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四十六章 陈怡醉了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四十六章 陈怡醉了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知道:邹文明如此用心地为自己铺排前程,那是有一个前提条件的:自己必须先协助他爬上新冷县局党组书记、局长的位置,他才有资格、有能力这样提拔安排自己。////[]否则,这个偷梁换柱的计划就只能是一座空中楼阁……

    因此,他便主动对邹文明说:“邹组长,在您面前,我也没必要隐瞒什么:我和市局新来的徐局长关系确实很好。如果您想找个时间去拜访一下他,和他交流交流,我可以给您牵线搭桥。徐局长新来乍到,对下面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也很想有基层的领导主动去向他汇报一下情况。所以,我估计只要我带您去,他会很高兴地接待您的。”

    邹文明今天来见叶鸣的目的,就是想听到他这句话。所以,叶鸣刚一说完,他的眼睛里立即就泛出了异样的神采,很激动地说:“好,好,好!小叶,什么时候去见徐局长,你安排!希望我们在徐局长的关心下,能够一起进步、一起成长!”

    叶鸣听他激动之下,把“成长”两个字都说出来了,心里有点好笑,又继续和他聊了几句,便告辞下车。

    叶鸣走进包厢时,发现陈怡已经有点醉意了,正摇摇晃晃地站在座位上,手里举着酒杯,嚷嚷着还要喝酒。[]

    叶鸣赶紧站到她身边,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被杯,笑着劝道:“陈怡姐,等下去包厢唱歌再喝,现在就算了。”

    局里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个人历来以姐弟相称,而且关系一直很亲密,加之陈怡又比叶鸣大了好几岁,所以谁也没有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暧昧关系,只是不停地起哄要陈怡再喝酒。

    叶鸣说:“各位领导,各位兄弟,我是陈怡姐的弟弟,她现在确实是不能再喝了!如果大家还要敬她的酒,我给她代喝!”

    肖志辉手里执着酒壶,睁大醉意朦胧的眼睛,有点口齿不清地说:“叶……叶鸣兄……兄弟,你知道喝酒的规矩吗?在酒桌上,只要端了杯,就要一喝到底,不能中途退出。陈怡已经端了杯,安规……规矩,她就应该喝到底,喝趴下了是另一回事……你如果要代她喝,那也可以,但是,我们敬她一杯,你就必须喝三杯。你干不干?”

    陈怡虽然醉了,意识却还清醒,一听肖志辉说他们敬自己一杯,叶鸣就得喝三杯,立即心疼起叶鸣来,高声嚷道:“那不行,太不公平了!我不要代,我自己喝!”

    叶鸣在桌下悄悄捏了一下她的手,然后豪气干云地说:“我同意肖主任的话。[]你们只要是敬陈姐的酒,我一律喝三杯!”

    陈怡见他如此豁出命地帮自己代酒,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也在桌底下紧紧地捏住叶鸣的手,眼睛里情不自禁地泛出了幸福的泪花……

    这顿酒一直喝到晚上八点半。叶鸣酒量虽然大,可架不住那么多人敬酒,加之又要以一敌三地代陈怡喝酒,所以在去歌厅唱歌时,他也已经有八分醉意了。

    张东方今天兴致很高,不仅喝了很多酒,在歌厅时还点了很多首经典老歌,唱得声情并茂如痴如醉,搏来了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

    在他看来,自己今天笼络叶鸣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他就会提出要叶鸣带他去见徐局长。只要叶鸣答应在徐局长面前替自己美言几句,自己这个新冷县局一把手的位置,那是稳如磐石了……

    想至此,他便一边继续唱歌,一边兴奋而得意地往坐在一个角落里的叶鸣看了一眼。

    这一看,却让他大吃一惊:幽暗的灯光下,只见叶鸣和陈怡并排坐着,两个人的右手手指相扣,紧紧地拉在一起。陈怡的头也几乎靠到了叶鸣的肩膀上……

    张东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唱的歌都唱跑了调——这怎么可能?陈怡在局里可历来是以贤淑端庄、清高冷傲出名的,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真的喝醉了,酒后乱性?

    在张东方揣摩叶鸣和陈怡时,他们两个人此刻却正沉浸在柔情蜜意之中,丝毫没有意识到在朦胧昏暗的灯光下,已经有一双眼睛盯上了他们……

    叶鸣和陈怡走进包厢后,两个人不要任何交流,便很自然、很默契地坐到了一个灯光昏暗的角落里。

    由于这个包厢很大,叶鸣和陈怡坐的角落,和另外的人隔了一段距离。加之包厢里的人都已经醉得差不多了,所以谁也没有去在意他们两个人的动向,都兴高采烈地点歌唱歌,或是给三位局领导敬酒鼓掌喝彩。

    在开始时,叶鸣也点唱了几首歌,敬了张东方、金驰亮、苏礼华几杯啤酒,后来见大家的兴趣都在三个局领导身上,而且张东方几乎霸着话筒唱个无休无止,于是便走回到了座位上。

    他坐下的时候,无意中碰触到陈怡滚烫滑腻的手掌,心里不由一荡,便借着几分酒意,一把捉住了她的柔荑,紧紧地抓在自己的掌心里。

    陈怡在昏暗中转头看了他一眼,那只手只是稍稍挣扎了一下,便任由他握住了。到后来,两个人的手越抓越紧,变成了十指紧紧相扣。

    由于叶鸣和陈怡两个人都有点醉了,所以便完全陶醉在了柔情蜜意之中,浑然忘记了周围还有很多领导和同事……

    快十一点的时候,陈怡用软绵绵的声音低声说:“,我有点困倦了,你送我回去!”

    叶鸣忙站起来,对张东方等人说:“张局长,各位领导,陈姐喝醉了,想回家休息,我先送她回家吧!”

    肖志辉把手里的话筒一丢,自告奋勇地说:“兄弟,我开车送你们回去!”

    张东方脸上抹过一丝神秘的笑容,对肖志辉说:“你不能走。你走了,等下谁来买单?再说了,这里面的人个个都喝得差不多了,现在公安对酒驾又查得很严,所以,今晚回去谁也不许驾车,都把车停在酒店的停车场,明天再过来开回去!”

    说着,又笑咪咪地对叶鸣说:“小叶,陈怡就麻烦你打个的士送她回去。你也不要再过来了。我们再玩一会,也要回去了。”

    叶鸣点点头,又说了几句感激的话,便扶着陈怡到外面打了一台的士,径直往陈怡住的“碧苑小区”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