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十二章 为官之道,贵在搭桥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十二章 为官之道,贵在搭桥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听徐飞说要他去跟李润基说说,看他能否跟夏局长打个招呼,把自己的处分撤销,想起自己临来省城之前邹组长的告诫,苦笑了一下说:“徐处长,事到如今,我只能相信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并不是个什么以德报怨的老好人,我也想把我受处分的真相告诉李书记,让他跟夏局长说一说李立的恶行,把李立那个披着人皮的禽兽绳之以法。////(·~)但是,这里面牵涉到很多问题:比如我的那位女同事的声誉问题,我们新冷县局的文明创建和形象问题,等等。所以,这事情我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也不想去麻烦任何领导。”

    徐飞听他说得有道理,便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转而开始从另一个方面开导他:“小叶,你到税务系统工作也有三四年了,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员。而按你的能力和水平,是不应该还是这种状态的。你想过其中的原因没有?”

    叶鸣摇摇头说:“我真没想过。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活法活着,从没想过去刻意追求什么,也没想过一定要当一个什么官,或是要捞到好多钱。因此,我从不去领导家里走动,也从不去溜须拍马——这大概就是我至今没有得到提拔的主要原因吧!”

    徐飞用略带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说:“老弟,我佩服你的宠辱不惊、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也欣赏你刚直不阿、直道而行的处事原则。[~]但是,你现在进了行政机关,就必须想方设法要求上进,想方设法出人头地。否则,你将一辈一事无成——因为在机关,衡量一个人是否有出息,是否事业成功,既不是你干了多少工作,完成了多少任务,也不是你赚了多少钱,或是获得了多少荣誉。在这里,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准,只有一个:你的官当得有多大!你懂我的意思吗?”

    叶鸣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徐主任,您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拉不下脸面去和领导套近乎,放不下自尊去说那些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肉麻话,更不愿动不动就到领导家里去汇报思想、拜年拜节!”

    徐飞大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说:“老弟,你理解错了,你的想法也太偏激了。我也不赞成有事没事就往领导家里跑,更不赞成行贿受贿、买官卖官的行为。但是,我告诉你一个道理:为官之道,贵在搭桥。你要想在官场上混,要想混出样出来,就必须搭各式各样的桥。这些桥,有金钱桥、亲情桥、同学桥、战友桥、人情桥……通过这些官桥,你可以搭上你的上级,搭上你上级的上级,搭上各式各样可以在仕途上对你有帮助的人……比如现在,我觉得省纪委的李书记就是你的一座官桥。(·~)通过他这座桥,你可以搭上省局的夏局长。而夏局长,又是你搭建的另一座桥,通过他,可以搭上你们k市地税局领导、新冷县局领导……这么一座座桥搭建下来,你只要顺着这条桥一步步走下去,最后肯定会在仕途上大有作为。”

    徐飞之所以要这样苦口婆心地点拨叶鸣,一是他对叶鸣很欣赏,觉得他如果一直在基层盘着,浪费了他的才华;二是他觉得叶鸣是个很聪明的人,领悟力很强,如果稍微点拨他一下,他肯定会举一反三,找到在仕途上升迁的捷径。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发现了潜藏在叶鸣身上的巨大的“官桥”价值:他现在已经搭上了省纪委李副书记这座金光灿灿的“通天大桥”,自己也完全可以借他之力,搭上李副书记这座桥,为自己今后的升迁打下坚实的基础……

    叶鸣听了徐飞一番高论之后,低头沉思了一阵,刚想说说自己的看法,裤袋里的手机却突然鸣叫起来。

    他掏出手机,一看号码,却是两个小时前在医院门口邂逅的夏楚楚的手机号。

    “喂,请问是萧叶吗?”

    在电话里,夏楚楚的普通话格外好听。

    叶鸣听到“萧叶”两个字,强忍住笑,一本正经地回答说:“夏小姐好。我是萧叶。请问你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从医院出来后,给我们台领导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下你的情况。他们很赞成我的想法,要我一定请你去上一次我们的节目。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我们具体商量一下关于你上节目的事情。怎么样?”

    叶鸣听她说要请自己吃饭,吓了一跳:如果跟她去吃饭,万一她刨根究底,一定要自己的真名实姓,那就糟了……

    因此,他本能地拒绝道:“夏小姐,对不起,今晚我有点事,实在没有时间。对不起啊!”

    “咦?你这么忙吗?难道忙得连晚饭都不吃?我又不耽误你很多时间,就是吃一餐饭呗!”

    叶鸣不想再和她纠缠,匆匆地说了一句“实在对不起,我和朋友约好吃饭了。”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徐飞很随意地问道:“小叶,是不是你同学约你吃饭?今晚我请你,就在对面的湘菜馆吃吧,我们到时一边喝酒,一边再深入聊一聊。”

    叶鸣笑了笑,说:“不是我同学。这事说来有点好笑:刚刚我从医院出来,在门口遇到省电视台‘浪漫牵手’节目的主持人夏楚楚,她硬说我符合她一个女嘉宾的条件,一定要我去上她的那个相亲节目,我当时没有答应她。现在她请我吃饭,肯定是一场鸿门宴,估计又会喋喋不休地做我的思想工作,所以我回绝了她!”

    “谁?你刚刚说是谁请你吃饭?”

    徐飞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叶鸣,吃惊地问。

    “是省电视台的夏楚楚,就是省局夏局长那个宝贝女儿!”

    叶鸣不知一向老成持重的徐飞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便加重语气说。

    徐飞把手掌一拍,对叶鸣说:“老弟啊,你也真是木讷呢!你知道这省城有多少人想请夏楚楚吃饭吗?你知道我们局里有多少人为了能和夏楚楚在一起吃顿饭而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吗?今天她主动请你吃饭,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说夏楚楚请男孩吃饭。你要知道:她可是夏局长的宝贝独女,对你来说,又是一座接近夏局长的金桥……快快快,回电话过去,就说你请她吃饭,到芙蓉大酒店去吃。”

    叶鸣还在犹豫,手里的电话却又响了起来,一看号码,还是夏楚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