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三十三章 锤杀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三十三章 锤杀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苏寒却看出龚志超今天好像是來者不善,心里暗暗叫苦,忙一把扯住揎拳掳袖地准备向龚志超扑过去的刘福洋,站起身对龚志超抱抱拳,笑着说:“这位大哥,敢问您尊姓大名,刚才您一直在包厢外听我们的谈话,而且在进來前又说了那么一番话,想必,您与金桥集团或者叶鸣应该有点关系吧,否则的话,您不可能会反应如此激烈,对不对。”

    龚志超仍是用那种刀子一样锋利的目光,冷冷地在苏寒和刘福洋身上扫來扫去,用毫无感**彩的声音说:“你猜得沒错,我与金桥集团和叶鸣兄弟确实是有关系,你们两个杂毛给我听好了:老子姓龚,名叫龚志超,陈远乔是我的恩人,叶鸣是我的兄弟,大丈夫做事光明磊落,我也不瞒着你们:你们害死了陈远乔董事长,现在又在密谋要陷害我叶鸣兄弟,你们行事这么歹毒,今天就是你们的末曰到了。”

    苏寒听说面前这个皮肤黝黑、身材壮实的中年汉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龚志超,不由大吃一惊:他虽然沒有见过龚志超,但是,上次新冷发生的“”大案,他是多次看过报道的,那些报道上都说龚志超是新冷最大的黑社会头子,手下有几百号小弟,而且,“”大案中那两个枪杀多人的凶手,据说就是龚志超的两个小弟,他的手下都如此凶狠,动不动就大开杀戒,这个龚志超该是何等的凶恶残暴。

    想至此,苏寒只觉得身子开始簌簌地发抖,冷汗也一股股地从自己的额头上、脸颊上流淌了下來。

    在惊愕了片刻后之后,苏寒终于强自镇静下來,继续陪笑说:“原來您就是龚志超大哥,久闻大名,久闻大名啊,來來來,请先坐一下,我们一起喝一杯酒,我们与金桥集团和叶鸣之间的恩怨,想必龚大哥心里都很清楚:是金桥集团和叶鸣陷害我们在先,我和刘总才不得不反击,龚大哥是道上人,对于这样的恩怨,应该是能够分清是非的:如果不是陈远乔和叶鸣挑衅在先,我们干嘛要去招惹他们,所以,龚大哥也不能一味地指责我们,对不对。”

    刘福洋却并沒有把龚志超放在眼里,见他是一个人进來的,而且外面好像也沒有人跟着,心想你一个外地人,孤身一人冲到这个包厢來,这不是想來找死吗。

    于是,在苏寒对龚志超软语解释的时候,他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手机,便想拨打他公司保安部的电话,调集几个打手过來对付龚志超。

    龚志超在听苏寒说话时,眼睛一直斜睨着刘福洋,见他拿起手机准备拨打电话,知道他想调援兵过來帮忙,忽然将身子往前一窜,飞起一脚就踢在刘福洋的手腕上,只听“啪”地一声,刘福洋的手机掉落到了地上。

    苏寒见龚志超忽然动手,知道今天这事绝对难以善了,于是趁龚志超飞身过去踢刘福洋的机会,忽然抓起桌子上的一个玻璃烟灰缸,对准龚志超的后脑勺便狠狠地砸了下去。

    龚志超与叶鸣一样,常年习武,至今每天都保持着长跑十公里、做两百个俯卧撑、打拳踢腿的习惯,所以反应非常敏捷,当他在一脚踢向刘福洋时,早就防备到了苏寒的偷袭,因此,当那个烟灰缸砸向他后脑勺的时候,他一个侧身低头,避过了苏寒用尽全身力气砸过來的那个烟灰缸,然后车转身面对苏寒,忽然对准他的下巴颏就是一记重勾拳。

    苏寒身子骨本來就瘦弱,如何经得起龚志超这势如千钧的一记重拳,只听他一声闷哼,仰头便栽倒在地上,眼皮翻白,双手在虚空中不住地抓挠,想爬起來却感觉到头痛欲裂、浑身无力,竟然直不起腰。

    在击倒苏寒之后,龚志超不等刘福洋反应过來,又是一个车转身,正好与奔过來准备从背后偷袭他的刘福洋相对。

    刘福洋年轻时也学过三拳两脚,见龚志超一拳就将苏寒打翻在地,知道现在自己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于是,他一咬牙,顺手抄起身边的那把椅子,举在手里,对准龚志超就砸了过去。

    龚志超见椅子砸过來,身子往后面连退两步,待刘福洋的椅子砸空之后,突然伸腿,对准刘福洋的额头就是一脚。

    刘福洋额头上挨了龚志超一脚,立足不稳,一跤跌翻在地。

    龚志超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一个飞扑上去,将双膝顶在刘福洋胸口,然后“嘿”地一声,只听“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刘福洋的胸口肋骨被压断几根,痛得他杀猪般嚎叫起來,双手双腿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无法挣脱龚志超的膝盖。

    龚志超此时杀机已盛,忽然从裤兜里抽出那把锤子,对准刘福洋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一下、两下、三下……随着锤子砸中脑袋的“噗噗“的闷响,刘福洋的脑袋上污血和脑 浆飞溅,很快,他那个圆圆的脑袋就变成了一个像摔碎裂开的西瓜一样血糊糊的东西,比陈远乔被摔碎的脑袋还要恐怖。

    在龚志超锤杀刘福洋的时候,苏寒已经坐了起來,将龚志超击碎刘福洋脑袋的过程看在眼里,吓得心胆俱裂,一边嚎哭一边爬起來想要往包厢外面跑。

    龚志超回转头,见苏寒准备往外面跑,立即举着锤子从刘福洋的尸体上站起來,來到苏寒身边,再次将他踢翻在地。

    然后,他不慌不忙地來到门口,将包厢门用一把椅子顶住,防止那些服务员听到包厢里的惨叫声,过來看动静。

    然后,他一只脚踏在苏寒瘦骨嶙峋的背上,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头扭转过來,让他看着不远处刘福洋那血淋淋的、稀烂的脑袋,咬牙切齿地说:“小鳖崽子,你看看对面那个脑袋:被你们逼死的陈董事长,他从十八楼跳下來时,他的脑袋也跟对面那王八蛋的脑袋一样,被摔得粉碎,你现在看好:等下你的脑袋也会和对面那个脑袋一样,变成一滩稀泥。”【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