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七百四十二章 你就是个太监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七百四十二章 你就是个太监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等院子里的汽车声音远去后,叶鸣将双手叉在胸前,冷冷地看着低垂着头、披头散发地抱膝坐在床上的夏娇,许久都沒有说话。tsxs

    夏娇知道叶鸣是过來兴师问罪的,心里既委屈又心酸,便干脆将头埋在自己的膝盖之间,也不理睬叶鸣。

    就这样沉默了好几分钟,叶鸣感到自己的脑袋越來越晕,眼皮也越來越沉,知道自己的酒劲发作了,便想快点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

    于是,他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几步,在夏娇面前站定,先呼出满口的酒气,这才开口问道:“夏小姐,上次在老码头夜宵城,我本來就想问你的,可是当时人太多,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所以沒來得及问你,我只想知道:那些发在网上的照片和帖子,还有那段视频,是不是你和赵小林合伙干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想要报复我。”

    夏娇听他连珠炮似的提问,而且从他的语气中可以明显听出:他心里已经认定是自己与赵小林合伙陷害了他,他现在來问自己,只不过是想证实一下罢了。

    一想到自己这几个月对他的无穷无尽的思念、对他刻骨铭心的相思,换來的却是现在这种结果,夏娇就觉得自己的心里一阵绞痛,同时,叶鸣那居高临下的语气,也激起了她内心里倔强的傲气。

    于是,她晃了晃脑袋,将遮住自己半边脸颊的长发分开,露出一张秀丽的脸孔,用充满了幽怨、充满了桀骜不驯神色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叶鸣,满怀怨恨地说:“对,那些事情就是我和赵经理干的,网络上那些帖子,也是我写的,我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我恨你,恨你这个伪君子,恨你这个薄情寡义的花心大萝卜,恨你那天晚上污辱我、耻笑我,恨你现在叫这么多二流子來绑架我、打我、污辱我……

    “叶鸣,我告诉你:你要么现在就把我打死,要么,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只要从这里一出去,我就要再次到网上去发帖子,再次揭开你虚伪的面纱,你手下的那些狗腿子刚刚不是看到了吗,我钱包里还留着你和我那天晚上在歌厅的合影,我的电脑里也还有你那天晚上在我身上乱摸的视频,你不是一个正人君子吗,你不是全省的道德模范、青年楷模吗,那你为什么要我陪你唱歌,为什么要到我身上來乱摸,你既然认为我是一个小姐,既然认为我是一个卖身的,为什么还要跟我那样亲热。

    “我告诉你:我就是在外面卖的,就是靠卖身赚钱的,你那天晚上虽然沒有跟我去开房,虽然道貌岸然地指责了我,但是,你既然抱了我、摸了我,你就难以逃脱与我这个卖淫女勾搭的名声,到时候,我让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夏娇平时不言不语,但是,一点激怒了她,口齿便锋利无比,丝毫不会给人留余地,更何况,今天晚上她差一点**,而且她认为这是叶鸣指使的,或者说,叶鸣事先至少是知道这件事的,因此,她心里又是伤心,又是恼恨,便干脆破罐子破摔,不惜将脏水往自己身上泼,只想着要激怒叶鸣,要让他心里也难受一下、气恼一下。

    叶鸣今晚本來就喝醉了,此刻听到夏娇这番在他听來简直是“恬不知耻”的话,只气得目瞪口呆,忽然扬起手,高高地举在夏娇的脸上,怒吼道:“住口,你这泼妇,你再胡言乱语信口雌黄,我就要抽你了。”

    夏娇却毫无惧色,反倒将脸扬了起來,双目瞪视着他,叫道:“你打啊,你打啊,今天反正我已经挨了几顿耳光了,再挨你几个也沒什么,有种你把我打死,打死我你就不要担心我去告你了。”

    叶鸣虽然气得浑身乱抖,很想抽她几个耳光,可是在夏娇抬起头來的一瞬间,却看到她两边脸颊上有几道红印,印在她白如凝脂的腮帮上,分外刺眼。

    叶鸣知道这些红印都是刚刚那几个人打的,只觉得心里一软,将自己的手掌慢慢地放了下去,眼睛直直地盯着夏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夏娇见他将手掌缩了回去,冷笑了一声,用不屑的语气说:“怎么,不敢打了,我就知道你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空长了一副威武雄壮的样子,却只会吓唬女孩子,怪不得那次你不敢跟我去开房,看你现在这样子,估计你就是个怂货、是个太监,哼哼。”

    叶鸣听到太监两个字,眼睛一下子又瞪圆了,气恼地喝道:“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夏娇也把眼一瞪,毫不妥协地重复道:“我说你是个怂货、太监,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你瞪我干什么,我就说了这话,你能怎么着,是不是戳到了你的痛处。”

    叶鸣此生最恨的就是别人把他当小白脸或者是说他不像个男人,当初在省城,他的同学苏寒说了他一句“靠脸蛋吃饭”,他就差点和他打了起來。

    现在,听到夏娇竟然说自己是个“怂货、太监”,顿时气得浓眉倒竖,更何况,他今晚又喝醉了,也沒有了往日的那种忍性和耐性,见夏娇在说这番话时,满脸都是不屑的表情,心里更是火冒三丈,忽然扑到床边,一把将夏娇压倒在床上,一边愤怒地撕扯她的衣服,一边恶狠狠地说:“你竟敢说我是太监,我现在就在你身上试试看,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太监。”

    说话间,夏娇的上衣就被叶鸣撕扯掉了,由于太用力,上衣上几粒扣子都掉了下來,滚落到了地上。

    夏娇在他扑过來的一瞬间,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來的浓浓的酒味,又见他像个疯子一样不停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终于慌乱起來,一边拼命挣扎,一边惊叫起來:“叶鸣,你这混蛋,你想干什么,你这个疯子……快放开我……”

    叶鸣此时已经完全被愤怒充塞了头脑,加之又喝醉了,所以完全不管夏娇的挣扎和惊叫,几下就脱掉了她的外衣和牛仔裤。【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