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八百一十七章 纷至沓来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八百一十七章 纷至沓来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姚崇先到了一步,而魏知古却被武承嗣留住了。[]

    武承嗣继武三思之后正急急赶路时,忽听后面马蹄急骤,扭头一瞧看见他们的官幡,便晓得是政事堂里的相公们到了。

    武则天在朝廷上巧妙地搭建着一种平衡的政治关系,虽说这种平衡其实是畸形的,并不平等,但是有她在上面强力压制,随时调和,倒也能保持着一种微妙的权力平衡:即政权交予大臣,军权交于武氏。

    自从武则天调教狸猫和鹦鹉和平共处失败以后,她曾一度想把皇位交给姓武的,结果却因为国内隐形的反对力量以及国外势力的兴风作浪,再加上武氏子侄实在是一群扶不起的阿斗而作罢。

    武则天如今决定把皇位传给她的儿子、传给姓李的了,但她是篡李氏江山而登基,她担心百年之后,儿子会复周为唐,使她的江山基业不能千秋万代地传下去,所以她想把目前这种“平衡”的政治局面延续下去。

    即:她百年之后,李氏坐江山,武氏掌兵权。

    李氏坐江山,可以顺应国内民意,并叫外敌没有借口可寻。武氏掌兵权,可以确保她的儿子不敢轻举妄动,她一手创建的武周王朝将会继续下去。出于这一目的,政事堂的这几位宰相,确实没有一个是武氏一族那边的人。

    武则天的这种打算未曾示人,但是朝中势力倒是因此泾渭分明,不曾让武氏一族的人把手插到政事堂里,是以武承嗣一见是政事堂的人来了。就晓得是来保护庐陵王的,马上吩咐人把马车横过来,拦在了路上。

    魏知古和姚崇一到,武承嗣便笑微微地拱手道:“啊!原来是魏相、姚相。两位宰相行sè匆匆,这是要往哪里去啊?”

    魏知古在马上微笑还礼,道:“原来是魏王殿下,仆与元之公务繁忙。身子疲乏,忽然想起龙门山上的温泉水,颇有解乏提神之效,一时兴起,便想去龙门一游。听闻魏王殿下近ri身体不适,仆观魏王气sè,也确是有疾在身,不在府上好生歇养,这又是往哪里去啊?”

    武承嗣咳嗽两声。笑答道:“巧得很了。本王也是往龙门去的。《水经注》有载:皇女汤。可以疗万疾者。本王这病是痼疾了,药石调理,总也不见成效。是以正想去龙门,试一试温泉水可有效用。既然两位宰相也要往龙门去。不如同行,如何?”

    魏知古和武承嗣都明白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可就是不说破。撕破脸皮是官场大忌,当面一团和气,背后捅你刀子才是常态。

    所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安知接下来不是峰回路转?先自陷于不可转寰之地,如果接下来的形势对自己不利,那就被动了。反之,只要这层脸皮没撕破,哪怕你的理由再荒诞,形势不利时你也可以咬死了这个理由不松口。

    姚崇打个哈哈,道:“眼看天sè已经晚了,不如仆与魏公先行一步,也好知会山上提前做些准备,免得魏王到了山上,夜sè苍茫中还得准备膳食、寝具一应事物。”

    武承嗣微笑道:“无妨,本王已经先行派人上山去了。来人啊!再去一人,告知山上,就说今天还有魏相、姚相登山,要温泉汤监早做准备。”

    魏知古和姚崇暗暗焦急,彼此对视一眼,一时却想不出理由拂袖而去。

    ※※※※※※※※※※※※※※※※※※※※※※※※※

    狄仁杰乘着软轿,行sè匆匆,每行一段路,便由膀大腰圆、身强力壮的侍卫换手抬轿,以便保证速度,那些官员们则策马追随其后。

    他们也没办法,凭他们的官职、威望和资历,去了也是白给,别看狄仁杰奄奄一息的样子,可是只要他还没断气,这位四朝元老就能镇得住场面。

    正行进间,路上忽闻马蹄声传来,狄仁杰此时恰恰醒来,听到声音转眸望去,就见一行三骑片刻不停,越过他们一行人绝尘而去,狄仁杰只看见三人似是女子,头上还戴了“浅露”。

    狄仁杰的嘴唇翕合了几下,陪伴在旁的狄光远忙道:“父亲,那女子头戴‘浅露’,匆匆而过,儿也不知道她是何人。”

    狄仁杰嘴角轻轻牵起,嘴唇又翕动了几下,狄光远忙叫人停止行动,俯身把耳朵贴在父亲嘴边,却听到带着笑意的一句话:“是……太平……,太平到,便……太平了……”

    魏知古和姚崇被武承嗣拖着,实在无计可拖,只好随着他一同前行,武承嗣故意放慢了速度,任由魏知古以天sè将晚为理由催促,也不肯稍歇。

    魏知古急得火烧眉毛,忽然灵机一动,失声道:“哎呀!老夫忘了嘱咐,这几ri老夫是吃斋的,动不得荤腥,便是菜里也放不得荤油,元之啊,辛苦你先行一步,替老夫知会一声!”

    魏知古一面说,一面向姚崇急打眼sè,姚崇会意,立即扬马一鞭,那健马都冲出去了,才高声道:“魏公放心,王爷,姚某先行一步了!”

    “哎!咳咳咳……”

    武承嗣一急,一句话没出口就咳起来,等他顺过气儿来,姚崇已一溜烟儿跑得不见人影了,魏知古嘿嘿一笑,对武承嗣道:“王爷莫急,仆随王爷慢慢而行,你我一路叙话便是。”

    武承嗣急咳着,心中暗骂:“这个老匹夫!”

    龙门山上,武三思巧施心计,从“不谙世事、天真烂漫”的李裹儿的反应,探出这龙门山上的庐陵王才是真的,不由心中大定,可是方才他一路进来,百骑、武僧、内卫,还有太平公主的八女卫,把个庐陵王护得周密。便是硬攻如何得手?

    正在犹豫间,外面有人来报:“政事堂姚相公来龙门沐浴温泉,欣闻庐陵王返京,特来拜望!”

    武三思心中大骂:“这个姚元之。抄袭某的说辞!”

    李显欣然传见,片刻功夫,姚崇进了大殿,一见李显。便即参拜。

    姚崇与李显是不曾见过面的,两人这还是头一回遇着,所以也没有多少话好说,只是官场上正常的应酬话。可是姚崇来了就不走了,与武三思分别落座,东拉西扯,就是不抬屁股。

    只要事情还能遮掩得住,他便是闯出天大的祸事来,为了武氏一族的未来。他的姑母也要保他。就如当初保武懿宗一样。可若是他在当朝宰相面前公然杀害皇子。这事儿就遮掩不下了,连一片遮羞布都找不来,那武则天就得牺牲他。

    是以武三思此时就算能够公然杀进来。也是无法动手了。武三思暗恨不已,心中盘算一番。对李显拱手道:“三思刚刚上山,听说庐陵王归来,便来探望了,宫室住处还不曾安顿下,先行告辞,晚上再设宴,与七郎尽欢!”

    李显忙让两个女相扑手扶起来与他告辞,姚崇也随之站起,武三思嘻哈一番,转身就往外走,杨帆急忙道:“我替王爷送送梁王。”

    杨帆跟着武三思往外走,武三思健步如飞,杨帆疾步追上,窃窃私语道:“王爷千万不要上当,方才那个真的不是庐陵王!王爷、王爷……”

    武三思大步流星,出了庐陵王住处把袍袖一拂便扬长而去,根本不理杨帆。

    杨帆怔怔地站在门口,望着武三思远去的背影,一脸颓丧之sè。

    待他慢慢转身回了院落,嘴角却勾起一抹笑意,脚步轻盈地走回了大殿。

    李大勇追在武三思身后,急急问道:“王爷,怎么样了?”

    武三思沉声道:“这个庐陵就是真的,你马上派人快马回城,趁着城门未关,把咱们身手最高明的那几个人都调来,硬攻是不可能了,庐陵不敢进城,正在此等候宫里消息,若要杀他,只在今夜!”

    李大勇听他说的急切,无暇多问,赶紧答应一声,匆匆下山安排去了。

    姚崇一走,魏知古也不甚着急了,信马游缰地走着,跟武承嗣东拉西扯地聊着,正行进前,三个头戴浅露的女子忽然骑着快马风驰电掣一般赶来。

    三个女子俱着宫装,腰间偏偏佩了利剑,头上戴一顶黑纱的“浅露”,经过他们一群人身边停都没停便呼啸而过。那三名女骑士中,中间一人策马超越他们时,微微扭头睨了他们一眼,晚风一拂,将面纱掀开一角,丽颜一闪又复不见。

    武承嗣身形一震,失声道:“太平!”

    魏知古眯起眼睛,拢着耳朵大声道:“王爷说啥?”

    武承嗣把牙一咬,向手下大光其火地喝道:“你们磨磨蹭蹭的在干什么?从城里到龙门这么近的距离,走到现在还在路上磨蹭,快些、加快行程!”

    先走了一个姚崇,武承嗣已经暗暗担心,只盼姚崇未到,武三思便已得了手,如今又去了一个太平公主,他不知山上情形如何,可是再也不想等了。命令一下,队伍牛一般的速度马上加快了。

    魏知古道:“嗳!魏王,你急甚么,咱们慢慢聊着,天sè要是晚了,打着灯笼夜游龙门也是一桩美事嘛。你说你得的那座珊瑚树是高六尺还是七尺来着?王爷?王爷!”望着匆匆而去的武承嗣座驾,魏知古嘿嘿一笑,吩咐手下,马上也加快了速度。

    这时候,奉宸监的“东宫皇后”张易之、“西宫娘娘”张昌宗,刚刚领了皇帝谕旨,率领一票大内侍卫,鲜衣怒马地沿定鼎大街一路南下,刚刚出了定鼎门。【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