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三十四章 打蛇不死三分罪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三十四章 打蛇不死三分罪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见李立一开口就称呼自己为“兄弟”,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和傲慢,又见他开口闭口央求自己救他,心里既痛快,又有点鄙夷:像这种人,就是典型的欺下媚上的软骨头。当他们得势的时候,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嚣张模样;可一旦失去权势或是面临牢狱之灾的时候,他们就比谁都软蛋,甚至连基本的人格和尊严都可以抛弃……

    见李立眼一直在巴巴地看着自己,目光中满是求恳之色,叶鸣便冷冷地说:“李局长,你是不是搞错了?你是堂堂的新冷县局党组书记、局长,我只是你手下一个小兵,还是一个受了处分的问题干部,我有什么能力救你?再说,我也根本不知道你是什么事要我救啊!如果你是被人追杀,或是掉进了水塘里需要我施以援手救你上岸,这我倒可以考虑救你一把。但现在,我根本不知道你是遇到了什么事啊!你这么莫名其妙地就要我救你,我怎么好答应?”

    李立知道他在装傻,只好哭丧着脸说:“兄弟,事已至此,我也不遮着掩着了。今天我既然是来求你的,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据我的朋友告诉我,现在k市纪委和反贪局的人,正在四处找人调查我的问题。你在税务系统几年了,应该也是清楚的:现在谁没有几个玩得好的生意场上的朋友?谁在过年过节时没有接过礼节性的红包和礼品?如果纪委和反贪局一定要查,我估计我们局里一百多号人,只要是在分局收过税或是在稽查局呆过的,没有几个人能过得了关!”

    叶鸣打断了他的话说:“李局长,你这个话可不像是一个地税局一把手所应该讲的话啊!你说我们局里一百多号人,只要是从事过外勤工作的,都经不起纪委和反贪局的查处。[]你这是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你作为新冷县局的党组书记和局长,就是这么评价你的部下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你这个局长早就应该引咎辞职。”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加重语气说:“别的人我不知道,但至少我在一分局一年多,我就可以保证我从来没有接受过纳税户任何礼品礼金,我就敢坦然地接受纪委和检察院的任何调查。所以,你不能把自己做过的龌蹉事情,强加到其他同事的身上去。”

    李立的脸一红,嗫嗫地说:“对对对,我刚刚讲得太绝对化了,太片面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是遇到了很大的难关,请你一定帮帮忙,拉我一把!我李立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本事,唯一的一点,就是非常讲义气,并且知恩图报。只要兄弟这次拉我一把,我会一辈记住你的大恩大德!”

    李立摇摇头说:“李局长,很对不起。[]一来,我真的不知道你有什么把柄捏在纪委和反贪局手里,也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大的问题;二来,我也确实没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影响到纪委和反贪局的人,让他们停止对你的调查。我要是有这么大的面和能耐,也就不会到现在还背着一个记大过的处分了。”

    李立见他一口回绝,眼里流露出绝望的表情,忽然伸出巴掌,对准自己的脸颊连扇了几记耳光,然后一边呼呼喘气,一边红着眼对叶鸣说:“兄弟,我以前对不起你,做了一些伤害你的事情,我自己扇自己几个耳光,给你赔罪!你如果觉得还不解恨,你现在就可以抽我,抽多少我都受着。我知道你跟省纪委的李润基副书记关系很好,只要你跟李书记打个招呼,让他给k市纪委打个电话,他们绝对就会停止对我的调查……兄弟,老哥求求你了!”

    叶鸣见他自己扇自己的耳光,吓了一大跳。他历来是个服软不服硬的人,此刻见李立越说越可怜,红红的眼眶里已经蕴满了泪水,心里一下也有点软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领导和同事。而且,自己也曾经痛打过他一顿。如果真的如他所说,他只是在过年过节时收受过一点红包礼金,那就跟李书记说一声,别再追究他算了……

    于是,他便对李立说:“李局长,你是我的领导,也是我的同事,我并不是个赶尽杀绝的人,如果你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只是一点红包礼金的问题,只要这数目不是太大,我可以给你到李书记那里说一说,但我不敢保证我的话会起作用。还有,如果纪委查实你的问题很大,那我明确告诉你:李书记是个铁面无私的人,别说是我,就是天王老去求情,也没有任何作用。”

    李立听他答应到李书记那里去给自己说情,不由喜出望外,赶紧擦擦眼角的泪水,感激流涕地说:“兄弟,谢谢你,谢谢你……有你这句话,我今晚就可以睡一个好觉了。你放心,只要我李立还在新冷县局负责,你的提拔问题包在我身上。对了,如果李书记那里需要点什么开支,你只管跟我开口,不要有什么顾忌!”

    李立千恩万谢地走出办公室后,叶鸣刚想给李书记打电话,口袋里的手机却忽然响了。

    “小叶,我是邹文明。你办公室有没有其他人?如果没有,我过来坐一坐,和你聊一聊!”

    叶鸣对邹文明一直很敬重,赶紧说:“邹组长,您是领导,怎么好意思要您来我办公室?我现在马上到您办公室来。”

    “嗯,也可以。你就来,我等着你。”

    叶鸣走进邹组长办公室后,邹组长已经泡好了一杯茶在等着他。

    待叶鸣喝了一口茶后,邹文明坐到他身边,不疾不徐地问:“小叶,刚刚李立是不是找你了?”

    叶鸣点点头,有点奇怪地看着他,不知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个问题。

    邹文明思索片刻,转头定定地看着他,说:“如果我所料不差,他应该是去求你帮忙,让纪委和检察院的人放过他,对不对?”

    叶鸣惊讶地看着这个脸上平静如水的领导,再次点点头。

    “你是怎么答复他的?”

    “我也没明确答复他,只是说给他去找省纪委的李书记说一说试试。”

    邹组长不易察觉地皱皱眉头,轻叹一声,语重心长地对叶鸣说:“小叶,这事你要三思啊!别的我也不想说什么,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打蛇不死三分罪!你是个聪明人,自己体会体会这句话的含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