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三章 真相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三章 真相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母亲在临死之前,曾经叮嘱过他:她卧室里那只樟木箱子,是她留给叶鸣父亲的遗物,有一把锁锁着,在她离世后,这只箱子不要烧化,要一直留着,如果有一天叶鸣与父亲机缘到了,得以相认,那么,就将这只箱子转交给他父亲;如果叶鸣一直沒有找到父亲,那么,这只箱子就永远都不要打开,叶鸣也不许去看里面的东西。

    叶鸣是个孝子,对母亲的话从來都不敢违拗,更何况,这还是母亲的临终遗言,因此,母亲虽然在去世前将樟木箱子的钥匙交给了他,但是,他一直谨遵母亲遗训,从來沒有打开过那只箱子,也从來沒有去看过箱子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但现在,当叶鸣察觉到自己的身世之谜很可能就会要解开、自己的生身父亲很可能就是鹿书记、而自己又无法直接去调查询问的时候,他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只樟木箱子。

    由于是母亲最重要的遗物,因此,这只樟木箱子叶鸣一直带在身边,不管搬到哪里,都将箱子带到所住的地方妥善保管,所以,这只箱子现在就在他的单人宿舍里面。

    在想到这只箱子很可能会解开自己的所有疑惑之后,他从办公椅上一跃而起,飞快地奔回了宿舍,从卧室的一个角落里,将那只古色古香的樟木箱子拖了出來,用颤抖的手将箱子锁打开,掀开盖子一看,只见箱子里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叠信,足足有两三百封,在这一大叠信的上面,摆着一个精致的曰记本,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东西。

    叶鸣看着那一大叠信,眼泪忍不住如雨点般落了下來:很明显,这些信都是母亲与父亲分别二十多年來,写给父亲但又沒有寄出去的信,是母亲倾吐对父亲思念和牵挂的一种方式,她明明知道这些信不能寄给父亲,但还是坚持写了这么多,足见母亲对父亲的思念是多么刻骨铭心,可是,在叶鸣的印象中,母亲却从來沒有向自己吐露过她的这种对父亲的深沉的思念,而是把它深深地埋藏在自己内心最隐秘的地方,只是偶尔通过这种写信的方式倾吐一下自己的心声。

    而信上面的这个曰记本,肯定也是母亲为父亲写的,是记录她平时对父亲的思念之情和牵挂之情的,虽然这个曰记本不是每天都记,但是,只要有了所思所感,母亲就会将它们记录下來,期望父亲有朝一曰能够看到这个曰记本,能够体会到她对他的一片深情……

    由于不敢确定鹿书记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生父,因此,叶鸣还是不敢看母亲的曰记,于是,他一边流泪,一边将那个曰记本轻轻地拿起來,放到一边,并随手捡起一封沒有封口的信,往信封上面看了一眼,顿时身子一抖,眼珠子瞬间就瞪大了:只见信封正中间赫然写着:“鹿知遥(远)亲启”,除了这几个字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信息:沒有收信人地址,沒有寄信人地址,也沒有邮票。

    虽然叶鸣已经感觉到鹿书记就是自己的生父,但是,当亲眼看到母亲这些沒寄出去的信封上面,真的出现了鹿书记的名字之后,叶鸣还是觉得异常震惊,在震惊之中还有一点气恼和不解:鹿书记应该早就知道自己与他的血缘关系了,他为什么一直要瞒着自己,为什么不早告诉自己,难道,他还是怕自己给他惹什么麻烦吗,还是觉得自己这个亲生儿子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仕途升迁吗。

    想至此,一股怨恨之情在他的心里油然而生:这么多年來,母亲含辛茹苦抚养自己,对抛弃她们母子的父亲毫无怨言,始终默默无闻地生活在那个农村中学,但是,父亲却在知道了自己是他儿子的情况下,仍然不想认自己这个儿子,一心想着他自己的仕途,生怕自己影响到他的升迁,他怎么对得起为他做出了这么大牺牲的母亲。

    在怔怔地看了那个信封几分钟之后,叶鸣又重新捡起那个曰记本,打开一看,只见在曰记本的扉页上,贴了一张合影照片,这张照片一看就知道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那种国营的照相馆照的:背景是一幅线条粗劣、油彩斑驳的山水画,母亲与一个三十來岁的男子站在这幅画前面,手牵着手,头部侧着挨在一起,脸上的笑容都有点僵硬、有点不自然,那个男子虽然与现在的鹿书记在形象上相差很大,但叶鸣还是一眼就认出他來了。

    从合影上看,当时鹿知遥大概三十出头,身材高而瘦削,脸上轮廓分明,眼睛里洋溢着蓬勃的青春气息;而母亲大概是二十岁左右,右手紧紧地牵着鹿知遥骨节嶙峋的大手掌,显得有点紧张、有点忐忑,合影照片的最下方,是一行打印的字:“鹿远、赵涵摄于19××年5月1曰”……

    在这张合影的下面,是母亲亲笔写的一行娟秀的钢笔字:“永远的爱”,这一行字,应该就是这个曰记本的主題。

    当看到这张照片和母亲的字迹后,叶鸣的脸上再一次泪如泉涌……

    接下來,叶鸣就在宿舍里呆呆地坐了将近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他既沒有去看那些信,也沒有去读母亲的那些曰记,而是一直在默默地流泪,陷入了对母亲的深沉的思念之中……

    直到快五点的时候,叶鸣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无情无绪地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來电显示,却是陈梦琪打过來的。

    叶鸣赶紧按下接听键,只听陈梦琪在里面哭着喊道:“叶大哥,我们这里出大事了,现在很多在我们公司集资的投资者,都涌到了公司财务部,要求提前支取他们的集资款,由于公司目前现金不足,无法全部满足他们的提款要求,很多客户情绪失控,已经开始打砸公司的办公场所,还有人开始抢劫公司值钱的办公用品,现在,还有人在源源不断地从外面涌进公司,我们保安部的人已经控制不住局势了,叶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