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四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四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反应极快,在陈怡冲进来的一瞬间,立即就关闭了她的qq空间页面,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伏在桌上痛哭的陈怡,见她头发有点凌乱,制服肩膀上的肩章被扯得歪歪扭扭,好像刚刚和人打了一架一样,心里立即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肯定是李立这个畜生,借和她谈话的机会,对她动手动脚耍流氓,她竭力挣扎才弄成了现在这幅样……

    一想到这里,叶鸣只觉得心里一股无明业火高高地窜起,“嗖”地站起来,瞪圆眼睛问陈怡:“陈姐,是不是李立欺负你了?”

    陈怡抬起头来,抽泣着说:“他根本就不是人!是个畜生……”

    叶鸣双目喷火,双拳捏得“咯咯”直响,忽然转过桌,拉开门就想往外面冲。////

    陈怡见他脸色不善,慌忙一把抱住他的腰,问道:“,你想干吗?”

    “我要去揍那畜生一顿!今天不打得他满地找牙,难平我心中的怒气!”

    陈怡见叶鸣双目喷火,睚眦欲裂,又听他说要打李立,脸色一下变得惨白惨白——她是知道叶鸣的武功的,他如果在盛怒之下去打李立,只怕用不了三拳两脚,就会把他打成残废。

    记得叶鸣刚到办公室工作时,有一次陈怡和他在办公室加班,后来肚饿了,两个人到街上去吃夜宵。

    在一个烧烤摊前面,几个喝醉了的烂仔见陈怡长得很漂亮,又见叶鸣眉清目秀的,像个文弱书生,以为很好欺负。[]于是,那几个烂仔便围着陈怡,开始风言风语地调戏她。

    有两个烂仔还伸出刚抓过炸鸡腿的油腻腻的脏手,肆无忌惮地往她的胸部和脸上摸。

    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地站在边上的叶鸣突然出手了。

    只见他身一旋,如鬼魅般插到那两个烂仔和陈怡中间,同时双拳齐出,击在两个烂仔的脸颊上。

    随着“砰砰”两声闷响,两个烂仔像是被两把千斤重锤砸中,脸上一下开了花:鲜血、口水、鼻涕和着眼泪,一股股地往下流淌,口里发出了痛楚的哀嚎,仰身倒在地上……

    叶鸣在击倒那两个烂仔以后,“滴溜溜”转过身,抢进那些正准备挥舞刀围攻他的烂仔圈里,一顿拳打脚踢,三下两下就把他们打翻在地。

    不过,在打的过程中,他并没有下重手,只是用快得令人不可思议的动作,左一拳、右一腿,或是抢过他们手里的刀和啤酒瓶,顺手在他们的脑袋上敲打一下。

    尽管他没有用杀招,但那些烂仔仍然招架不住,每次被他打一拳或是踢一脚,就觉得好像被千钧重锤砸中,不是仰面跌倒,就是俯身扑地,几乎没有人能够和他过上两招。

    只不过片刻功夫,那几个烂仔就全部躺到了地上,有的鼻青脸肿,有的手足受伤,个个痛得在地上抱头翻滚……

    正因为知道叶鸣有功夫,所以,当陈怡听他咬牙切齿地说要去揍李立时,心里又惊又怕,把头伏在他的肩膀上,抽泣着说:“,你可千万别冲动啊!李立是县局一把手,也是市局邱局长的亲信。[~]而且,他和公安、检察等政法单位的领导关系也很好。你在省局那段时间,我就有好几次陪他去和公安局长、反贪局长等人吃饭。他们在酒桌上都是称兄道弟的。你如果打了他,万一把他打伤了,不仅你的前程毁了,而且很可能会去坐牢的……,你听姐姐的话,千万别犯傻气!”

    叶鸣嘴里呼呼地喘着粗气,把她抱住自己腰的手用劲扳开,正准备冲出去找李立时,却见办公室主任陈伟平铁青着脸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正好堵住了自己出去的路。

    “叶鸣,你急赤白脸的,搞什么名堂?进去,我有工作任务要交给你!”

    叶鸣忍了忍心中的怒气,退到自己的办公桌边上。

    陈伟平若无其事地看一眼满面泪痕的陈怡,抬起头对叶鸣说:“叶鸣,局党组决定:明天召开本年度党风廉政建设暨反**工作会议。邹组长的工作报告,监审室已经写好了,但李局长还要就我局廉政建设工作做一个总结性发言。这个发言稿就交给你来写,下午五点我要看到初稿。”

    叶鸣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靠溜须拍马坐上主任位置的矮胖,冷笑一声说:“陈主任,对不起。按照省局的培训安排,我今天还不需要报到上班。李局长的工作报告,请你另请高明!”

    说着,便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新冷县地方税务局党风廉政建设暨反**工作会议如期召开。

    按照会议议程,首先是由县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邹文明做党风廉政建设工作报告。然后,局党组书记、局长李立发表重要讲话。

    李立的发言稿不知是监审室哪一位写的,听上去全部是一些大话、假话、空话、套话,没一点实质性内容,估计是在一些网站上复制粘贴过来的万能公文。

    李立可能自己也感觉到这篇发言稿枯燥乏味,在读到干部工作作风的那一段时,忽然丢掉讲稿,开始自由发挥:“同志们,谈到工作作风,我这里要重点讲一下。现在,我们有极个别年轻干部,自视甚高,好高骛远,大事做不了,小事不愿做,工作作风不实,爱岗敬业不够,已经在局里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说着,他用凌厉的目光扫视了坐在中间的叶鸣一眼,加重语气说:“同志们,我说这番话,并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凭空捏造,而是有事实依据的。就在昨天,我们一位参加了省局业务培训的年轻干部,回到局里上班。我们办公室陈主任安排他为今天的大会写一篇讲话稿。这位同志不仅不接受领导安排的工作任务,反而气焰嚣张,态度恶劣,当场顶撞陈主任,要陈主任另请高明。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整个新冷县地税局就只有他会写材料一样,就好像我们县局离开了他,所有的工作就会瘫痪一样。”

    叶鸣听到这里,脸色一下涨得通红,瞪大眼睛看着李立,目光中已经隐隐露出了凌厉的杀气……

    李立却还在继续按照他的思路信口开河:“我听部分干部反映,这位年轻同志一贯自诩为新冷县地税局乃至k市地税系统第一才,经常抱怨我们这些做领导的不懂得爱才惜才,没有及时提拔他,好像我们县局五个党组成员都是压制人才的瞎似的。但是,在我看来,我们县局还没有什么大才,歪才倒是有几个。一个年轻干部,如果不脚踏实地,不扎扎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终有一天会撞到南墙上,撞得头破血流也未可知……”

    叶鸣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睁圆双眼瞪着李立,高声斥道:“李立,你个人面兽心的臭流氓,你有什么资格和脸面在这台上谈作风问题?你坐着一屁股屎,却不知道臭,还在这里道貌岸然地谈廉政建设、谈反腐防腐,你不觉得你的脸皮比牛皮还厚?你给老说清楚:你口里的年轻干部是谁?”

    李立没想到叶鸣敢当着全局一百多干部的面,指名道姓斥责自己这个一把手,气得脸色煞白,把桌一拍,“呼”地站起来,脸红脖粗地吼道:“我今天说的就是你!怎么?你小还想翻天?”

    “老今天就要翻个天给你看看!”

    叶鸣说完这句话,忽然冲到台上,从主席台前面一把拎住李立的脖,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他从主席台后面拎了出来,“啪啪啪”地连甩了他几个耳光。然后,把他丢到地上,一脚踏住他的胸脯,咬牙切齿地喝道:“今天老要替天行道,替那些被你欺凌和侮辱的人教训教训你这个衣冠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