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六百零三章 财政部商调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六百零三章 财政部商调函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    从省委大院坐车出來后,夏必成还一直处于一种极度兴奋又极度迷惘的状态之中,以至于他的司机问他是不是直接回省局,他都沒有听到,

    今天的这一场接见,真是太奇怪、太不可思议了:一个省委书记接见自己这个地税局局长,总共一个小时零十分钟,这已经是破天荒了,,因为夏必成很清楚:省委书记的工作时间,是以分秒计算的,估计他平时接见那些地市级别的一把手,很少会超过半个小时,但是,鹿书记今天下午,却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与自己谈话,这意味着什么,

    而更加令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七十分钟的接见时间里,有一半时间,鹿书记并沒有和自己谈工作上的事情,而是一直在讨论和商量有关叶鸣和自己女儿的婚姻问題上,一个rì理万机的省委书记,他为什么会如此关心一个小小的地税干部的生活和婚姻问題,为什么对叶鸣这个小小的公务员,鹿书记会如此用心、如此关注,这绝对是不合乎常理的,,因为夏必成很清楚:如果沒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和原因,以鹿书记省委书记之尊,是不可能会花这么多时间來跟自己谈论一桩年轻人的婚事的,而且,如果沒有特殊原因的话,以鹿书记的身份和地位,他不可能会轻易跟自己这个不算亲近的下属,透露他想让叶鸣给他当秘书的意图,他这样做,明显是不符合他的身份的,甚至还是犯忌的,以鹿书记的阅历和官场经验,他不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因为某种特殊的理由和原因,鹿书记对叶鸣特别宠爱、特别关心,并极力想撮合他与自己女儿的婚事,他向自己透露他想让叶鸣当自己秘书的想法,是有意为之,目的就是想打消自己的顾虑,让自己看到叶鸣光明的前途,并且不再反对叶鸣与楚楚交往,

    如果真是这样,鹿书记这么用心良苦,这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就这样,夏必成一直把头仰靠在汽车座位的后背上,苦苦地思索、苦苦地猜测,却一直沒有猜出一个结果,

    在车子快要到达省局的时候,夏必成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答案:鹿书记很可能是受李书记之托,來做自己的思想工作的,因为他与李书记关系比较密切,所以才花了这么大的功夫來跟自己谈叶鸣与楚楚的婚事,

    想至此,他不由苦笑着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神sè:虽然他刚刚已经答应了鹿书记,不再去干涉叶鸣与自己的女儿谈恋爱,但是,他内心里对这桩婚事,其实还是十分不满意的,虽然鹿书记说过要把叶鸣放到他身边培养,但是,这也不过是他的一种想法,而且,即使叶鸣成为了鹿书记的秘书,但是,他那样的家境,那样的经济条件,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在物质条件上,肯定也会受很多委屈,

    最令他担心的是:以叶鸣那种xìng格脾气,虽然有鹿书记和李书记撑腰,只怕他将來在仕途上,也不会有多大的前途,而且,种种迹象表明:叶鸣这小子不仅脾气倔,好像对自己的女儿还不大感兴趣,将來楚楚嫁给他,说不定就会受他的欺负,,而这一点,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而更主要的是:他相信叶鸣与陈怡之间的暧昧传闻,绝对不是空穴來风,也绝对不是如鹿书记、李书记所说的那样,是有人想诬告陷害他,因为那个告状的李智,是陈怡的丈夫,他不可能为了诬陷叶鸣,而给自己弄一顶绿帽子戴上,,毕竟,那个李智也算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不是有真凭实据,他也不可能会冒这么大的耻辱,去举报叶鸣,

    正因为有这些担心和顾虑,所以,夏必成虽然当着鹿书记的面,答应他不再干涉叶鸣与自己女儿的婚事,但是,他内心里是极不情愿的,也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叶鸣可以与楚楚交往,自己在表面上还要赞成他们來往,但是,如果叶鸣提出要订婚,自己就要老婆出面,以需要进一步交往了解的名义,反对楚楚与叶鸣举办订婚仪式,先给他拖上两三年,看看叶鸣的出息再说,即使为此耽误了楚楚的婚事,但是,为了她将來长久的幸福,自己必须要这么做……

    有了这个“拖延战术”的主意之后,他觉得心里稍稍轻松了一点,从车里下來后,便伸直腰抖抖身子,将刚刚在省委书记办公室郁积的气息舒展了一下,便昂首挺胸径直往电梯口走去,

    在三楼,人教处的郑处长也正好迈步走进电梯,一眼看到夏必成,忙堆出笑容,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夏局长”,然后用一种很困惑的表情说:“夏局长,我正想去您的办公室,给您汇报一件事情。”

    “什么事。”

    “是这样的:刚刚我们处里接到了财政部人教司的一个商调函,说是要借调新冷县地税局的陈怡到财政部预算司工作,我在处里工作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所以想來跟您汇报一下,并想请您指示一下:我们该怎么答复财政部的这个商调函,是直接给陈怡办调动手续,还是先弄清楚情况再说。”

    夏必成听到“陈怡”两个字,心里本能地一惊,瞪眼看着郑处长,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问道:“你说财政部想借调谁。”

    “陈怡,是一位女同志,现在在新冷县地税局办公室任副主任,不过,我打电话问过了,陈怡现在正在休病假,而且还是长期病假,所以,我感到比较奇怪,觉得必须要向您汇报一下。”

    夏必成鼓着眼睛,许久才回过神來,对郑处长挥挥手,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打电话给财政部人教司,确认一下这件事的真伪,如果是真的,我们再來研究一下这个事。”

    走进办公室后,夏必成把门关上,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办公桌后面的靠椅上,仰头思索起陈怡调动的奥秘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