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三十四章 招供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三十四章 招供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苏寒听到龚志超那几句寒气森森的话,看到不远处刘福洋那血糊糊的稀烂的脑袋,只吓得浑身酥软、心胆俱裂,身子在龚志超脚下簌簌地抖动着,想要说几句求饶的话,却吓得好像舌头都麻木了,嘴张了好几次,却说不出一个字出來。

    正在这时,门外有一个服务员敲了敲包厢门,小心翼翼地说:“我是服务员,请问先生们有什么需要吗。”

    原來,刚刚几个服务员都听到了刘福洋的那几声惨嚎,心里惊疑不定,便安排一个服务员上來探听动静。

    龚志超立即弯腰,伸手捂住苏寒的嘴巴,防止他向外面呼救,然后,他用很平静的口气说:“沒事,我朋友刚刚喝醉了,在玩掰手腕游戏呢,你下去吧,等下我们喝完了酒,再按铃叫你们上來收拾碗筷,在沒按铃的时候,请你们别來打扰我们。”

    那个服务员当然不会想到这里面正在发生惨烈的打斗,还以为真的是有人喝醉了在玩游戏,便说了一声“抱歉”,然后脚步囊囊地下楼去了。

    龚志超侧耳倾听,确定那个服务员已经下楼之后,一把将已经软成一滩泥的苏寒的身子提溜起來,然后将锤子举在他的头顶,低声喝道:“姓苏的,你给我听好:你如果敢喊一声,我立即敲碎你的脑袋。”

    此时,经过那个服务员刚刚一搅合,苏寒被惊散的三魂七魄总算暂时收拢了,瞪大恐惧的眼睛看着龚志超,连连点头说:“大哥,我不喊,我不喊,求求您饶我一命,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陈董事长,对不起叶鸣兄弟,求求您看在我与叶鸣兄弟同学四年的份上,饶了我这条命,只要您今天放过我,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龚志超用鄙夷不屑的目光看了他几眼,一把将他按倒在一条椅子上坐下,然后,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摄像功能,并调整了一下方位,让摄像镜头正好对准椅子上的苏寒。

    然后,他举着手机,问苏寒道:“我问你:佘楚明的情妇苏小红,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和刘福洋害死她、然后嫁祸给佘楚明的。”

    这个问題像一把匕首,一下子刺到了苏寒的心脏,令他忍不住再次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地否认说:“沒有,苏小红不是我们杀的,她是我的堂妹妹,我怎么可能谋杀她。”

    龚志超冷哼一声,说:“姓苏的,你就别在这里给自己立牌坊了,像你这种阴狠毒辣的小人,如果有人威胁到了你、触犯了你的利益,别说是堂妹妹,就是亲生父母,你只怕也会毫不犹豫地对他们下刀子,其实,苏小红被杀,我和陈董事长、叶鸣兄弟都知道是你和刘福洋干的。

    “我听说:你们在苏小红的驾驶座下,安放的炸药量非常大,将苏小红炸得粉身碎骨,几乎沒有一块完整的尸体,苏寒,你这么做,还算得上是一个人吗,再怎么说,苏小红也是你的堂妹妹,是有血缘亲的,你这么残忍地谋害了你的妹妹,你难道晚上不做噩梦。

    “所以,我劝你现在老老实实地将你和刘福洋杀害苏小红的事情说出來,或许可以让你的良心安宁一点,否则的话,你到了阴曹地府,你的堂妹妹都会來找你算这笔账的,你如果老老实实地将你们谋杀苏小红的过程说出來,或许你还会获得久一点,否则的话,我现在立即就像对待刘福洋一样,将你的脑袋敲碎。”

    说完这句话,龚志超举起锤子,作势就要敲向苏寒的脑袋。

    苏寒见龚志超举起了锤子,吓得屎尿齐流,再也顾不得交代杀害苏小红的后果,只想着现在暂时保命,于是赶紧嘶声叫道:“龚大哥,我交代,我交代。”

    龚志超放下锤子,再次举起手机,喝道:“那你快点将这件事的來龙去脉以及你们杀害苏小红的经过讲清楚。”

    苏寒此时已经吓破了胆,在龚志超的威逼下,再也不敢隐瞒,便将他当初如何诱骗苏小红写了那封举报佘楚明的信、苏小红不配合自己和刘福洋告佘楚明并威胁要举报自己、刘福洋提出杀人灭口并嫁祸佘楚明等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來。

    在讲述的过程中,苏寒不敢有丝毫隐瞒,而且故意讲得很详细,甚至将有些细节都讲出來了,,他这么做,一是想要龚志超彻底相信他是实话实说的,并沒有隐瞒和欺骗,幻想让龚志超饶过他;二是想尽量拖延龚志超杀自己的时间,希望外面的服务员能够偶然进來,发现这里的情况,然后报警解救自己。

    龚志超将他的交代情况全部录进手机里,然后问道:“制作炸弹杀害苏小红的人有几个,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

    苏寒巴不得龚志超多提问,自己好延长一下死亡的时间,于是赶紧答道:“总共是两个人,都是刘福洋公司的保安,一个叫朱立钧,一个叫刘海,这个朱立钧是一个爆破专家,刘海则负责跟踪苏小红的车并引爆炸弹,在炸死苏小红之后,刘福洋奖励了他们每人五十万元,并安排他们远走高飞,现在应该是在广西省的凭祥市,那里是中越边境,刘福洋说了:一旦这边公安机关将怀疑的矛头指向了他,朱立钧和刘海就要立即偷越国境到越南去,不能让公安机关抓到他们,只要抓不到他们,公安机关就沒有证据定他和我的罪。”

    龚志超又问:“这个姓朱的和姓刘的人,你有他们的电话号码吗。”

    “沒有,我这里沒有,但是,刘福洋的电话里面应该储存了,你现在可以过去看看他的手机的通话记录,如果里面有广西凭祥的电话,就是朱立钧和刘海的。”

    说到这里,苏寒再次抬起头來,流着泪哀求说:“龚大哥,您要我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全都交代了,求求您饶我一命,我苏寒做牛做马都会报答您的,如果您担心您逃不脱,您可以将我捆绑起來,将我的嘴堵上,然后,您再从从容容地逃走,龚大哥,求求您了,。”【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