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一步蹑云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一步蹑云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那位选手听到红队观众的欢呼和鼓掌声,便转过身來,冷峻落寞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双手抱拳,对着自己这边的拥泵团团一揖,然后转过身去,忽然双臂张开,将右脚在地上一踮,身子平地拔起,像一只大鹏鸟一样,飞越过前排坐着的教练和工作人员,在身子堪堪落地之前,再次将脚尖在周围的护垫上面一点,身子再次飞起,轻飘飘地落到了比武台上。

    他这几下轻身功夫姿势优美、举重若轻,看得两边的观众无不目瞪口呆,在他落地时,全场忽然鸦雀无声,直到他再次抱拳给全场观众作揖时,全场才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就连蓝方阵营的那些观众,也被他这一手漂亮的亮相功夫折服,也都跟着这边的观众一起拼命给他鼓掌。

    此时,已经先行上台的那个蓝方的选手,看到红方这个神秘人物露出这样高超的轻功,又见他个子虽然矮小,好像还有点猥琐,但是当他站到台上、把胸脯挺直后,竟然给人一种渊渟岳峙、气宇非凡的感觉,而且,他眼光里流露出來的那股凌厉的杀气,也给人一种很沉重的压迫感,使他在一瞬间竟然有一股透不过气來的感觉,眼睛里也露出了一丝怯懦的神色……

    而此时,场上所有人中,对这个神秘高手那惊世绝伦的上台方式,最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是叶鸣。

    在那个高手将双臂展开并将脚在地上一踮、身子平地拔起的时候,叶鸣就吃惊得张大了嘴巴:因为他看出來了,这个人的这一招轻身功夫,名叫“一步蹑云”,正是自己的恩师巫启雄教给自己的绝技之一,而且,听恩师说:这一招“一步蹑云”,是他祖传的“巫家拳”的十大绝技之一,除了家族子弟和嫡传弟子之外,是从不教给外人的。

    那么,这个站在台上的神秘的高手,究竟是谁,他和自己的恩师巫启雄老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在他吃惊不已、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台上的主持人开始介绍双方的姓名、绰号和來历以及每个人的功夫特长。

    主持人首先指指蓝方的那个队员,介绍说:“蓝方四号选手,姓黄,名斌,绰号铁钳子,手臂有千钧之力,能徒手扭断一条牛的脖子,黄斌先生來自西南和林市,曾是当地光华武术馆的总教头,目前供职于蓝光集团,是蓝光集团董事长兰应忠先生的私人助手,兼任蓝光集团保安部经理,黄斌先生曾三次参加云会所的擂台赛,战绩是两胜一负,是一位实力超群的超级战将,也是我们的老朋友,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黄斌先生。”

    说着,他就带头鼓掌。

    蓝方阵营的那些观众跟着他热烈鼓掌,还有人吹起了口哨,并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助威声,红方观众则按惯例保持沉默。

    接下來,主持人又指了指那个红方选手,用煽情的语气说:“各位老板,各位观众,各位朋友:下面,我们向大家隆重介绍这位十年前名闻武林、曾被称为‘夺命锋刀’的奇士,他姓巫,叫巫小锋,相信这里很多人在十年前都曾听到过他的名号,这位巫先生,是当前武林中最神秘的南方门派,,巫家拳唯一的传人,也是上世纪最厉害的武林奇侠巫启雄老先生的嫡亲孙子,巫小锋先生自幼丧父,他一身武功,都是他的爷爷巫启雄老先生亲自传授,所以在内功、奇招绝技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而且,巫小锋先生十七岁即被特招进西南军区狼牙特战大队,在特战队服役六年,立下了赫赫战功,复员后即进入拳赛行业,打出了自己的一片江山,我相信,有巫小锋先生的加盟,我们今晚的比赛将会更加精彩、更加激烈,也会给各位带來更加刺激的享受,下面,让我们以同样热烈的掌声,欢迎夺命锋刀巫小锋先生。”

    他这番带有偏袒性质的话一出口,立即招來蓝方阵营一片不满的嘘声,而红方这边却热烈地鼓掌喝彩。

    叶鸣在听主持人介绍的时候,眼睛越瞪越大,脸上的神色也越來越激动、越來越兴奋,以致他的脸颊都红得想要滴出血來:怎么会这么巧,自己今天竟然遇到了自己的师兄,遇到了自己恩师的嫡亲孙子,这可是太意外了……

    在场上一片鼓掌和欢呼声中,叶鸣却陷入了对自己恩师的回忆之中……

    在叶鸣五岁的时候,在一个寒冷的冬日傍晚,叶鸣第一次见到了巫启雄。

    当时的巫启雄,大概五十五六岁,因为在家乡失手打伤了一个村干部,便一路乞讨,从家乡流落到新冷县,并在那个冬日來到了湾头镇中学。

    由于他在外面已经流落多日,头发胡子从來沒有剪过、剃过,所以,他看上去蓬头垢面,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并纠结在一起,发散出一股浓烈的异味。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么寒风凛冽的天气,他居然只是穿了一件千疮百孔的的确良衬衣、一条几乎不能遮羞的涤纶圆筒短裤,却不见他有丝毫寒冷的意思。

    由于他装扮奇特,加之浑身又脏又臭,所以,他前去乞讨的人家,一看见他走近家门,就赶快厌恶地把门关上,或是用锄头、木棍把他往外面赶,几天下來,他沒有讨到一口饭吃,当他在那个傍晚來到湾头镇中学时,已经饿得头昏眼花,差点要虚脱了。

    此时,叶鸣正在学校围墙外面等他母亲从学校出來一起回家,正好看到蹲在学校的墙角下、饿得满脸冒虚汗的巫启雄。

    叶鸣从小就胆子很大,而且他母亲自他懂事起就教育他:要尊敬长辈、帮助别人,要做一个尊老爱幼的好孩子。

    因此,他看到蹲在墙角浑身发抖的巫启雄后,并不觉得怎么害怕,还以为他生病了,便走过去,用他稚嫩的嗓门关心地问道:“爷爷,您是不是病了,怎么不去镇里的卫生院打针。”

    巫启雄见他虽然幼稚,但骨骼清奇、眉清目秀,而且他脸上露出的那种充满童真的关切的表情,也令他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于是,他便用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好孩子,爷爷沒有病,爷爷几天沒吃饭了,肚子饿了,吃了东西就好了……好孩子,你家里有什么吃的东西吗?给我几个红薯也行。”

    </div>【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