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十一章 夏楚楚的偶像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十一章 夏楚楚的偶像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夏楚楚见叶鸣满脸迷惑不解的表情,心里暗暗为自己那个绝妙的主意得意不已,便进一步解释说:“你可能不知道:陈梦琪的父亲见她在台上老是闷闷不乐,而且不给任何男嘉宾机会,心里很急,便给我们栏目组悬赏: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位男嘉宾,让他的宝贝女儿为这位男嘉宾留一次灯,每留一轮,他就追加赞助我们栏目组一百万元;如果她为这个男嘉宾留灯到最后,直接赞助我们栏目一千万元;如果陈梦琪最后和男嘉宾牵手成功,他愿意赞助两千万元……我们台长听到他的悬赏后,便给我们栏目组下了一道死命令:务必在一个月内找到一位符合陈梦琪要求的男嘉宾,让他去参加这个节目,争取让陈梦琪留一次灯,哪怕她第二轮就熄灯,也可以赚一百万回来。////[~]”

    叶鸣一听她的解释,这才明白过来:这位大名鼎鼎的明星主持主动来搭讪自己,原来是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一百万元钞票啊!

    于是,他便笑着揶揄说:“夏小姐,我没想到我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原来价值一百万元啊!你说说:如果我去参加你们的节目,你们栏目组得了一百万,能分给我多少?如果能分给我个二三十万元,我倒是可以考虑去试试看!”

    夏楚楚冲着他翻了一个白眼,不满地说:“你这人外表看上去豁达大度,怎么这么贪财?我亲自请你去参加我的节目,那是看得起你,你倒好,顺杆就爬上来了。都是年轻人,你和另外一个人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叶鸣听她话里有话,很感兴趣地问:“你最后那句话好像是赵本山的《卖拐》里面的原话吧!我倒想听听:我和哪一个年轻人的差别大?你说出他的事迹来,如果确实让我心服口服,我可以考虑听你的,去参加你的节目。”

    夏楚楚把嘴一撇,不屑地说:“就你这小肚鸡肠,怎么能和人家去比?也罢,我就告诉你他的故事,让你也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男汉!”

    说着,她提起手里的那袋礼品,在叶鸣面前晃了晃,用略带点炫耀和崇拜的口吻说:“看到没有?我今天是特意到医院来看我的干爸和另外一个青年英雄的。听我干妈说,这个青年英雄在我干爸遭到三个杀手围攻时,奋不顾身地从一家酒楼的二楼跳下来,仅仅凭借手里的一条小圆凳,就击毙两个歹徒,生擒一个歹徒,而他自己仅仅只是负了轻伤……而且,听我干妈说,这个青年英雄不仅武功高强、有胆有识,而且英俊潇洒、博学多才,听说还是她们地税系统的一个公务员……你说说:跟他比起来,你这思想境界差到哪里去了?动不动就提钱讲报酬,参加一个相亲节目还要讨价还价。看你长得清清秀秀的,身上怎么一股这么大的铜臭味?”

    叶鸣见她稀里糊涂地把同一个人摆在一起大加比较,而且讲得正气凛然、义愤填膺,不由越听越是吃惊,越听越是好笑,到最后已经笑得弯下了腰直不起来。(·~)

    夏楚楚见她在自己一番义正词严的斥责之下,不仅没有羞惭的神色,反倒乐不可支、笑得弯腰捂肚,便瞪大一双美目,气恼地说:“你这人怎么是这副德行?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算了,懒得跟你啰嗦了,你走吧!”

    说着提起袋气鼓鼓地转身就走。

    叶鸣直起身,嘴角仍是挂着笑容,对着她的背影挥挥手说:“夏小姐走好!不要生气哦,美女生气容易起皱纹的。”

    夏楚楚听到他的话,忽然想起台长的命令和那一百万块钱赞助,总觉得有点不甘心,便转过身走回来,站到叶鸣面前,伸出一只白如凝脂的手掌,用命令的语气说:“把你的手机拿出来,我记一下号码。如果实在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上节目,我再找你谈判。你如果要报酬,只要不是太离谱,我让节目组尽量满足你。”

    叶鸣见她好像真生了气,不敢再开玩笑——毕竟,她是省局一把手的独生爱女,自己如果太过分了,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更何况,以叶楚楚的美丽和名气,全国不知道有多少青年男在暗恋她,如果能和她互留电话号码,那也是一件足以在同事和朋友面前夸耀许久的荣幸的事情。

    因此,他便收敛了笑容,掏出自己的手机,问道:“夏小姐,你的号码是多少?我打给你。还有,如果你们实在找不到人,我愿意去你们栏目组试试看,给你们解解燃眉之急。至于我刚刚所说的分钱的事,那是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

    夏楚楚见他忽然变得彬彬有礼、一本正经,与刚刚嬉皮笑脸的样大相径庭,心下暗暗纳罕,便点点头,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他。

    在储存叶鸣的号码时,夏楚楚忽然抬头问道:“对了,我刚刚忘记问你叫什么名字了。你叫什么?”

    叶鸣知道她肯定从李书记爱人口中知道了那个“青年英雄”的名字,自己如果现在告诉她真实姓名,她肯定会盘根究底,或是追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她实情,于是便捣了一个鬼,说:“你就喊我萧叶吧!”

    “萧叶”是“小叶”的谐音,万一以后要是夏楚楚知道了自己的真名实姓,就说当时自己对她说的是“小叶”两个字,是她自己听错了,应该也可以诬赖过去了……

    和夏楚楚告别之后,叶鸣按照事先与徐飞的约定,找到到省局办公楼九楼他的办公室。

    徐飞已经泡好茶在那里等他很久了,一见他进去,便笑容满面地快步迎到门口,一把抱住他的肩膀,很亲热地说:“叶老弟,许久没见了,老哥我很是想念你啊!来来来,先喝茶。”

    说着,就从桌上端起一杯茶,递到叶鸣手里。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叶鸣的肩膀上还缠着一道纱布,不由惊奇地问道:“老弟,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你负伤了?是不是后来你们那个局长找人来报复你?”

    叶鸣摇摇头,轻描淡写地说:“不是的。我那天到省城来找你,中午在省委附近的‘和记蒸菜馆’吃饭时,遇到几个匪徒准备刺杀省纪委的李书记,我见情况危急,便从楼上跳下来,干掉了两个匪徒,刺倒了一个准备逃跑的匪徒,把李书记救了出来。我刚刚就是从李书记病房过来的。”

    徐飞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良久,才用很急切的语气问道:“李书记?是那个李书记?他是不是叫李润基?”

    叶鸣点点头说:“对,就是李润基副书记。他的爱人就是省局妇委会的黎主任。”

    徐飞眼里突然闪出惊喜不已的光芒,双手按住叶鸣的肩膀,用激动得有点变调的语气,压低嗓门说:“兄弟,你命运的转机来了!你救了一个贵人啊!你知道吗?李副书记很快就会升为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而且,他原来是夏必成局长的老上级,夏局长对他极为敬重。不论是什么事,只要是李书记打了招呼,夏局长必会无条件照办。你想想:你现在是李书记的救命恩人,只要他肯为你在夏局长那里说几句话,或是打打招呼,不仅你现在这个处分可以撤销,而且你在仕途上也前程无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