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四百五十二章 血脉相连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四百五十二章 血脉相连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鹿书记并不知道叶鸣陪着沈佑彬他们去了京城,所以,,在听女儿说叶鸣刚刚去了她家里,并谈及了他和自己的交往时,不由大吃一惊,在电话里沉默了许久,这才缓缓地说:“小紫,他说得沒错:我和他交往过好几次,而且也确实在他家里住宿过一晚,我不知道他这次会來京城找你,不然,我是会先打电话给你的。”

    鹿念紫听她父亲最后那句话的语气,好像对叶鸣非常关心,心里也是一惊,忙问道:“爸,您为什么这么关注这个年轻人,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县城的小公务员,即使再有本事和能力,也不值得您这个省委书记关注他啊!再说了,我刚刚跟他交谈了几句,他在官场上好像还沒有入门,有点任性和幼稚,连几句批评的话都受不了,喜怒形于色,一点城府也沒有,而且,刚刚他还把你和他交往的过程,详详细细地说给了我听,他要是到外面当着另外的人,也这么吹嘘他和你的关系,会影响您的声誉的。”

    鹿书记听她语气里对叶鸣很是不满,便说:“小紫,你不了解叶鸣:他并不如你想象中的那样,是个喜欢吹嘘和扯虎皮做大旗的人,相反,他很少在人前提及我和他的关系,我估计,刚刚他之所以要和你说起与我的关系,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而他又急于想要你帮他们县里办事,所以才不得不说出了我和他的这层关系。

    “至于你说他在官场上沒有入门,一点城府都沒有,这一点沒错,但是,你也要理解和体谅他:他是四个月前才提拔到他们县地税局一分局副局长的位置上,以前从來沒有在官场里混过,你说,他会有什么官场经验,而且,他是个很有个性的孩子,自尊性很强,性格耿直,你刚刚那样批评他,说他想借我的名望往上爬,他当然会生气了,,因为他心里根本就沒有这个想法和念头嘛。”

    鹿念紫在听他父亲这番话时,越听越感到什么地方不对劲,越听越是吃惊,,听父亲的口气,好像不仅对叶鸣的基本情况、脾气性格、见识阅历等掌握得一清二楚,而且处处在维护他、处处在为他辩解和袒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刚刚去到天江半年多,怎么就交上了一个这么亲的“小朋友”。

    于是,她满腹疑虑地问道:“爸,您和那个叫叶鸣的青年干部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特别有本事、特别有能力,所以您对他很看重,想破格培养他、提拔他,听您的语气,好像对他很宠爱、很袒护,这不是您的个性和行事风格啊!在我的印象中,您对待下属干部,虽然谦和平易,但是非常有原则,非常有底线,绝不和下属干部建立什么亲密的私人关系,也不允许下属干部私下來您那里走动跑关系,可您对这个叶鸣,却好像亲密得有点过分了,您能和我解释一下其中的原因吗?”

    鹿书记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然后用很凝重的语气问:“小紫,你一定要知道其中的原因吗?”

    鹿念紫听她父亲的语气有点奇怪,心里的好奇心更重,忙答道:“当然,我确实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鹿书记再次沉默了片刻,然后一字一顿地说:“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叫叶鸣的孩子,是我和你赵涵阿姨的儿子,也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鹿书记之所以现在要把真相告诉鹿念紫,并不是他一时心血來潮,而是他思考了很久的事情。

    鹿书记很清楚:自己的女儿鹿念紫,虽然外表新潮洋气,而且也比较强势,但其实骨子里,还是他们鹿家那个旧家族的一些传统观念:对父母很孝顺,对亲情看得很重,重友情,讲道义,做事守规矩、讲原则。

    也正因为她有这些美德,所以她在她们单位,很受领导器重,也很受同事尊重,又加之她能力很强、学历也很高,所以,在三十來岁就当上了正处级的部门负责人。

    对于鹿书记和赵涵之间的往事,鹿念紫是知情的,而且多次在鹿书记面前表示出她对那个不幸的女人的同情。

    因此,鹿书记觉得:自己应该早点把叶鸣是自己儿子的事情告诉鹿念紫,让她心里先有个底,不至于将來自己和叶鸣相认时,她感到很突兀、感到难以接受。

    所以,趁今天鹿念紫追问自己和叶鸣到底是什么关系时,鹿书记便把叶鸣的身世说了出來……

    鹿念紫在听到父亲那几句石破天惊的话之后,先是“啊”地一声惊叫,眼珠子一下子瞪得老大,握着电话的手一抖,差点将话筒抖落在地。

    然后,她用手摸摸自己正在急速地起伏的胸口,好不容易稳住了神,用颤抖的声音问道:“爸,您刚刚在说什么,您再说一遍,我沒听清楚。”

    鹿书记便再次用抑扬顿挫的声音,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小紫,你听清楚:刚刚那个从你那里离去的年轻人,是我和你赵涵阿姨的儿子,也就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弟弟,你听清楚了沒有。”

    鹿念紫这回是听清楚了,但心里的疑惑却更甚,于是便紧接着追问:“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被您说糊涂了,麻烦您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听。”

    鹿书记“嗯”了一声,仔细斟酌了一下措辞后,便将赵涵当初在学校怀孕、为了他的前途悄然退学、在新冷一个偏僻的农村中学生下叶鸣、隐姓埋名地教书二十多年、几年前患肝癌去世等经过,详详细细地讲给了鹿念紫听。

    在听的过程中,鹿念紫一直在默默地流泪,特别是当听到父亲说赵涵临死前写了一首绝命诗,表达对她苦守了一辈子的爱人的思念,并要叶鸣将这首诗刻到她的墓碑上时,她眼里的泪水更是像泉水般滚落下來,用纸巾擦也擦不干……

    直到此时,她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第一次见到叶鸣时,会有一种熟悉和亲切的感觉,原來,这就是一种天然的姐弟感情,是一种血脉相连的亲近感、温馨感……

    </div>【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