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八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身体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八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身体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两个人走出电视台大院后,叶鸣用眼睛瞟了四周一眼,果然看到有三四个不三不四的年轻人在大院门口逛荡,看到瞿玉出來,他们几个人的目光立即齐刷刷地投向了这边。/../

    但是,这些人并沒有向叶鸣和瞿玉靠拢,也沒有什么准备动手绑架瞿玉的迹象,因此,叶鸣猜测:这些人都是严长庚安排过來监视瞿玉的,目的是想搞清楚瞿玉究竟是跟谁來往密切……

    叶鸣的猜测一点都沒错:严长庚在瞿玉向他正式提出分手后,他沒有去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想当然地认为:瞿玉绝对是找到了比他职位高、或者是比他年轻英俊的男人,所以才如此绝情地要与他分手。

    为此,他对自己幻想中的那个夺走了他心爱的女人的“第三者”恨得牙根痒痒,而且,他估计:那个男人,很可能就是章英芝或者是叶鸣中的一个,如果真的是叶鸣的话,那可就是新仇添上旧恨,到时候,就要跟他新帐老账一起算……

    在猜测到严长庚的这个心态后,叶鸣决定将计就计,给他來一个火上浇油:自己干脆就做出一幅要追求瞿玉的样子,这几天多來找瞿玉几次,一方面做做瞿玉的思想工作,卸掉她的思想包袱,想办法说服她与严长庚彻底决裂,并勇敢地站出來揭发他的贪污受贿、违纪违法行为。

    另一方面,叶鸣也想让严长庚安排來监视瞿玉的那些人产生错觉,以为自己就是瞿玉新交的那个“男朋友”,然后让他们去向严长庚汇报,他相信:严长庚只要确信自己就是瞿玉的“新欢”,那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也绝对会失去理智,并且会很快对自己和瞿玉采取疯狂的报复行动,而只要他这样做,不管后果如何,瞿玉绝对会卸掉思想包袱,将他的丑事恶事一桩桩揭露出來,到那时,就是严长庚的末日……

    这样算计好之后,叶鸣便故意将身子靠近瞿玉一点,同时假装沒有看见那些监视他们两个人的小混混,与瞿玉有说有笑地往电视台附近一个很有情调的西餐厅走去。

    在他们走进西餐厅之后,叶鸣稍稍转头,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后面那些跟踪他的人一眼,只见其中一个小混混拿出了一个苹果手机,正在遮遮掩掩地给自己和瞿玉拍照,心里冷笑一声,便与瞿玉施施然走进西餐厅里面。

    那几个监视的人不敢跟进西餐厅,只好冒着夏日黄昏三十几度的余热,站在西餐厅外面的公路边,汗流浃背地等着叶鸣与瞿玉出來……

    瞿玉这几年跟着严长庚,吃遍了省城的山珍海味,对西餐情有独钟。

    因此,她跟叶鸣进去坐定后,便熟门熟路地点了一个“法式蜗牛”、一个“石锅牡蛎鱿鱼豆腐汤”、一份“法式黑椒牛排”、两份“培根什蔬蛋炒饭”,又叫了一瓶红酒,便挥挥手令侍者快点招呼厨房上菜。

    叶鸣笑了笑说:‘瞿小姐,你点这么多菜,太浪费了吧,又是蜗牛又是牡蛎的,对我來说,可是

    开洋荤啊。”

    瞿玉嫣然一笑,说:“叶先生,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怎么请你都不为过,而且,我知道有武功在身的人,都是大肚汉,这西餐每份数量又少,到时候只怕还不够你吃呢。”

    叶鸣点点头,承认说:“那倒是的,我一顿饭可以吃四大海碗,即使喝了酒,也必须吃两大碗饭才能填饱肚子,否则的话就会饿得慌。”

    “对啊,我听人说:男人只有吃得才能干得,那些每顿饭只吃一小碗的男人,大都是一些身体瘦弱、体力不支的男人,我还听说,。”

    她刚说到这里,只见对面的叶鸣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古古怪怪的笑容,便赶紧停住了话头,奇怪地问道:“叶先生,你笑什么,是不是我刚刚说错什么了。”

    叶鸣忙笑着说:“沒有,你沒有说错什么,我在仔细听你的高论呢。”

    瞿玉不相信他的话,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才猛然察觉:自己刚刚说了一句“男人只有吃得才能干得”的话,叶鸣肯定是将这句话想歪了,脸一下子红了,含嗔带笑地瞟了叶鸣一眼,低声说:“叶先生,你看上去正正经经的,原來也经常往歪处想啊,我刚刚那是说的实话,一个男子汉,看他身体健不健壮、体力好不好,确实可以通过他每顿饭的饭量來衡量啊。”

    叶鸣刚刚心里确实是想歪了:因为他有一次和几个哥们在一起吃饭,其中一个三十來岁的人就说过这样一个观点:一个男人床上功夫好不好、能不能满足女人,往往从他的饭量就可以看得出來,饭量大的,体力也足,耐力也好,在床上不仅生龙活虎,而且可以持续很长时间,相反,那些一顿饭只吃一小碗的男人,在床上绝对是一个怂货,要不就萎而不举,要不就是“分钟哥”……

    刚刚叶鸣之所以在听到瞿玉那句“男子汉只有吃得才能干得”的话时,忽然忍俊不禁,就是因为联想到了他朋友原來说过的这一段“吃饭与床事”的理论……

    现在,当他发觉瞿玉猜到了自己的念头时,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起來,忙接过她的话头说:“瞿小姐,你说得沒错,一个男人的身体强不强壮,确实可以通过观察他的饭量來做出基本的判断,辛弃疾那句有名的‘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词句,其实就是对你这个观点的最佳注脚,呵呵呵。”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开了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后,叶鸣决定言归正传。

    于是,叶鸣在敬了瞿玉一杯红酒后,忽然正色问道:“瞿玉小姐,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瞿玉一听他这郑重其事的语气,便知道他接下來会说什么,脸一下子又红了,忸怩了片刻后,这才低声说:“叶先生,我知道你想讲什么,你尽管说吧,我不会有什么想法的,反正,我和姓严的这点子破事,现在也基本上成为了公开的秘密,我知道你现在是想为我好,所以,你只管直说就是,我不会介意的。”

    〖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