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四十三章 巴结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四十三章 巴结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徐飞在新冷县局调研了一天半,叶鸣几乎和他寸步不离:同吃、同住、同行,两个人亲密得就像是一对亲兄弟。////[]

    当徐飞离开新冷以后,k市地税系统立刻就传开了:新来的徐局长,在新冷县局有一个铁杆兄弟。而这个铁杆兄弟,很可能就是助他登上k市地税局宝座的那个能量巨大的幕后人物。而且,原来的邱顺明局长、李立和陈伟平等人,也是这个神秘的年轻人扳倒的……

    在徐飞走后的第二天下午,叶鸣刚到办公室,陈怡就笑着问:“明天准备到哪里请客?是新冷宾馆还是楚天大酒店?”

    叶鸣一愣,奇怪地问:“请客?我请什么客?”

    陈怡白了他一眼,嗔道:“你装什么傻?明天是10月19日,不是你的生日吗?你今年满二十四岁,是本命年,应该好好庆贺一下。对了,要不要姐姐买几条红短裤送给你?”

    说完最后那句话,她自己的脸先红了,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

    叶鸣这才想起:明天确实是自己的生日,自己差点忘记了,没想到陈怡却牢牢地记在脑海里……

    想至此,他感激地看了陈怡一眼,由衷地说:“陈姐,谢谢你!说实话,自我母亲去世后,我几乎每年都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去年也是你提醒我,才在你家里吃了一顿生日饭。像我这样的人,正如原来陈伟平所说,是典型的‘八无’干部:无父无母,无职无权,无车无房,无背景无后台。因此,整个新冷地税局,也就是你这个姐姐记得我的生日。所以,明天晚上我想请你吃饭,一是自己给自己庆祝一下,二是感谢你这几年对我的关心和照顾。套用一句俗气点的话:有你这个姐姐,真好!”

    陈怡有点羞涩地瞟他一眼,低声问道:“明天吃晚饭就我们两个人吗?要不要再叫几个局里的同事?如果就我们两个,只怕——”

    叶鸣知道她是害怕万一碰到熟人,难免流言蜚语,想了想说:“那就把一分局的欧阳军和李灿叫上吧!其他人估计我叫他们也不会来。”

    陈怡点了点头,然后拉开放在办公桌上的坤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递到叶鸣手里,说:“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本来准备明天给你的。你既然叫了别人,今天给你算了。”

    叶鸣知道陈怡不喜欢假客套,便接过来,笑嘻嘻地说:“我现在可以打开看看吗?”

    他嘴上请示,手却飞快地把礼盒打开了,一看,里面是一块镶钻的欧米茄蝶飞表,估计会要七八万元。

    “陈姐,怎么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陈怡笑了笑说:“男汉最好的装饰品,就是手表。你长得这么帅,带一块表就更能衬出你的气质了。所以,我就给你买了这块表!你戴一戴试试看!”

    叶鸣依言把表戴上。陈怡站起来,举起他的手腕看了看,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叶鸣和陈怡叫上欧阳军和李灿,四个人来到楚天大酒店,要了一个小包厢,点了几个菜,便坐在包厢里聊天。

    欧阳军是一分局的副局长,刚过而立之年,一直和叶鸣关系不错。李灿是稽查局的,和叶鸣一起考公务员进入新冷地税局,也算是叶鸣在新冷县局为数不多的铁杆兄弟之一。

    “兄弟,现在系统内纷纷传言,说你能量巨大,不仅扳倒了两个地税局长,而且扶起了另一个局长。老哥我在县局的状态你也知道,提拔得很早,却一直要死不活的,老是在中层副职的位置上徘徊,当了五六年副职了,却怎么也难以再跨上一步。你能不能利用你的关系,帮老哥一把?”

    在闲聊时,欧阳军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叶鸣。

    叶鸣微眯着眼睛,想了想说:“军哥,这些传言我也听到了。这么跟你说吧:不管是邱顺明也好,还是李立、陈伟平也好,他们都是自己扳倒自己的。俗话说: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他们自己内心已经腐烂了,不要我去扳倒他们,他们自己也迟早会轰然倒塌!所以说,大家传言我扳倒了两个局长,那真的是高估了我的能力和关系!”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欧阳军两眼,说:“现在这包厢里都是几个玩得好的人,所以,我就直言不讳了:军哥你这几年之所以一直在副职位置上徘徊,我觉得不是因为你没有能力,也不是因为你没有去努力。我觉得,你还是有很多性格上的缺陷,比如,自控能力差,喜欢打牌喝酒唱歌,喜欢无原则地和纳税人打成一片,喜欢拍着胸脯给这个了难给那个办事,等等。

    这些虽然是小事,是细节,但有一句话叫‘细节决定成败’!你这些小细节堆积起来,就给领导和同事留下了一个印象:欧阳军这个人不成熟、不靠谱,而且作风不检点!这样一来,在遇到选拔任用、民主测评等关键时候时,很多人就会给你差评。”

    说到这里时,叶鸣见欧阳军脸色有点不好看了,便笑了笑,说:“军哥,我这也是自己不成熟的看法,希望你别介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是兄弟,我才会这样推心置腹说这些得罪人的话。你可以听,也可以当做耳边风。”

    这时候,叶鸣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号码,却是张东方的。

    “小叶,现在在哪里?我听人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晚上可否请我喝一杯庆贺的酒?”

    张东方电话里的声音格外柔和、格外亲切。

    叶鸣吃了一惊,忙答道:“张局长,您太客气了!我现在在楚天大酒店,正准备吃饭。如果您能赏脸来喝杯酒,我非常荣幸!”

    新冷这边的习俗,一般如果是过生日或是干喜事,别人要来喝酒,是不能回绝的。所以,叶鸣虽然不想让张东方来破坏他们几个人的兴致,但也只能违心地邀请他。

    “那好,我现在就赶过来!”

    欧阳军听说张东方要过来给叶鸣庆贺生日,又是吃惊又是羡慕,说:“兄弟,还是你面足啊!过一个小小的平常生日,一把手亲自来给你庆贺。看来,你很快就会时来运转了!”

    叶鸣还没来得及答他的话,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县局副局长金驰亮的。

    “小叶,生日快乐啊!你现在在哪里?晚上能不能喝你一杯庆生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