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六百一十一章 盘问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六百一十一章 盘问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    叶鸣正在为买什么东西去夏家而发愁,一接到夏楚楚的电话,立即便求助似的问道:“楚楚,我现在正在省局外面的一家超市里面,准备给夏局长和你妈妈买一点礼物,可是,我不知道买什么东西合适,你给我参考一下好不好,”

    夏楚楚一听他还准备给自己的爸爸妈妈买礼物,不由喜笑颜开,在那边嘻嘻一笑,用调侃的语气说:“乡巴佬,你怎么这么村啊,哪有给人家的爸爸妈妈买礼物,又反过來征求那个人的意见的,不过,考虑到你这人不大懂事,可能平时也很少给人送礼,那我就给你指导指导吧,我告诉你:我爸爸喜欢吃西北的狗头大红枣,我妈妈喜欢吃墨鱼,所以,你只要买一袋狗头大红枣、一袋上品墨鱼就行了,其他什么都不要,”

    叶鸣赶紧道谢,并按照她的指点,买好了两样礼品,然后提着它们就往夏家而去,

    叶鸣敲开夏必成家里的门时,看到开门的是夏楚楚,而她的父母则并排站在她的身后,两个人脸上都挂着亲切谦和的笑容,在看到他提着礼品进來后,曾燕华立即抢前一步,一把接过他手里的两袋礼品,喜笑颜开地说:“小叶,你看你,生分了是不是,到我家來随便一点儿,沒必要买什么礼品的……哎哟,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墨鱼的,是不是楚楚刚刚告诉你的,还有这狗头枣,也是老夏最爱吃的,小叶,沒想到你年纪轻轻的,这么懂事、这么有礼啊,不错不错,”

    原來,刚刚夏楚楚打电话给叶鸣时,夏必成两口子还在卧室里商谈怎么接待叶鸣,并沒有听到夏楚楚指导叶鸣买礼物的事情,

    夏必成也伸出手,笑容满面地与叶鸣紧紧地握了握,然后用很亲切的声音说:“小叶,以后來我家玩,不必要搞得这么客气,不过,你今天买的狗头大枣,确实是我最爱吃的,可见,你是个很用心、很懂礼数的小伙子,來來來,先到客厅里坐一坐,你曾阿姨现在正在做饭菜,我们先聊一聊,”

    夏楚楚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今天会忽然一反常态,对叶鸣如此客气、如此热情,但是,她看得出來:父母的这种热情,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装出來的,这一点,令她既意外又欣喜若狂: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父母会反对自己与叶鸣的婚事,如果他们不赞成这门亲事,说不定就会对叶鸣冷言冷语甚至出言讥刺嘲讽,而叶鸣又是个臭脾气,历來是服软不服硬的,一旦自己的父母对他态度不好,说不定这家伙一怒之下,从此就会完全与自己断了联系,更不用说和自己定亲结婚了,

    因此,当她看到自己的父母现在对叶鸣不仅客客气气,而且热情得让人感觉到有点过头时,心里是既诧异又高兴,在她的父亲与叶鸣握了手之后,她便走过去,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挽住叶鸣的胳膊,对她父亲说:“爸,您先坐,我來招呼他,”

    说着,她就将叶鸣拉到沙发上让他坐下,然后自己转身去厨房,给叶鸣泡了一杯茶端过來,放到茶几上,

    接下來,她就坐到叶鸣身边,身子很自然地倚靠在他的肩膀上,满脸洋溢着幸福的表情,聆听着自己的父亲与叶鸣的对话,

    她注意到:自己故意做出这种与叶鸣的亲密动作后,坐在对面的父亲并沒有像以往一样,脸上露出愠怒或者是不满的表情,相反,今天他的眼神里,还露出了鼓励的神sè,脸上一直挂着热情亲切的笑容,还不时用温和的目光看自己几眼,显然对自己与叶鸣的亲昵动作并不反对,

    这一点,令夏楚楚格外幸福、格外高兴,便干脆将头枕到了叶鸣宽厚的肩膀上,一幅陶醉不已的神情,令叶鸣颇为尴尬,可又不敢说什么,只好听之任之……

    在闲聊了几句之后,夏必成忽然问道:“小叶,我听说鹿书记两次去新冷县考察,都是住在你与你母亲原來的旧房子里,有沒有这回事,”

    叶鸣不知他为什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題,便照实回答说:“沒错,鹿书记说我们那里景sè很好,又很幽静,住在那里能够让他感受到浓郁的自然气息,所以他喜欢在我那栋房子里住,此外,因为我母亲教书的那所中学所在的村子,正是鹿书记亲自确定的挂钩扶贫点,他去那里调研时,不愿意再回到县城去住,而我的那栋房子平时都是空着的,他正好可以在那里住,不会给村里添麻烦,”

    夏必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问:“我在省委办公厅有几个朋友,曾经跟随鹿书记到你们新冷县考察过,据他们说:鹿书记第一次去新冷县时,曾经到你母亲的坟茔上祭拜过,这次祭拜你知道吗,当时鹿书记是与大家一起去祭拜的,还是他单独一个人上山祭拜的,”

    叶鸣听他所问的问題越來越奇怪、越來越敏感,便看了他几眼,想了想,回答说:“那次祭拜的时候,正好是我母亲的冥寿,鹿书记是一大清早就上山祭拜的,甚至比我上山给我母亲上坟的时间还早,我是八点半上山的,那时候鹿书记已经下山了,那次祭拜,鹿书记就只带了他的秘书徐处长上山,其余人都在山下jǐng戒和等候,”

    “什么,鹿书记是在你母亲的冥寿那天上山祭拜的,”

    夏必成很意外地瞪大了眼珠子,惊诧不已地问道,

    叶鸣点了点头,说:“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12月2rì,正好是我母亲的生rì,因此,我那天请了假去湾头镇祭拜我的母亲,沒想到上山时被几个jǐng察拦住了,不允许我上去,为了赶时间,我差点与那几个jǐng察打了起來,后來鹿书记正好下山了,喝止住了那些jǐng察,我上山后,发现我母亲的坟头有很多祭品,还上了香,估计就是鹿书记摆上的,当时我还很奇怪:鹿书记祭拜一位人民教师,这可以理解,但是,像这样专门去买了祭品和香烛摆在坟头祭拜的,却不大合常理,这个疑问我至今有点想不通,”</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