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七百九十章 龌蹉念头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七百九十章 龌蹉念头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听肖劲问自己为什么这么胆大妄为,怒目瞋视了严长庚一眼,愤愤地说:“肖处长,我正好想找您和学校领导评评理:学校管理处分配我到301室來住,这位严区长却横蛮霸道,独自占据一间卧室,还将卧室门上锁,想要我住客厅,他这是哪來的特权,他虽然职位比我高、权力比我大,钱也比我多,但是,既然大家都在党校学习,那就不存在什么地位高低和上下尊卑问題,我们大家都是平等的,都是党校青干班的学员,他为什么要摆出这种高人一等、盛气凌人的架势。tsxs

    “刚刚发生争执的过程,宿舍里的几个人都清清楚楚:我一进來,首先客客气气地跟严区长等人打招呼,客客气气地敬烟,客客气气地介绍自己的情况,但是,这位严区长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看我不顺眼,先是对我冷嘲热讽,然后在我要求他打开房门锁时,又对我恶语相向,甚至还骂出很多不堪入耳的粗俗话來。

    “肖处长,您说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该不该踢开门锁,在踢开门锁后,这姓严的恼羞成怒,从我后面奔过來揪住我的衣领准备打我,我为了自卫,踢了他一脚,这位公安厅的同志又想帮他來打我,结果一拳打过來时沒有看清楚方向,错打到了严区长脸上,,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您可以问问在场的沒一个人,看我说了半点谎言沒有,如果有半句谎言,我甘愿接受任何处分。”

    肖劲本來心里就极度憎恨严长庚这种暴发户似的恶霸官员,也知道他是什么德性,因此,对叶鸣刚刚那番话,他是百分之百相信的,而且,当他看到严长庚那肿胀的脸颊、血糊糊的嘴唇以及那种皱眉咧嘴的痛苦表情时,心里只觉得畅快无比。

    本來,在刚刚叶鸣报到时,肖劲对这个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看上去很有点奶油小生味道的叶鸣,心里是有点瞧不起的,觉得像这样的年轻人,也许是靠投机取巧侥幸考了个第一名,将來不一定会有什么出息,但现在,当他得知这个土霸王一样的严长庚,竟然在叶鸣手里吃了大亏时,顿时对叶鸣刮目相看:沒想到,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毫无刚性的翩翩美少年,竟然有这样的胆气和霸道之举,竟敢一脚踹开严长庚的房门,并将严长庚打得服服帖帖,连省公安厅刑侦队长都奈何不了他。

    看來,这个小伙子能文能武、亦刚亦柔,而且听他刚刚在述说整个事件过程中,口齿清楚、思路清晰、逻辑严密,而且态度不卑不亢、神情不急不躁,显得很有涵养、很有气度,以后自己倒不可小觑了他……

    在听叶鸣述说完之后,肖劲用眼光盯着旁边的查季良,沉声问道:“查处长,小叶刚刚说的是不是事实,你自始至终都在现场,应该知道真相吧。”

    查季良虽然有点惧怕严长庚,但是心里却还是有点正义感,听肖劲问自己,便点点头说:“肖处长,小叶刚刚所说的,基本上是事实,当然,小叶踢门是不对的,但是,严区长刚刚的态度,也确实是不怎么好,而且严区长锁房门的行为,是违反宿舍管理的相关规定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严区长和小叶都有错,但是,客观地讲,严区长是错在先,而且也是严区长先动手去打小叶,小叶才还手的,我这番话,刘队长、陈部长应该都是可以证明的,对不对。”

    肖劲又抬眼看着刘子亮和陈煜飞,这两个人都不作声,显然是默认了查季良的话。

    于是,肖劲把脸一板,批评严长庚说:“严长庚同志,我早就在青干班开班时就对大家强调过:不管你们以前在单位是什么职位、什么级别,也不管你们以前有多大的权力、有多大的威风,到了党校以后,就都是普通的学员,在这里,不管官职高低、不分权力大小,大家的身份都是平等的,因此,每一个学员都要摆正心态、放低姿态、调整状态,将全部心思都用到学习上面來,党校是锤炼党性、提升素质、增长才干的地方,不是來摆资格、比阔气、讲特权的场所,你昨天在班会上就提出了要独占一间房的无理要求,当时大家都以为你是说着玩的,沒想到你现在真的把房门锁上了,你让人家小叶睡哪里,如果我们青干班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有特权思想,学校和组织部还怎么來管理你们。”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看叶鸣,说:“当然,小叶踢门的行为也不对,你可以将这事向我和班委会反映嘛,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极端的手段,所以,你也并不是一点责任也沒有,我的意见是:小叶自己出钱,负责将踢坏的门修理好,但不能再上锁,小叶搬到隔壁去,与陈煜飞同志一起住;刘子亮同志搬过來,和严长庚同志住在一起,我还要重申:大家能够在一个班上共同学习和生活几个月,这是一种缘分,我希望大家珍惜这种缘分,互相搞好团结,互相促进提高,争取在大家毕业时,都能对这一段学习时光留下美好的记忆,我这样处理,你们有意见吗。”

    严长庚把脖子一梗,叫道:“我不服,我有意见,肖处长,我觉得你是在包庇袒护姓叶的这小子,他一个刚入学的新生,居然敢踢坏宿舍的门,破坏公共财物,而且还动手打伤了我,这样的恶劣事件,如果学校不予以严肃处理,将來你们怎么去管理学生,你如果不处分这个姓叶的,我就将此事反映到校委会去,请林校长主持公道。”

    肖劲知道严长庚一來党校,就打着原來的组织部长谢宏达的名号,请林校长去星海开发区玩过,估计还送过礼,所以他此刻才如此嚣张地说要将此事捅到校委会去。

    一想到严长庚这种龌蹉的念头,肖劲就觉得一阵恶心,忽然冷冷地看了看一直站在严长庚旁边的那个女孩子,板着脸问道:“这位女士,你是谁,在哪里上班,现在不是会客时间,你怎么待在这宿舍里。”【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秒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