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九百六十一章 祭祀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九百六十一章 祭祀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鹿家庄是一个非常古朴、保留了很多古老庄院的典型的西北院落,聚居着几百户鹿姓族人,沒有一户外來户和杂姓。tsxs

    鹿念紫在车上就跟叶鸣介绍过:鹿家庄这一族人的始祖,是明朝洪武年间从外地迁到这里來的,通过几百年的繁衍,很多鹿姓子弟又跑湖广、下四川、走西口,迁走了很多支脉,只有鹿书记的太祖那一支宗脉,一直在鹿家庄繁衍生息,沒有迁离,并发展成现在这个拥有几千人口、几百户人家的鹿姓大庄院。

    而鹿书记家的这一支宗脉,其高祖崇源公曾经是清咸丰朝的翰林,后來官至礼部右侍郎,到鹿书记父亲这一辈,他们这一支宗脉一直是耕读传家,也是鹿家庄唯一的书香世家。

    只是,从鹿书记的爷爷开始,他们这一支宗脉便人丁不旺,到鹿书记时,已经是两代单传了。

    只不过,因为鹿书记他们祖祖辈辈都与人为善,经常接济穷困的族人,与族人关系调处得非常好,也得到族人们的一致拥戴和敬仰,所以,鹿书记的高祖、曾祖、祖父、父亲,全部都是鹿家庄鹿姓族人推举的族长,本來,鹿家庄的人也要推举鹿书记做族长的,但因为他一直在京城做官,很少有机会回家乡,所以才选出了另外一个与鹿书记这一支宗脉血缘最近的一个老人担任了族长。

    由于鹿书记是鹿家庄几百年來所出的最大的官,甚至比他的高祖、礼部右侍郎崇源公的官还要大,因此,鹿家庄的人都以他为荣,对于这一次鹿书记父亲的八十冥寿,族里的人非常重视,早早地就做好了祭祀和上坟的准备。

    因此,当叶鸣他们走到鹿家庄的村口时,村里的民乐队早已迎候在那里,在叶鸣他们踏进鹿家庄的一霎那,顿时鼓乐齐鸣、鞭炮震耳,村里的干部和族里的长者都迎接出來,与李书记、叶鸣等人打躬作揖,按照传统的习俗将他们迎进了庄里。

    鹿书记家里的老宅子,还是他爷爷兴建的,是一栋青砖灰瓦白墙的四合院,古色古香,典雅大气,四合院的大门口蹲着一对威武的青石狮子,高悬在大门正中的一块黑漆匾额上,刻着三个鎏金大字:“荣怡堂”,匾额下有一副对联:“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横批是四个大字:“修善修德”。

    走进四合院后,里面就是一个小花园,有一条石子甬道通到后面的堂屋,这个堂屋,现在实际上已经是鹿书记他们这一支派的祠堂,门口也有一副对联:“不忘孝友为家政,还冀诗书著祖鞭。”横批是“慎终追远”。

    鹿念紫告诉叶鸣:这些对联,全部是爷爷題写的,中心意思就是一个:希望自己的儿孙以诗书传世,不要堕入俗途,不要忘记耕读传家的根本。

    叶鸣在进入这栋古老的四合院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老觉得自己仿佛曾经來过这个地方一样,老觉得这院子里的东西自己非常眼熟,就好比一个阔别家乡多年,又回來参拜自己的祖宗祠堂的游子的感觉一样,,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令他讶异万分,却又不明所以。

    于是,他偷偷对鹿念紫说:“姐,我怎么感觉到我好像來过这所大宅院似的,这里面的很多东西,我看着好像都很眼熟,就好像曾经在梦里见到过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鹿念紫听他这样忽然冒出这样几句石破天惊的话语,心里一惊,心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灵感应。

    于是,她赶紧掩饰性地笑了笑,说:“小叶子,我们家这个大宅院,在很多电影电视里面都能看到类似的房屋,所以,我估计你是想起了电影电视里的场景,便觉得你好像曾经來过这里一样,你就别想东想西了,赶快进堂屋里面去吧。”

    说着,就拉着他的手來到堂屋里,指着堂屋正前方神龛上面她爷爷的遗照说:“你看,那就是爷爷,你先去跪拜他老人家,给他叩几个头,让他先认认你这个孙子吧。”

    叶鸣看到堂屋中央已经摆好了一张大供桌,上面满满当当地摆着各类祭品:一整头猪、一整头羊、一只鸡、一升米、一碟糍粑、三碟果品。

    几个老者满脸肃穆地站在桌子两旁,双手下垂,目光紧紧地盯着叶鸣,堂屋两边还有一套乐器,有锣鼓、有唢呐、有笛子、有铙钹,几个乐手坐在两边的凳上,随时准备奏乐助哀。

    叶鸣先走到神龛前面,在一个垫子上跪下來,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然后,鹿念紫和张霖江也过去叩了头,接下來,陈梦琪、李武安等人都去鹿老爷子的遗像前面跪拜。

    叶鸣退回到堂屋门口后,仔细看了一下供桌上的祭品,猜到今天自己要举行的,是一场最隆重的“猪羊祭”,也就是说,祭品中会有整头猪、整头羊,这是古时候祭奠先祖最隆重的仪式。

    在大家都跪拜完后,一个主祭的族老走过來,对叶鸣做了一个揖,用浓重的乡音吆喝道:“请主祭宾入位,奏乐。”

    随着这一声吆喝,堂屋里顿时钟鸣鼓响、乐声悠扬,那个主祭的族老引导叶鸣在供桌前面的一个垫子边上站好,然后再次吆喝一声:“乐止,请主祭宾跪下。”

    叶鸣赶紧跪到垫子上,将头垂下,听主祭的族老用悠长的腔调,朗读一篇鹿书记专门为自己的父亲撰写的八十冥寿祭文。

    在祭文读完后,主祭者便再次吆喝:“拜,。”

    叶鸣赶紧弯腰拜下去,听到主祭者吆喝“兴,。”便把腰直起來,然后又是“拜,,兴,。”一直拜兴三次,主祭者这才喊道:“平身,主祭宾由西阶进到神龛,跪,。”

    叶鸣赶紧站起來,从西边來到神龛边,再次跪下去,又是三拜三兴,然后由东边退回。

    就这样连续拜了三次,祭祀才宣告结束。

    鹿念紫早就给他准备了两千元现金,在他完成祭祀仪式后,将钱塞到他手里,示意他放到供桌上面那个装米的红漆木盘里,,这个就是给主祭的人以及乐队的“祭祀费”。

    在祭祀仪式结束后,族老们又带着叶鸣來到鹿家庄外面的祖坟,指挥他按礼仪给鹿老爷子上了坟,整个祭祀仪式便宣告结束。【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