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怜悯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怜悯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知道周美瑜说要去洗澡的含义,嘴角边撇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摆摆手,用揶揄的语气说:“周小姐,不要这么急,我们先慢慢地闲聊几句,等我们聊出感情、聊出激情來了,你再去洗澡,我们再借着进行下一步,好不好。//”

    这番话里面调侃的意思太浓厚了,周美瑜虽然也喝了酒,但还是听出了叶鸣话里的调戏的意味,脸更加红了,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了。

    叶鸣无意中将目光转向对面的那张放电视和电脑的桌子,看到了周美瑜摆放在桌子角落的那个粉红色的手提包,脑海里忽然一激灵:他清楚地记得:中午周美瑜來自己房间时,所提的那个手提包是奶白色的,与她白嫩的肌肤非常协调,但是,周美瑜中午和下午一直沒有回家,怎么现在一下子又换了一个手提包,虽然女孩子一般都会有几个备用的包,但很少有一天之内会换两个不同的包的,除非是那些想要炫耀自己富有的浅薄女子,但周美瑜显然不属于那种类型的女子,更何况,她的这两个包都是很普通的那种女士提包,根本就沒有值得炫耀的地方。

    那么,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因为某种目的,周美瑜临时换了包,现在摆在桌子上的这个包,是别有用途的。

    于是,叶鸣便利用自己超强的目力,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粉红色的提包,终于发现了一点端倪:在这个包的中部,有一个钮扣一样的玻璃小孔,像一只幽幽的眼珠子,正在盯着自己这边看。

    当看到包上的这个很像是装饰品的小孔之后,叶鸣心里立即便了然了。

    于是,他忽然用手指了指那个粉红色的提包,笑着对周美瑜说:“周小姐,你现在这个粉红色的提包,很精致、很漂亮啊,我记得中午你來我房间的时候,提的是一个奶白色的手提包,怎么现在一下子又变成了这样一个粉红色的。”

    周美瑜和郑晓亮都沒有去想这个问題,也根本沒料到叶鸣会如此细心、如此注意小节,因此,在听到叶鸣这番话后,周美瑜脸上一下子露出了慌乱的神色,愣了许久才结结巴巴地解释说:“叶科长,你可能不了解我们女孩子的习惯,我们与你们男人相比,就是衣服多、提包多,这提包就像我们的口袋,我们出门时,什么东西都只能放在这里面,所以,我办公室平时都是准备了两三个包的,经常换着提出去,这沒什么奇怪的。”

    叶鸣点点头,说:“那倒也是,女孩子出门不提包,确实不方便,不过,我觉得你这个粉红色的包很漂亮,我能不能拿过來欣赏一下。”

    周美瑜心里一沉,隐隐感到叶鸣可能是察觉了自己的企图,但是,她又不敢拒绝叶鸣,只好将那个包拿起來,心怀鬼胎地递到叶鸣手里,勉强笑了笑,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叶科长,你要看包可以,但要有点风度啊,女人的包包,是不能随便翻看的,所以,你最好不要去翻看里面的东西,那是不礼貌的行为,呵呵。”

    此时,她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希望叶鸣只是真的觉得自己这个包好看,只要他不去拉开拉链看里面,应该就不会知道这包里面的秘密。

    叶鸣接过那个包,继续调侃说:“这个当然,女士的手提包里,有很多男人看不得的东西,这个我还是清楚的,你放心,我就看看包的外观,不会打开包看的。”

    说着,他忽然将提包提起來,仔细地盯着提包中部的那个玻璃小孔,像在研究什么稀罕物事一样,左看右看,有时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将眼睛凑近那个玻璃小孔,好像在看万花筒一样。

    当叶鸣在反复研究那个小孔时,周美瑜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开始“砰砰砰”地跳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叶鸣,细密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慢慢地渗了出來……

    虽然,她知道叶鸣不可能从这个小孔外面看出什么,但是,叶鸣现在那种认真和专注的神态,还是令她感到非常惶恐、非常吃惊:这个叶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独独对这个摄像孔这么感兴趣,难道,他早就猜出了自己这个包里的秘密,现在只不过是在演戏给自己看。

    就在这时,好像是要回答她的最后那个疑问似的,叶鸣忽然将那个粉红色的包往床铺上一放,转头注目凝视着周美瑜,一改刚刚那种嬉皮笑脸的神态,换上了一种凛然的、严肃的表情,板着脸问道:“周小姐,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題,希望你如实回答我:你这个包里面,是不是暗藏了摄像设备,我刚刚观察的这个小小的玻璃圆孔,是不是一个摄像探头。”

    叶鸣采取的是一种突然袭击的方式,目的就是要一下子击垮周美瑜的心理防线,让她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表露出她真实的反应。

    果然,当听到叶鸣的这几句非常严肃的问话后,周美瑜感觉到好像是一个晴天霹雳在自己的头顶炸响,惊得浑身一抖,脸色也一下子变得惨白惨白。

    良久,她才从震惊和恐惧的状态中清醒过來,本能地想要否认,可是一看到叶鸣那凌厉的目光,一下子就失去了抵赖的勇气,忽然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害怕而又羞愧地“唔唔”哭了起來。

    叶鸣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见她双肩耸动、梨花带雨,哭得异常伤心、异常委屈,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怜悯的情绪:这个女孩子,可能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坏,也许,她现在这样做,是受了陈建立等人的胁迫,或者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要不然的话,她现在不可能哭得这样委屈、这样愧悔交加。

    于是,他便将板着的脸松弛下來,放缓了语气,温言道:“周小姐,你先别哭,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題:今天我在喝酒时,郑晓亮是不是在我的酒里下了药。”【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