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牵制力量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牵制力量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在和李智密谈了一阵后,李博堂叫來两个身强力壮的保安,吩咐他们把李智从楼梯的另一边抬下去,并送到医院继续疗伤,

    然后,他自己端着一个磁化玻璃茶杯,迈着仍有点一瘸一拐的步子,施施然來到财务室,

    叶鸣等四人正在翻看钢铁厂的财务报表和账簿凭证,见李博堂进來,都只是抬起头瞟了他一眼,谁也沒有理睬他这位董事长,都继续埋头看账,

    李博堂心里对叶鸣等人恨极,脸上却丝毫不露声色,呵呵一笑说:“叶局长,今天大驾光临敝公司,因为事先无人通报,你们也沒有先跟我打电话,所以有失远迎,尚请叶局长以及其他各位领导见谅。”

    叶鸣在他进來时,已经看到了他一瘸一拐的步子,知道这肯定是龚志超导演的好戏,心里一阵痛快,便抬起头说:“李总,看你走路的样子,有点缺乏精气神,与你原來虎虎生风的的气度判若两人啊,是不是贵体有恙,我们今天是对贵厂开展纳税评估,属于日常征管工作范畴,有你们财务部门的人配合就可以了,沒必要惊动李总的大驾,所以也就沒有事先通知你们了,李总如果身体不适,请自便,沒必要在这里耽误你宝贵的时间。”

    李博堂听他语气中满是讥讽之意,虽然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嘴里却仍客客气气地说:“那怎么行,一分局今天一下子來了五位领导,我不來陪一下,不是太失礼了吗,杨部长,中午的饭菜安排好沒有,安排在哪里。”

    杨璐娟还沒答话,叶鸣便冷冷地说:“对不起,中午我们不在公司吃饭,这是我们县局新的规定:如果工作地点在城区范围内,中午不能在纳税户处吃午饭,必须赶回局里,所以,安排中饭的事情就请李总免了。”

    李博堂也不勉强,与杨璐娟聊了几句,便返回了董事长办公室,

    一个星期后,叶鸣他们查完了振兴钢铁厂三年的帐,向杨璐娟通报了评估的结果:经过检查和评估,三年來,振兴钢铁有限公司累计少缴转让不动产营业税及附加550多万元,在给股东分红时,少扣个人所得税400余万元,合计应补缴税款及滞纳金1028.38万元,

    李博堂拿到那个评估结论后,立即就拨打了省委秘书长汪海的电话,

    “汪秘书长,有一件事必须向您汇报一下:新冷县地税局前几天來公司查了账,发现了您的姨妹熊艳芝所分走的1500多万元红利沒有扣缴个人所得税,责令我们公司补缴300多万元税款和滞纳金,您也知道:这两年钢铁公司不大景气,公司利润空间大幅缩小,资金压力比较大,因此,这笔300多万的税款,我们暂时无法垫付,只能恳请您与熊艳芝小姐说一下,看能否在近几天将她应补缴的300多万元税款打到我们公司财务,我们去申报补缴这笔税款,实在不好意思啊。”

    原來,汪海在振兴钢铁厂入股,一直是以他小姨子的名义参股分红的,事实上他小姨子一分钱都得不到,李博堂心里也清楚这一点,但他假装不知道,每次在和汪海说起入股或是分红的事情时,都只提他小姨子的名字,以避免汪海尴尬或是生出疑虑,

    而且,他知道现在汪海的把柄捏在自己手里,他绝对不敢对自己怎么样,所以心里也并不惧怕他,直截了当地要求他自己补缴那笔个人所得税,目的就是想激怒他,让他对新冷地税局以及叶鸣等人产生恨意,,因为他知道汪海是个嗜钱如命的角色,到了他手里的钱财,是绝对不会轻易吐出來的,只要他想整叶鸣等人,那叶鸣即使靠山再大,也不一定能跳出他的手掌心,

    果然,汪海听完他的话之后,很恼怒地问:“博堂,这是怎么回事,熊艳芝这三年來的个人所得税,我不是找人打了招呼免除了吗,难道你们沒有把账务处理好,还是有人故意要这样搞。”

    汪海的这番话正中李博堂的下怀,便接着他的话头说:“汪秘书长,您说得沒错:就是有人要故意这样搞,这个人叫叶鸣,是新冷县地税局一分局的副局长,据说,此人是省纪委李润基书记的干儿子,所以在我们县里嚣张得很,谁的面子都不买,喜欢利用他在税务局的职权,四处查一些效益好的单位的帐,

    “因为我和他之间有一些私人过节,他便四处放风,扬言要整死我们新冷钢铁厂,前不久,他卡着我们的所得税减免申请,不予审批,并逼着我们把这1800多万元的税款缴纳入库,使我们的利润一下子锐减,而且造成了厂里资金短缺,这一次,他又带人來搞什么纳税评估,并死盯着我们的往來账户,查出了您姨妹所分的红利,勒令我们补缴个人所得税,看他的那架势,不把我们公司搞死,他是不会罢休啊。”

    汪海听说与振兴公司作对的那个税务分局副局长,竟然是李润基的干儿子,先是吃了一惊,在听完李博堂的话之后,他沉思片刻,断然说:“博堂,我知道你是在将我的军,故意给我出难題,你在商海扑腾这么多年,各种风浪都经历过,不可能会被这么一个毛孩子难倒,你明确告诉我:你想让我做什么,准备怎么对付那个姓叶的小子,你总不至于要我这个省委秘书长赤膊上阵,去和那个姓叶的毛头小子面对面交锋吧。”

    李博堂笑了笑,说:“汪秘书长,您果然是慧眼如炬啊,不愧是大领导,您说得沒错:我现在正在布一个局,想把叶鸣那小子装进去,但是,我担心李润基到时候会出手解救他这个干儿子,所以,我想请您和谢宏达部长关注一下,牵制牵制李润基,不要让他出手破坏我的棋局,另外,我也想请您和谢部长与k市的领导打打招呼,让他们支持一下我,在关键时刻站到我这边來,争取把叶鸣那小子一脚踩死,让他永世不得翻身,您看怎么样。”

    汪海很痛快地说:“这个沒问題,只要你布的这个局沒有什么大漏洞,不被人抓住辫子,我和谢部长会全力支持你,而且,如果到时压制不住李润基,我们还可以请秦省长出面,我就不信李润基有那么大胆子,敢公开庇护他的所谓的干儿子,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你们必须抓住叶鸣的小辫子,抓住他的违纪违法线索,不能空口白舌地去整他,那样的话,我们就会很被动。”

    李博堂很笃定地回答说:“汪秘书长,您放心,我这个计划,是多点出击、四面包抄,既有叶鸣违法犯罪的证据,又可以引诱他继续违法犯罪,他跑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最终一定会落入我的瓠中。”

    </div>【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