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夏楚楚在床上像块木头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夏楚楚在床上像块木头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李润基听到鹿书记最后那句“我的心也就淡了”,在吃了一惊的同时,也非常理解他的想法:别人都说叶鸣很有能力、很有才华,将來肯定前程无量,作为叶鸣的父亲,鹿书记肯定对这些话听入了心,也肯定对叶鸣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因此,他才会很有信心地让叶鸣去参加省委办的招考,

    鹿书记的想法就是:如果叶鸣连这样的考试也过不了关,不能够在诸多年纪跟他差不多的年轻人中杀出一条路來,那么,他的能力和才华,就值得怀疑,他能否有一个光明美好的前程,也就是一个未知数,与其这样,还不如就让他呆在地税部门,至少,在这个号称“金饭碗”的部门,他一辈子的生活是有保障的,而且,凭他现在的基础,将來在他们系统混上个副处级甚至处级干部,也不成问題,但是,如果要有更大的发展、更高的职位、更广阔的空间,那就沒机会了……

    在想通了鹿书记的念头后,李润基便不再坚持自己的想法,说:“那行,就让叶鸣去经历一次这样的考验也好,但愿他能够凭自己的本事和能力考进來。tsxs”

    在和鹿书记商量好之后,李润基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夏必成,以自己的口吻将鹿书记刚刚提的几点关于订婚仪式的意见转述给夏必成听,

    夏必成知道李书记在这样的事情上不会这么上心、这么思虑周密,这肯定是鹿书记的意思,所以,虽然他很想为自己的女儿和叶鸣举办一场热热闹闹、风风光光的订婚典礼,但是考虑到鹿书记不想张扬,自己绝对不能违拗他的意志,所以便勉勉强强地同意了,

    叶鸣从京城赶回新冷后,召集一分局的干部开了几个会议,安排部署了税收任务“双过半”的问題,又跟刘鹏程以及全局干部道了谦,说这一段自己事多,耽误了本职工作,请大家谅解,

    然后,他又跑到局长室,告诉邹文明:夏局长为自己和楚楚定的订婚时间是本月的15日,也就是这个周日,问邹局长有沒有时间光临一下订婚典礼现场,一起去喝几杯喜酒,

    邹文明知道省里很多大领导包括鹿书记、李书记都会出席这个订婚仪式,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是省局一把手的女儿订婚,而且叶鸣又和自己那种唇齿相依的关系,哪有不去之理,所以,叶鸣刚一提出來,他就赶紧笑容满面地答应了,并让叶鸣提前几天去省城,陪楚楚买一点东西,做一做准备工作,这边局里的事情不用他操心,他自然会安排好,

    然后,叶鸣又打了一个电话,邀请徐飞局长出席15日的订婚仪式,徐飞也很高兴地答应了,

    在处理完局里的工作后,叶鸣提前三天赶到了省城,

    夏必成跟叶鸣说过:这次订婚,什么事都不要你操心:酒席、楚楚的礼服、甚至包括订婚戒指,都由我们來买、來操办,你只要來一个人就可以了,

    但是,叶鸣现在对夏楚楚已经由开始时的感激、欣赏,转变成了一种由衷的喜爱,尤其是在京城听完陈怡对夏楚楚性格的分析后,他对夏楚楚的这种喜爱之情又增加了几分,

    他觉得:正如陈怡所说,夏楚楚确实是一个侠肝义胆、善良聪慧的好女孩,从她主动到京城去看望陈怡和小奔奔,就可以看出她的善良、大度和包容,更主要的是:她对自己爱得很深,可以说是全心全意付出而不计较任何得失,作为一个男人,能够得到一种这么无私的爱,此生夫复何求,

    所以,虽然夏必成告诉他什么事情都不要他操心,但是,在去省城时,他还是带了一张银行卡,这卡上就是他去京城沒有用掉的那二十万元,

    他决定:这二十万元,要买一个好一点的订婚戒指给楚楚,还要给他买几套好衣服,自从认识楚楚以來,自己还从來沒有送过什么像样的礼物给她,这次自己一定不能让她失望、一定不能让她感到委屈……

    因此,叶鸣到达省城后,在接下來的两天时间里,一直毫无怨言地陪着夏楚楚逛街、陪她试衣服买衣服、陪她去各大商场的珠宝柜台看钻戒,并且每次都抢着刷卡付账,而且,现在他对夏楚楚比较容让、比较温柔,不再跟她针锋相对地斗嘴,也不像以前一样一言不合就转身走人,

    这一点,令夏楚楚几乎是喜出望外,,在她想來,叶鸣现在和陈怡有了孩子,而且他以前多次表示过他并不喜欢自己,所以,他这次订婚,应该是迫于鹿书记、李书记的压力,其实他内心是并不想和自己订婚的,

    但现在看來,这个自己又爱又恨的乡巴佬,可能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是真的想和自己订婚结婚了,而自己对他的一番苦心、一番痴情,也终于得到回报了……

    因此,这两天,夏楚楚便也变得格外温柔、格外听话,每天乔装打扮一番后,便挽着叶鸣的胳膊,兴冲冲地在省城的大街小巷钻來钻去,在各大商场流连逡巡,看钻戒、试衣服、吃各种风味小吃,忙了个不亦乐乎,

    就在叶鸣到达省城的第一天晚上,夏楚楚的母亲故意沒有给叶鸣准备客铺,并将夏楚楚卧室里的被褥全部更换了,将原來很素雅的床上用品全部撤掉,换成了喜气洋洋的大红色被子、被套、枕头,

    夏楚楚知道这是母亲在暗示自己,虽然有点害羞,但是,在晚上洗完澡要休息时,她还是羞羞答答地把叶鸣拉进了她的房间,并半推半就地将自己的处子之身交给了叶鸣……

    在同居的时候,叶鸣发现:夏楚楚虽然外表爽利开放,但是一到了床上,却非常害羞、非常木讷,既不像陈梦琪那样热情似火,又不像陈怡那样沉迷投入,每次都是很温顺地躺在床上,任叶鸣在自己身上纵横驰骋,她却好像沒有什么反应,只是紧紧地咬住嘴唇、闭上眼睛,一声不吭,也不挣扎扭动,只是偶尔在最快乐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哼哼两声,但很快她又会将这哼哼声压制住,

    为此,叶鸣私下里给她在床上的表现取了一个很贴切的绰号:木头,【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