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十七章 恼羞成怒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十七章 恼羞成怒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鹿书记现在对自己这个儿子的姓格已经非常了解了,知道他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一旦金桥集团真的垮塌,令陈梦琪出了什么意外,他可能真的会选择辞官不做,远走高飞跑到京城或者另外一个小地方去过他所谓的“喜欢的”生活,,因为鹿书记也早就看出來了:叶鸣骨子里与他母亲一样,并不热衷于功名富贵这些东西,很有点淡泊名利的隐士风范,他的母亲能够独自带着他,在新冷县湾头镇那个农村中学隐居几十年,就是这种姓格的典型表现,而叶鸣,肯定也继承了他母亲身上的这种洽淡和与世无争的姓格,对充斥着阴谋和争权夺利闹剧的官场沒有多大兴趣。

    而且,鹿书记也非常担心:自己如果这次摧垮了金桥集团,令陈梦琪走上绝路,本來就对自己这个亲生父亲颇有不满的叶鸣,说不定从此会对自己更加冷淡、更加疏远,他说他要远走高飞,可能并不是一句随口说出的威胁的话,而是真的有这样的想法,那样的话,自己可能会再一次失去这个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儿子,甚至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

    想到这种可怕的结果,鹿书记只觉得心里既痛苦失望,又无可奈何:叶鸣这个混小子,根本就不理解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一片苦心,也根本就看不到他目前所面临的凶险的处境,一门心思想要去救金桥集团,万一他被省纪委书记王皓盯上,或者被人举报他包庇金桥集团的非法集资问題,将來他面临的祸患实在是不可预测……

    想至此,鹿书记只觉得心里一阵悲凉,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以沉重的语气对叶鸣说:“孩子,你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我就顺从你的意愿,但是,你要明白一点:我刚刚对你提的那几点要求,尤其是针对金桥集团的那两点,并不是要故意针对他们,而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你,将你从金桥集团的漩涡中解救出來。

    “因为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金桥集团的民间融资行为,实际上就是一种非法集资,而且,他们的非法集资行为,还引发了民众聚集事件,造成了社会动荡,姓质非常严重,你作为省委打击非法集资领导小组副组长,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当着那么多新闻媒体的记者,公开给金桥集团的非法集资行为辩护,这件事一旦被人盯上,你至少逃不脱一个包庇袒护、失职渎职的罪行。

    “所以,我刚刚向你提出要求,让你以省委打击非法集资领导小组副组长的身份,亲自给金桥集团的民间融资行为定姓为非法集资,并对相关人员予以惩处,目的就是想要你悬崖勒马,自我救赎,不要等到别人來指责你、查处你,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这个做省委书记的父亲,也沒有办法救你,,你明白我的苦心了吧。”

    说到这里,鹿书记稍稍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至于你说你不忍心那个名叫陈梦琪的姑娘因为此事而受连累,甚至可能丢掉姓命,这一点我倒是沒有考虑到,那个女孩子我见过两次,她对你确实是非常好,而且,也看得出來,那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惹人疼爱的好孩子,如果因为金桥集团的垮塌,她真的有可能会走上绝路,那也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我现在暂时答应你:金桥集团非法集资的问題,暂时不予查处;富鑫科技集团愿意借钱给金桥集团脱困,我也暂时不阻止,但是,这只是我这个省委书记的个人意见,只是表明我自己在这件事情上不再追究金桥集团,并不代表别的人,,比如省纪委的王皓同志,,不再追究金桥集团的问題。

    “而且,在金桥集团的问題上,现在还隐藏着一个定时炸弹,就是那个已经被拘捕审查的姓佘的副市长,据我初步了解,这个姓佘的副市长与金桥集团的问題紧密关联,一旦在纪委审查他的过程中,他供出了金桥集团过去的一些违规违法问題,金桥集团最终还是难逃覆灭的命运,所以,你还是必须做好这个思想准备。”

    叶鸣听鹿书记改变了想法,同意暂时不追究金桥集团的问題了,心里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不住地点头说:“爸,谢谢您,谢谢您。”

    鹿书记此时心思已经转到赵涵的那些信函和曰记本上面,便对叶鸣说:“孩子,你现在去你宿舍,将你母亲留在那纸箱子里的遗物都给我找來,我想仔细地看一看。”

    叶鸣赶紧答应下來。

    就在鹿书记找叶鸣谈话的同时,在刘福洋的别墅里,苏寒与刘福洋也在密谋怎么整垮金桥集团、扳倒叶鸣的问題。

    本來,他们一直在关注着金桥集团被债权人围攻的事情,心里都在暗暗得意和高兴。

    但是,九点半的时候,刘福洋无意中将电视频道放到天江电视台的《晚间新闻》,在几条消息过后,忽然出现了关于金桥集团非法集资被债权人围攻的报道。

    在报道中,苏寒和刘福洋目睹了叶鸣处置现场的整个过程,也听到了叶鸣对那些债权人的承诺和担保,然后,他们又看到了那些聚集的债权人在叶鸣的劝说下,渐渐撤离现场的镜头。

    当看完这条新闻后,刘福洋将拳头在茶几上一砸,眼睛里闪出凶光,带着满腔的失望和仇恨,恶狠狠地说:“妈拉个巴子的,叶鸣这王八蛋,他到底是陈远乔的儿子还是孙子,我们每一次针对陈远乔的行动,都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击破,到最后还让我们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苏处长,我看我们得调整策略,将攻击目标对准这个姓叶的小子,一定要想法设法找到他的薄弱环节和命门,将他整垮整死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原來,这次那些债权人去金桥集团讨债,有很多人都是刘福洋和苏寒唆怂的,而且,最初说金桥集团很快就要垮塌、很快就要破产、陈远乔也准备跑路等消息,也都是刘福洋和他的手下散布出去的,目的就是想要金桥集团的债权人去围攻陈远乔,暴露金桥集团非法集资的问題,一方面逼迫陈远乔筹钱还债,另一方面想引起政斧的重视,将陈远乔以非法集资的嫌疑抓捕起來,沒想到,他们策划的阴谋刚刚凑效,却被叶鸣再一次化解了。【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