛起一个念头:胡小英不应该是这样的!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最初看到她的时候,她是一个高贵、傲气、精干、美丽的女人。而如今,她看起来,生活里充满了错误。

    胡小英看到梁建的眼神之后,她的鼻子之一酸,眼泪差点从眼眶之掉了出来。但是,她却忍住了,勉强地挤出了一丝柔和的笑容,对梁建说:能给拿一把梳子吗?

    梳子?梁建不知道从哪里去弄梳子,这是在医院。

    胡小英说:我包里有。

    梁建看到一个小黑包扔在边的椅子里,他过去,拿起了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把梳子,递给胡小英。

    胡小英拿起梳子的时候,很吃力的样子。梁建这才发现,她的手臂也受伤了。

    梁建从胡小英手拿过了梳子:“我来给你梳一下。”

    然后,他用梳子将胡小英额前的头发梳到耳际,随着发丝整齐了起来,胡小英的精神看起来也精神了许多。

    但是,等梁建将胡小英的头发梳好,胡小英却已经泣不成声。

    她没有抓抓梁建的手,也没有扑在他的怀里。她丰满的胸口因为哭泣而起伏着。她似乎自言自语道:“梁建,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已经没救了……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深深的迷茫,在胡小英的双眸之,遮住了她看向前方的目光。

    梁建什么都没说,让胡小英哭着。

    胡小英哭好之后,因为受伤的疲惫而睡着了。

    梁建看着熟睡的胡小英,却越来越清醒,他的脑海不断浮现胡小英昔日的神采、形象……最后,他来到阳台,连续抽着烟。

    一直到东方的阳光,普照在京城浩如烟海的建筑顶端,也照耀在梁建的脸。

    梁建回到了病房,看到胡小英也已经醒了,正浅浅朝自己笑着。

    梁建看着胡小英说道: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想不想回到系统里?

    胡小英没有说“这已经不可能了”,她很坚决地点了点头:“想。”

    她似乎本能地相信,梁建会有办法。

    而且这次,她绝对不会再容许自己把一手好牌打烂,而是要把一手烂牌打好!

    本书来自  hp:///hl/bk/12/12219/index.hl【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