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三十六章 反腐风暴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三十六章 反腐风暴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此时,在地税局家属院三栋楼下,已经围满了闻讯起床前来看热闹的家属。////[~]大家围在警车旁边,有的仰头望四楼李立的家里不住地张望,有的兴奋而神秘地叽叽喳喳议论着,有的躲到一边,低声和亲朋好友打电话,现场直播这边的情况……

    “李立这次可能是一栽到底了。我听纪委的朋友说:一般的党员领导干部,在被查处时,首先会要经过双规程序,再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但是,他这一次却直接被检察院刑拘了,证明反贪局已经掌握了他犯罪的确凿证据,不需要再双规他让他交代问题了。”

    县局监审室的李志华主任悄声对另一位中层正职说。

    叶鸣也穿上衣服来到了三栋楼下,一边听着李志华等人的议论,一边盯着四楼李立家的阳台,心里并没有兴奋和喜悦的感觉,相反,还觉得有一点点沉重。尤其是看到周围那些同事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他更是有点不舒服:一个朝夕相处的同事和领导进了牢房,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彻底毁了,这虽然是李立咎由自取,但这些同事们脸上却连一点同情的表情都没有,这世道人心,也未免太令人心寒了……

    不久,从楼上下来两个检察官,问道:“你们县局的办公室主任陈伟平在吗?麻烦带我们去一下李立的办公室,我们要进行搜查。”

    陈伟平一直哭丧着脸站在人群旁边,听到检察官的话,赶紧走过去,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两位领导好,我就是陈伟平,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

    两位检察官不动声色地打量他几眼,便随着他往办公楼去了。

    半个小时后,陈伟平和那两位检察官回来了。其中一位检察官的手里提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估计都是从李立办公室搜查出来的罪证。

    走到楼下后,陈伟平停下脚步,对两位检察官说:“两位领导,你们忙,我先回家休息去了。”

    一位检察官忽然拦在陈伟平面前,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在陈伟平面前晃了晃,威严地说:“陈伟平,根据李立的交代,他的一些贪污受贿行为,已经涉及到了你。这是新冷县检察院反贪局的传唤证,请你看一下,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然后跟我们走!”

    陈伟平本来一直就心怀鬼胎:因为他和李立在一起合伙贪污受贿的次数太多了,不仅收纳税人的贿赂,而且在局里的经费开支中,虚报冒领的钱也达到了上百万。(·~)他本来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希望李立讲点义气,不将自己供出来。没想到,李立只不过是被反贪局传唤了一天,心里防线就彻底崩溃,不仅将他自己所有的违法违纪行为竹筒倒豆一样全部招了出来,还把和他一起贪污受贿或是接受过他行贿的领导也全部供出来了……

    陈伟平在周围同事们震惊的目光中,脸色惨白地接过检察官递过来的那张《传唤证》,用抖抖索索的手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第二天,关于地税局局长李立和办公室主任陈伟平被检察院刑事拘留的消息,便传遍了新冷县的每一个角落。很多人都在传言,那天晚上,反贪局的办案人员从李立家里和办公室搜出了三百多万现金,存折和银行卡若干张,还有名烟名酒以及字画古董,总价值达到了一千多万元。而且,在李立的办公室里面,还搜出了大量的补肾助阳的药品以及避孕套、淫秽光盘……

    也就是在李立被刑拘的第二天,k市地税局党组做出决定:由新冷县局机关党委书记、副局长张东方代理局长职务,暂时负责新冷县局的全盘工作……

    又过了两天,k市地税局又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市局党组书记、局长邱顺明,市局人教科科长苏华,涉嫌收受贿赂以权谋私,被k市纪委双规……

    这一连串的消息,在k市地税系统掀起了轩然大波。很多和邱顺明、李立以及陈伟平关系较好、有过经济往来的领导和普通干部,全都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哪一天厄运会突然降临到他们头上……

    而k市地税系统的有很多干部,也纷纷传言:这次地税系统反腐风暴的导火索,是因为新冷县局一个叫叶鸣的干部,打了李立和陈伟平一顿,受到了记大过处分,结果惹恼了叶鸣身后的强硬后台,一怒之下便把这些人给一锅端了……

    这个传言越穿越广、越传越神:有人说,叶鸣是省纪委副书记李润基的私生,只不过现在他们父还不敢相认;有人说,他是省局局长夏必成的准女婿,而且很快就要和夏局长的千金夏楚楚结婚了……

    叶鸣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些传言,虽然很恼火,却又无法分辩清楚:毕竟,李立他们被查处,根源确实是在自己身上。当初徐飞预言他会“一拳打掉两个局长”,现在已经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只是,说自己是李润基的私生,而且很快就要和夏楚楚结婚了,这谣言也实在是造得太离谱了……

    更令他恼火和烦躁的是:现在局里的干部见到他,每个人脸上都会挂着虚伪而谦和的笑容,在和自己说话时,也是小心翼翼、恭恭敬敬的,好像生怕说错了什么话会被叶鸣抓住把柄一样。

    这种无形的隔阂和虚假的恭敬,让叶鸣一下感觉到自己被全局干部疏远了……

    而且,这几天一到晚上,叶鸣便会接到许多约自己吃饭、唱歌、洗脚的电话。这些电话,都是那些平时和李立、陈伟平关系较好的中层干部打来的。有的科所长甚至还直接提着烟酒或是拿着红包,偷偷跑到叶鸣的宿舍来,哭丧着脸求他到纪委和检察院去给他们说情,要求不要受到李立和陈伟平的牵连……

    叶鸣对这些人的要求有点哭笑不得,只好反复解释:自己完全不认识纪委和检察院的人,也没有任何能力给他们了难……

    到了第四天,叶鸣再也受不了这些人的纠缠,便跟局里请了一个假,再次赶到了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