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八章 高官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八章 高官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几个巡警把李润基从车上抬下来,早已闻讯等候在医院门口的医院领导、专家和护士,赶紧围过来,准备把他往急诊室抬。////[]

    李润基摆摆手,对医院的领导说:“你们现在先给我做一下紧急处置,能止住血就行,暂时不要把我抬进去,我还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安排。”

    说着,他就对围在他身边的东城区公安分局局长说:“请把你的手机借给我,我打几个电话。我的手机刚刚已经压坏了!”

    那个局长赶紧把手机递过去。

    李润基首先打了正在京城开会的省纪委书记白世杰的电话,汇报了一下自己遭到刺杀的经过。然后,又分别打了省公安厅分管刑事的副厅长、省检察院分管反贪工作的副检察长的电话,请他们立即赶到省人民医院门口,他有要事相商。

    由于李润基是省纪委常务副书记,而且据说在不久的省委换届工作中,他很快就会升为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所以,公安厅副厅长和那位副检察长接到他的电话后,不敢怠慢,立即就赶了过来。

    原来,李润基此时已经意识到:这次针对他的刺杀行动,很有可能是正在被查处的m市常务副市长苏伟的后台指使的。因为不知道这个苏伟的后台渗透到了哪一层级的官员,他现在对m市所有的干部都不敢轻信。所以,他便直接把省公安厅副厅长陈昊和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龚义儒喊了过来。

    在经过紧急处置并挂上了输血输液袋以后,李润基吩咐那些护士把自己和已经被包扎好伤口的叶鸣抬进一间高级病房,并让陈昊安排几个信得过的干警在门口站岗。

    然后,他虚弱地抬起左手,指指躺在对面床上正在输血的叶鸣,用无限感慨的声音说:“陈昊同志,龚义儒同志,今天要不是这位小同志,我李润基早已经到马克思那里报到去了。(·~)今天这事,我现在想起来都是惊心动魄啊!”

    陈昊、龚义儒惊异地看了几眼浑身鲜血的叶鸣几眼,忙问道:“李书记,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润基便断断续续地把刚刚在“和记蒸菜馆”门口发生的刺杀事件讲给了他们听。

    当他说到叶鸣用圆凳劈死一个歹徒、将身扑到他身上替他挨了两刀、又奋力击杀一个歹徒、刺伤一个歹徒等细节时,陈昊和龚义儒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惊异和钦佩的表情,不住地转头打量另一边的叶鸣。

    待他说完以后,陈昊和龚义儒不约而同地走过去,满面笑容地和叶鸣握手。

    陈昊一边和叶鸣握手,一边称赞说:“小同志,不错,不错!我记得《水浒传》有一个回目,叫《放冷箭燕青救主 劫法场石秀跳楼》,里面描写的那个拼命三郎石秀跳楼救卢俊义的情景,肯怕也没有你今天的义举更加让人动容。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当代壮士啊!唉,可惜你不是我们公安系统的。要不,凭你今天的英勇行为,我们完全可以给你申请公安部一级英模称号!”

    叶鸣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各位领导,你们过奖了!其实我今天跳楼救人,只是一个有点正义感的年轻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李润基用赞赏的目光看着他,动情地说:“小同志,如果我们这个社会的年轻人,都能像你一样,在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能不顾自身安危挺身而出,那我们这个社会就会安稳很多、和谐很多,整个社会风气也会好很多!你今天的举动,于公来说,是消灭和擒获了几个危险的犯罪分,为社会消除了一大隐患!于私来说,你在关键时刻把我从鬼门关拖了回来,是我的救命恩人!因此,于公于私,我都应该感谢你!”

    龚义儒在旁边问道:“小同志,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k市新冷县地税局的,叫叶鸣。[~]”

    “哦?你是地税系统的?”

    李润基在听到叶鸣的回答后,先是一愣,然后忽然开心地笑了起来:“小叶,我爱人也是你们地税系统的,现在在省局做妇委会主任。我听说,你们系统正在大力开展‘为民服务创先争优’活动,准备评选出十位人民满意的税务工作者。我看,你就是你们地税系统优秀干部的杰出代表,也是你们系统推进创先争优活动中涌现出来的先进典型。过几天有空,我要跟你们省局的夏必成局长说说你的事迹,让他在全省地税系统内树树你这个见义勇为的典型。”

    叶鸣还没有答话,龚义儒便笑眯眯地在旁边补充说:“小叶,你们省局的夏必成局长,原来在部队时,是李书记的部下。李书记当师长时,夏局长是他下面的一个团长。现在,夏局长的女儿还一直喊李书记做干爸爸呢!”

    龚义儒作为分管反贪和渎职工作的副检察长,和李润基、夏必成关系都比较好,所以对他们的情况了如指掌。

    叶鸣听李润基说要向省局推荐自己做地税系统的典型,想起自己现在背负的那个“记大过”的处分,心里一黯,有点沮丧地说:“李书记,您千万别跟夏局长去提我的事。”

    李润基见他神色不对,有点奇怪地问:“小叶,你怎么了?你不顾生命危险勇斗持刀歹徒,把我从死亡边缘挽救过来,这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英雄壮举啊,怎么要我不要向你们省局局长提?”

    叶鸣摇摇头说:“几位领导,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今天我也不好意思向领导们汇报。总而言之,我恳请领导们不要将我今天的事情告诉我们省局的领导,拜托了!”

    李润基、陈昊、龚义儒互相对视一眼,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见他说得很郑重,不好再说什么,便都点点头答应下来。

    接下来,李润基便开始和陈昊、龚义儒探讨今天那几个刺客谋杀他的背景和原因。

    由于叶鸣也是当事人,加之李润基见他满腔正气,又是新冷县人,不可能和苏伟等人有什么牵扯和联系,所以,他们在分析探讨案情时,并没有要他回避。

    按照李润基的分析:这三个刺客应该是苏伟背后的靠山雇佣的杀手,目的就是把坚持要一查到底的李润基除掉,然后趁省纪委和苏伟专案组乱了阵脚的时机,想法把苏伟捞出去,或是杀人灭口,直接将苏伟除掉,以免他牵扯出那些更高级别的官员来……

    陈昊和龚义儒都很赞同李润基的分析,并问他下一步怎么办。

    李润基思索了一番之后,讲了三点:

    第一,请陈厅长亲自负责对今天被叶鸣刺伤后活捉的那个杀手的安全保卫工作,要确保他的安全,以免他被苏伟等人安排在公安系统内部的人暗杀;同时,由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亲自对他进行审讯,审讯结果直接报省纪委专案组,不得向其他任何人透露;

    第二:请省检察院反贪局提前介入苏伟的案,立即对他实施逮捕,将他投入看守所,一方面断绝他的幻想,另一方面加强对他的保护,以免在双规阶段他自杀或是被人谋杀;

    第三:请陈厅长叮嘱今天到过事发现场的那些巡警,要严密封锁消息,不得向外界透露任何关于此次刺杀事件的信息,不允许任何新闻媒体对此次事件进行报道。如有违反,将严格按照保密制度的相关规定进行惩处……

    叶鸣从他们语焉不详的对话中,察觉到他们目前可能正在侦办一件惊天大案,心里不由暗暗有点吃惊……

    陈昊和龚义儒走后没多久,几个医生和护士便走进病房,准备把李润基转到手术室去,对他腹部和背部的伤口进行手术清创和缝合。

    正在这时,一个四十多岁气质高雅的中年妇女忽然气喘吁吁地奔进病房,一眼看到病床上正在输血的李润基,眼泪便夺眶而出,扑到他床头,哭喊道:“老李,你这是怎么啦?怎么会伤成这样?是谁这么下狠手要你的命?是谁啊……”

    李润基微笑着摸摸她的头,安慰她说:“静雅,别担心,我的命大,一时半会死不了。更何况,我还有一位救星呢!”

    说着,他将手往对面床上的叶鸣一指,说:“你看,那位小同志就是我的救星。你可能不会相信:他还是你们地税系统的干部呢!哈哈哈!”

    这个被李润基称呼为“静雅”的中年妇女,就是他的爱人黎静雅。

    在听到李润基的话以后,黎静雅惊讶地转过头,仔细盯着叶鸣看了几眼,有点不相信地问:“小伙,你真是我们地税系统的?你叫什么名字?是那个县市区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