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四十五章 偷梁换柱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四十五章 偷梁换柱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肖志辉按照张东方的吩咐,拨打了邹文明的电话。////

    邹文明听肖志辉传达了张东方的话后,沉默了一下,说:“肖主任,麻烦你代我祝福一下小叶,并转告张局长:我家里还有点事,晚上就不过来吃饭唱歌了。”

    张东方听说邹组长不过来,想起他那个人比较刻板,从不进歌厅舞厅,也滴酒不沾,便也不强求,要肖志辉带大家去刚刚订下的大包厢,准备喝酒。

    他们在大包厢坐定后,正如欧阳军事先预料的那样,又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个局里的中层干部,局属各单位的一把手几乎全部到齐了。

    来的人个个都带了红包,叶鸣想推都推不掉。他又没有随身带包的习惯,那些红包只好全部都放到陈怡的那个大坤包里。

    陈怡是个心思很单纯的人。她没有过多地去考虑这些人来给叶鸣庆贺生日的真实目的和意图,只是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被这么多领导和同事看重,都围着他敬酒、祝贺、笑语喧哗,只觉得内心无比骄傲、无比自豪。

    因此,自始至终,她都一直脸带幸福的表情,不时含情脉脉地看一眼坐在他身边意气奋发、神采飞扬的叶鸣,竟然忘记了遮掩和避讳……

    幸好,桌上的人此刻都把目光投注在叶鸣身上,谁也没注意到她看叶鸣时,眼中那异样的神采……

    叶鸣是个性情中人,虽然刚刚欧阳军和他说了那一通不咸不淡的话,也给他分析了今天这么多领导来给他庆贺生日的根本原因。(·~)但是,他还是非常感激这些领导和同事们的热情,所以,他在桌上便开始打通关一个个敬酒。

    当敬到陈怡时,桌上的人都以为她会以茶代酒,因为陈怡以往不论在什么场合,都是坚决不喝酒的,哪怕是省局领导下来,在酒桌上敬她酒,她都会笑着推拒过去。

    没想到,当叶鸣端着一杯酒,含笑面对着她,示意她端起茶杯时,她却出人意料地拿起一个杯,自己从酒壶里倒了满满一杯白酒,和叶鸣碰了碰,一仰脖就喝了下去。

    酒桌上的人先是一愣,忽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有几个人便趁机起哄:“陈怡,回敬叶鸣!敬三杯!”

    叶鸣忙说:“陈怡姐,我知道你喝不得酒,喝茶就行!”

    陈怡嫣然一笑,一言不发地又把自己的杯倒满,举起来对叶鸣说:“小,姐姐也回敬你一杯,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说着,又仰脖将酒一饮而尽。

    这杯酒刚一喝完,陈怡白腻如凝脂的脸庞上,立刻便泛起了一丝丝红晕。[~]这红晕又迅速浸润开来,很快,她就连腮带耳地通红了……

    叶鸣有点担心地看着她,低声说:“陈姐,你没事吧!你别再喝了。如果谁要敬你,我代你喝!”

    陈怡摇摇头说:“不用!姐今天高兴,不会有事的。”

    叶鸣还想劝她几句,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拿出来一看号码,是邹组长的。

    “小叶,可以到包厢外面接个电话吗?”

    “可以,可以!您稍等!”

    叶鸣一边应着,一边疾步走出包厢。

    “邹组长,我出来了,您请说!”

    “是这样的:我现在一个人开车在楚天大酒店右边拐角处,你可以出来一下吗?到我车上来坐坐,想和你聊几句!”

    “好,我马上过来!”

    叶鸣挂断电话,走进包厢跟张东方等人打了个招呼,说外面有个朋友找,便急匆匆地出门往酒店右边的拐角处走去。

    邹组长开的是他自己买的丰田车。叶鸣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笑着和邹组长打了个招呼。

    邹组长打开顶灯,从座位上拿起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一边往叶鸣手里塞,一边微笑着说:“小叶,你今天过生日,照道理我应该到酒店来敬你一杯酒,祝福祝福你。但你是知道的,我很不习惯那种闹闹哄哄的场面,也确实喝不得酒,所以便没来了。现在单独来给你送上祝福,希望你前程似锦、步步高升!”

    叶鸣看到那个鼓鼓囊囊的红包,只怕足足有七八千块钱,吓了一跳,忙推脱说:“邹组长,这怎么行?这礼我绝对不能收!”

    邹组长不由分说地把红包塞进他怀里,说:“小叶,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而且是实心实意,你不要推脱。我不像某些人,拿公家的钱,慷私人之慨,表面上搞得风光热闹,实际上他自己一毛不拔……小叶,我说这话你别介意啊!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我只是看不惯他们那种行为,也很反感他们的那些虚情假意!”

    叶鸣知道他说的是张东方,忙说:“邹组长,其实今天这事,我也有点不自在。不过,张局长他们也是一番好意,我还是很感激的。当然,您说的也有道理,也非常感谢您这么推心置腹地和我谈这些话!但这红包,我确实不能要!”

    说着,又把红包塞到邹组长怀里。

    邹组长有点不悦地说:“小叶,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这点小礼?如果你嫌弃,那就算了!若是看得起我邹文明,你就把红包拿回去!”

    叶鸣见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只好接过红包。

    邹组长满意地砸吧砸吧嘴,又转头看了他一眼,说:“小叶,你考虑了一下你竞职的事情没有?张东方有没有跟你许什么诺言?”

    “没有,张局长什么都没有跟我说!”

    邹文明“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说:“他倒是在党组会上说过:要直接提拔你做办公室文秘副主任!但我觉得,如果是我,我会对你有另外的任职安排!”

    叶鸣听到这里时,心下雪亮:邹组长这是想和张东方争一把手。因为他们现在都很清楚:新冷县局谁当一把手,现在最关键、最起决定性作用的,就是他叶鸣。只要自己在徐飞面前大力推荐谁,这个位置百分之七八十就是谁的……

    想至此,他便很感兴趣地问道:“邹组长,您说您会怎么安排我?”

    邹文明深思熟虑地说:“我觉得,以你的能力、水平和关系,在我们小小的县局,负责一个部门的工作,那是绰绰有余的。我的想法是:稽查局的黄局长这次很可能提拔为副局长,因此,可以把一分局的局长罗伟调到稽查局任局长,一分局暂时不设局长。然后,把你提拔到一分局任副局长,由局党组明确你暂时负责该局的全盘工作,也就是代理局长的意思,但是不下发文件,只是内部明确一下。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成为一分局事实上的一把手,但别人又没有话说!”

    叶鸣一听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偷梁换柱”计划,不由对邹组长缜密的心思佩服得五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