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二章 樟木箱子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二章 樟木箱子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当看到鹿书记百度百科的第一句话时,叶鸣心里陡然一惊,差点儿失声叫了起來:“鹿知遥,又名鹿远,男,1953年6月21曰出生……”

    当看到“鹿远”两个字时,叶鸣只觉得心脏猛然一跳,脑海里忽然冒出了母亲留给自己的那块玉坠,在那块玉坠上,刻着两个字,一个是“涵”字,另有一个是“远”字,而母亲曾经告诉自己:这个“远”字,就是自己父亲的名字。

    与此同时,母亲墓碑上的那一首绝命诗也蓦然回响在他的耳朵边:“三高路远,思念绵长;此身殁后,葬余东岗;鹿鸣呦呦,勿悲勿伤;魂其有知,永系北方。”

    母亲的这首绝命诗,叶鸣是记得刻骨铭心的,只是,他自己原來从來沒有去琢磨过这首诗里面的真正含义,只知道这是母亲临死时怀念父亲而写的,也是她临终时对父亲表达的最深切地思念。

    现在,当叶鸣反复咀嚼这首诗的时候,尤其是当他反复念叨“山高路远”以及“呦呦鹿鸣”这两句话时,脑海里忽然生出了一个令他自己都感到难以置信的念头:如果自己这几天來的感觉是真的,鹿书记真的与自己有某种神秘的亲近关系,那么,母亲的这首诗,就可以看做是一首暗藏有父亲名字和自己的名字的提示诗:第一句话里面的“路远”两个字,正好是“鹿远”的谐音词;而“呦呦鹿鸣”这句诗,则直接就提示了自己的名字:因为如果鹿书记是自己的父亲,那么,自己本來就应该叫“鹿鸣” ……

    当脑海里冒出鹿书记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个念头后,叶鸣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脑海里却翻江倒海,陷入到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惊恐和不相信的情绪之中。

    但是,尽管这件事好像有点不可思议,但是,过去自己与鹿书记交往的经历,却让他感到越來越疑惑,也越來越相信了自己的这种感觉。

    首先,那一次鹿书记在新冷调查时,忽然对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金玉满堂”的玉坠感兴趣,而且,在看过玉坠上雕刻的那两个字之后,鹿书记当时神色大变,这一点叶鸣是印象非常深刻的,也就是在看过那块玉坠之后,鹿书记忽然提出要单独与自己在新冷宾馆他住的客房谈话,在谈话期间,当听到自己说母亲已经去世之后,鹿书记再一次举止异常,脸上露出了痛苦和悲伤的表情,而且后來还去卫生间呆了很久,从卫生间出來后,他的脸色很苍白,眼睛通红,好像刚哭过一样,,当时,叶鸣以为他是患了病,但现在想來,也许鹿书记当时是悲伤过度。

    其次,也是那次在新冷,鹿书记瞒过了所有的陪同人员,只带着徐立忠一个人,到湾头镇东岗村的那座小松岗上,给自己的母亲上坟,并且在坟头还摆了很多祭品,鹿书记一个省委书记,他为什么要去给一个普通的农村教师上坟,如果他是作秀的话,是为了想宣扬母亲的无私奉献精神的话,他就不应该那么低调、那么隐秘,而应该带上记者和地方领导,大张旗鼓地上山给母亲上坟,同时也不应该拜访祭品,更何况,他给母亲上坟的曰子,正好是母亲的生曰,难道这仅仅是巧合。

    第三,鹿书记在湾头镇调查,不住镇政斧招待所,不住其他的村民家里,偏偏要住到自己和母亲原來生活过的那栋破烂的红砖房里去,而且,他还一定要住在母亲原來的卧室里,也不忌讳那是一个去世的人的房间,这又说明什么。

    而最为可疑的是:自己在天西市负伤后,鹿书记竟然不顾自己年过花甲,也不顾自己省委书记的身份,连夜驱车赶到天西市去给自己献血,而且,他的血型,居然也是自己身上这种非常罕见的“熊猫血”,这又说明了什么。

    当这种种可疑的念头在脑海里、浮现之后,叶鸣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砰砰砰地狂跳起來,母亲曾经告诉过自己:自己的父亲在北方,而鹿书记正是北方人,也一直在京城工作;母亲曾经说:你千万不要怪罪你的父亲,因为现在的生活,是我自己选择的,与你的父亲无关,你也不要可以去寻找你的父亲,如果有缘,你们自然会见到;如果无缘,那就不要去强求。

    现在想來,如果鹿书记真的是自己父亲的话,那么,自己就是一个私生子,而鹿书记当时正在仕途上搏杀,自己如果去寻找他,肯定会对他的仕途产生影响,母亲为了不影响到他的前途,所以便反复叮嘱自己不要去寻找父亲……

    叶鸣一直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只是,过去他从來沒去想过自己会与鹿书记有什么血缘关系,也不敢相信这个位高权重的省委书记,会是自己从未谋面的父亲,因此,尽管他聪明绝顶,而且对鹿书记的那种对自己的特别的关怀和喜爱大惑不解,但是,他始终沒有去联想到他与自己的父亲有什么关系,并且在脑海里自动屏蔽了这种关联姓。

    但现在,当他产生了这种怀疑的时候,自己过去的种种困惑,好像都在这一瞬间有了答案,而且,如果自己的父亲就是鹿书记,那么,他上次安排自己去西京代替他给他父亲上坟扫墓,就很好理解了:自己本來就是鹿家的子孙,本來就该去给爷爷上坟,记得当时自己在上坟时,按照鹿念紫姐姐的要求,是以“鹿鸣”的名字念祭文的,如果自己猜测沒错,这是鹿书记蓄意这样安排的,目的就是想要自己认祖归宗,正式成为鹿家的子孙……

    当然,这些都只是自己的猜测,叶鸣还是不敢确定这件事就是真实的,更不敢去直接问鹿书记或者鹿念紫,但是,如果不将这个谜底揭开,自己肯定会寝食难安。

    在苦苦地思索了一阵后,叶鸣忽然想到了一样东西:母亲遗物里面那只自己从來沒有打开过的樟木箱子。【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