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邱望西的联想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邱望西的联想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胡海瑶在交代完与胡德清之间的问題后,又向办案人员交出了她拍摄的一些不雅视频,然后哭着请求办案人员为她保密,不要将这些视频泄露出去,还说这是陈建立、郑晓亮逼迫她拍的,并不是她的本意,她也从來沒有用这些视频去胁迫过胡德清,现在自己主动将这些视频交出來,只是想证明自己与胡德清确实有暧昧关系,并不是在冤枉他、诬告他。

    周美瑜也向陈桂天请求,请他向纪委有关领导打个招呼,千万不要泄露胡海瑶提供的那些视频,并且不要处理胡海瑶,因为她也算是一个受害者,而且她性格很懦弱,很值得同情。

    陈桂天便把这个情况向李书记作了汇报,李书记听说胡海瑶主动交代了与胡德清的问題,并揭发了陈建立等人的一些恶行,还主动交出了她与胡德清的不雅视频,便对陈桂天说:“你等下可以告诉胡海瑶:我们可以算她坦白自首,并可以算她有立功表现,不会追究她的政纪和法律责任,你让她安心就是,还有,我们纪委办案,本來就有保密规定,不会轻易泄露涉案人员尤其是证人的个人**,她的那些视频材料,我们只会在内部作为证据使用,绝不会外泄,这一点请她放心。”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两点,叶鸣的手术还在紧张地进行,鹿书记输完第一次血后,正在特护病房输葡萄糖营养液,并吃了几个医院方面为他准备的苹果。

    省委办代理秘书长邱望西,也在这时候,风尘仆仆地从省城赶了过來,在医院门口,正好碰到正在附近检查岗哨情况、以确保医院安全无虞的天西市委书记龚新秋。

    龚新秋看到邱望西的车子开到医院门口,赶紧迎上去,给邱望西拉开车门,压低声音惊讶地问:“邱秘书长,您怎么也赶到这边來了,怎么不先打个电话给我。”

    邱望西摆摆手,也低声说:“两位大老板过來了,我这个大管家不过來,你说行吗,新秋,我问你:鹿书记、李书记到底是过來干什么的,是來指挥案件侦破、围捕罪犯的,还是单纯來看望我们督查室那位负伤的干部的。”

    龚新秋见邱望西这么问,左瞧瞧右看看,这才将他拉到一边,以十分困惑的语气说:“邱秘书长,我还正想向您求教解惑呢,我说出來您可能不会相信:鹿书记这次赶到天西來,目的好像就只有一个:给你们督查室那位负伤的干部输血,千方百计抢救他的生命,而且,我听中心医院的主治医生告诉我:鹿书记为了让这位干部能够顺利抢救、顺利手术,不顾自己年近花甲,坚持要按极限量给他输血,还说只要他不会昏迷、不会死亡,就按最大限量抽他的血,用于抢救那位干部,主治医生生怕他输血过多,对他的身体健康造成损害,自己担责不起,所以反复劝说他,但是,鹿书记坚持要输1200毫升血出來,后來为此还差点发火了。

    “更令人疑惑的是:鹿书记与李书记进到抢救室,察看了一下叶鸣的伤情后,我在旁边注意到:鹿书记的神情悲痛无比,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滚,但是鹿书记强行克制着,沒让眼泪流出來,但是,他那种悲痛的表情,在我看來,就好像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出于垂危状态时的情形一样,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年轻人,好像就是鹿书记的亲生儿子,我知道这种感觉比较奇怪,也比较荒唐,但在当时,我确实就是这么觉得的。”

    邱望西越听越吃惊,越听眼珠子瞪得越大:这是怎么回事,鹿书记这么心急火燎地赶到天西市來,居然是來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科长输血抢救他的,虽然叶鸣是李书记的干儿子,但是,即使就是李书记的亲儿子,作为一个省委书记,他也不可能会连夜赶到天西市來给他献血,,因为这明显与鹿书记的身份不符。

    而且,刚刚听龚新秋说:鹿书记在献血时,不顾自己的身体健康,坚持要按照最高献血量给叶鸣献血,这得是一种什么样的亲密关系,才会令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这样做。

    想至此,他也用一种迷惑不解的语气问:“新秋,你告诉我:叶鸣为什么一定得鹿书记过來献血,难道你们的血站就沒有储备血液了吗,再说了,献血的人这么多,为什么非得让一个省委书记专程从省城赶过來献血,这不是太荒唐了吗。”

    龚新秋忙说:“邱秘书长,您可能有所不知:叶鸣的血型比较奇怪,听说是一种叫做Rh阴性AB型的罕见血型,每一万个汉人里面才有不到两人有这样的血液,所以,我们天西市血站和省血库,这种血型的储备血,加起來都不够叶鸣做手术用,而且,这种血型献血的人特别少,在晚上更加不可能去临时找到这么一个献血的人,而鹿书记,却恰好是这种血型,他可能是在省委听到了此事,于是便与李书记星夜赶过來了。”

    邱望西听到这里,心里猛地一跳,忽然想起了前两年听到过的一些传闻:据一些打探过鹿书记过去经历的人传言,鹿书记在读大学时,曾经与一个老家是天江省的女孩子发生过婚外情,所以,他此次要求來天江任职,很可能是旧情难忘,是过來找老情人的。

    同时,他也听前年跟随鹿书记去k市调研考察的省委办人员悄悄说起过:鹿书记在k市新冷县,曾经单独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悼念过一位英年早逝的女教师,而且,他还在那位女教师的儿子的家里住宿了一个晚上,并与那位教师的儿子结下了很深厚的感情。

    而叶鸣,正是从k市新冷县地税局考到省委办來的,难道,这个叶鸣就是那位女教师的儿子,那么,鹿书记与那位女教师又是什么关系。

    邱望西之所以会突然生出这些联想,是因为他知道:一般情况下,一些罕见的、稀有的血型,往往只有直系的血亲,比如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才能够匹配,鹿书记与叶鸣的那种罕见血型匹配,这说明什么。【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