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察言观色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察言观色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当邱望西联想到鹿书记与叶鸣是不是有什么血缘关系的时候,心里不由大吃一惊,也觉得自己的这个念头比较荒诞,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尽管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个他认为荒诞不经的念头,却开始在他的心目中生根发芽,再也无法消除了……

    在又和龚新秋聊了几句后,邱望西便问:“鹿书记现在在哪里,他献完血了吗。tsxs”

    “还沒有,他是分两次献血的,每一次600毫升,现在他输完了第一次,正在一间特护病房打葡萄糖营养液,准备在一个小时后,再现600毫升血。”

    邱望西点点头,说:“鹿书记一次献这么多血,对他身体健康很不利,你现在快点去医院找找院领导,要求他们提供最上等的红枣和枸杞子,我亲自來给鹿书记泡一杯红枣枸杞茶,红枣和红糖是最补血的,而且鹿书记爱喝红枣枸杞茶,你快去准备,我在这里等你。”

    十几分钟后,医院领导便匆匆忙忙地从中药房给邱望西拿來了最好的红枣和枸杞子,邱望西找來一只大瓷杯,用红糖、红枣和枸杞子给鹿书记泡了满满一杯茶,捧着茶走进鹿书记休息的特护病房。

    鹿书记看到他进來,又看了一眼他手里那杯热气腾腾的红枣枸杞茶,脸上露出一丝疲惫的笑容,对他点点头说:“望西同志,辛苦你了,你赶车过來,一路风尘,先休息一下吧。”

    鹿书记此时完全是一个慈父的心态,对于前來看望他儿子的人,心里都很感激,所以完全沒有了省委书记的威严,说出的话便非常温暖、非常慈和。

    在邱望西的印象中,鹿书记好像是第一次如此亲切、如此慈和地给自己道辛苦,不免受宠若惊,赶紧小心翼翼地将那杯红枣枸杞茶端到鹿书记床边的小柜子上,说:“鹿书记,我不辛苦,倒是您,赶了这么远的路程,一來这里就给叶鸣同志献血,我现在很为您的身体健康担忧啊。”

    鹿书记摇摇头说:“沒关系,我多年來一直坚持锻炼,体质还算过得硬,原來我也献过几次血,觉得对身体并无大碍,所以,这次给叶鸣同志献血,应该是沒有问題的。”

    邱望西知道鹿书记肯定忌讳自己怀疑他与叶鸣的关系,于是便故意说:“鹿书记,叶鸣同志这次虽然遭了大难,但是,他也是非常幸福的:他负伤后,您和李书记都专程來探望他,您还亲自给他献血,这种荣幸,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我希望叶鸣同志能够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好好地挺过这一关,不要辜负了您和李书记对他的关爱。”

    鹿书记知道自己这一次來救叶鸣,很难消除别人心目中的疑惑,于是便直截了当地说:“望西同志,有些事我也沒必要瞒着你:叶鸣这个孩子,非常阳光、非常热情开朗,也很有正义感,以我的眼光來看,是一块可造之材,你也知道:我只有一个女儿,而且女儿也不在身边,所以,我承认我对叶鸣有点宠爱,也一直是将他当做我的亲人和后辈看待的,对他也比较关注、比较在意。

    “最主要的是:当我听润基同志说,叶鸣的血型也是Rh阴性AB型血液时,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缘分,而且,你也应该听说过:叶鸣曾经救过润基同志的命,在润基同志心里,也是将叶鸣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的,所以,当我听说抢救叶鸣的储备血不足时,我便与润基同志一起赶过來了,我知道,你们对我的这一做法,肯定会感到不可思议,也会有很多疑问,其实,这就是一个花甲老人对一个自己喜欢的孩子的一种关怀,也是出于一种抢救一条生命的人道主义精神,所以,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对不对。”

    鹿书记之所以要这么费尽心思地向邱望西解释一番,其实就是要堵住他们的嘴,让他们不要再去扩散、传播这件事,所以,他明知道此事自己越解释,别人会越疑惑,但是,只要自己说了这番话,邱望西等人就知道自己比较忌讳这个事情,即使他们心里再有天大的疑问,再怎么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可理解、不可思议,他们也不敢轻易将此事泄露出去了。

    邱望西也是一个在官场浸淫了多年的人,当然明白鹿书记这么讲的用意,赶紧点头说:“对,对,我非常理解鹿书记的心情,也非常佩服您这种关爱后辈、救死扶伤的高尚情怀。”

    这时候,李润基走了进來,看到邱望西也在这里,便沉着脸对他点点头,忽然问:“望西同志,你们省委办的副主任胡德清,你对他了解多少,你和他交往深不深。”

    邱望西听李润基忽然问起这个问題,不由愣了一下,一时有点懵懂,搞不清李书记忽然问这话的用意。

    但是,他也算是洞庭湖里的老麻雀,见李书记脸色阴沉,神色不善,而且联想到叶鸣正是胡德清的部下,此次叶鸣出事,不管与胡德清有沒有关联,但他的领导责任是肯定逃不脱的。

    于是,他立即反应过來,假装沉思了一下,这才抬起头说:“李书记,我跟胡德清虽然是多年的老同事,职务也相当,但是,我感觉这个人平时有点油滑,做事情花架子多,生活上也有点不大检点,所以,我与他除了工作上必要的交往之外,并沒有什么深交,对他的了解,也不是很多。”

    其实,邱望西私下里与胡德清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但是现在邱望西察言观色,感觉到胡德清可能出大事了,所以,他便赶紧撇清了与胡德清的私交关系。

    李润基看了他几眼,目光里忽然迸出一股凌厉的寒光,咬着牙齿恨恨地说:“胡德清这个败类,叶鸣这次被追杀,他负有70%以上的责任,他为了一己之私,为了贪图钱财和女色,不惜出卖原则和立场,不惜打压同事和下属,最后将叶鸣逼上了现在这样的险境,如果他现在在我面前,我会一脚踢死他。”【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