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四十八章 痴情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四十八章 痴情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那天晚上,就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在叶鸣疯狂而有节奏的撞击下,陈怡已经彻底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中。////[]

    她完全没有料到:当自己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缠绵时,会是如此地兴奋、如此地**蚀骨。就像原来在春梦中的情形一样,在叶鸣的身下,她感觉到自己整个身都快要溶化了……

    本来,她一直在压抑着自己对叶鸣越来越强烈的思念和爱慕。她怕社会上的流言蜚语,怕自己一旦和叶鸣越过那条界线,会招来无穷无尽的非议和耻辱。

    而且,她内心强烈的道德感和贞洁观念,也使她一直在矛盾和痛苦之中挣扎:她爱叶鸣,爱得刻骨铭心,爱得死去活来。可是,她已经嫁人了,已经有家庭和丈夫了。这种爱,就只能埋在心里,而绝不能付诸行动……

    但现在,当叶鸣用带点强迫性质的狂野动作,一下撕破了自己刻意守护的贞节以后,她立即就掉进了情/欲的漩涡之中,再也无法自拔……

    此刻,在叶鸣的身下,她所有的担心和羞愧感都已经不复存在,所有关于贞洁和道德的念头,也已经被越来越炽烈的情/欲驱赶得无影无踪。[]在一种令她感觉到就要飞升上天的极度快 感的驱使下,她忘记了羞愧,忘记了矜持,忘记了一切的一切,只知道忘情地呻吟、痛快淋漓地舒展伸缩自己的身,配合着身上心爱男人的撞击,两个人一起渐渐地往那令人****的巅峰攀援而去……

    在最后的时刻,感觉到自己就快要晕眩过去的陈怡,拼命地拱起了自己的腰身,双手把叶鸣的头死死地按在自己饱满翘挺的双峰之间,用哭泣一般的声音语无伦次地叫喊起来:“……快,快…………姐要死了……,我爱你……”

    叶鸣本来以为,陈怡姐在床上会像她老公李智所说的那样,自始至终一动不动、毫无情趣的。没想到,自己刚一进入她的身,她就像一个敏感的弹簧,立刻就有了强烈的反应。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她都是如此地兴奋、如此地忘情,不仅呻吟得惊天动地,而且身也配合着自己,不停地伸缩屈躬,双手时而在空中抓舞,时而死死地搂住自己的腰身……

    特别是在最后的巅峰时刻,她那种疯狂的动作和语无伦次的叫喊,一下把他刺激得热血冲顶,差点儿晕眩过去……

    当云收雨散、两个人复归平静之后,叶鸣把陈怡的头揽进自己怀里,一边用手轻抚她有点凌乱的秀发,一边有点歉疚地说:“陈姐,对不起!今晚有点醉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说完这几句话,他自己都觉得这话很虚伪、很恶心,便用手狠狠地抽了自己脸颊一下。

    陈怡在黑暗中一把抓住他抽自己脸颊的手,抬起头,在他被抽的地方温柔地吻了一下,低声说:“,姐不怪你……姐今晚才真正知道了做女人的滋味……我……我现在很幸福……”

    叶鸣心里一阵感动,不住地回吻着他。

    陈怡缩在他怀里,沉思默想了很久,才幽幽地问道:“,我问你:你是因为一时冲动才跟我这样的,还是因为喜欢我?我希望你说实话!”

    “姐,我可以跟你发誓:你一直以来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也一直是我的择偶标准!我承认我刚刚是有点冲动,但这种冲动,是日积月累起来的,是我梦寐以求的。我喜欢你、爱你,这就是我的实话!”

    陈怡满意地轻嘘一口气,低声说:“我原来听说过一句话,说男人有性才有爱,女人有爱才有性。我开始不大理解这句话,现在总算明白了:李智是我的丈夫,但我和他之间根本就没有爱,所以,我自结婚以来,在那方面就非常冷淡,而且非常讨厌!但是,今晚和你在一起,我却觉得自己非常兴奋,甚至,还觉得自己有点放荡……,你不会因此而瞧不起我吧!”

    叶鸣知道她说这番话的中心意思,还是最后的那句话,就是担心自己看到她床上那种忘情的表现,会看不起她,便柔声安慰她说:“姐,在我心目中,你永远都是最端庄、最贞洁、最贤淑的女神!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永远都是如此!你如果现在没有丈夫、没有家庭,我可以立即向你求婚!”

    陈怡听到他斩钉截铁的回答,心里既感动又心酸,眼眶中蕴含着泪水,哽咽着说:“,谢谢你……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娶我。我比你大这么多,又是结过婚的女人,如果你娶了我,对你太不公平,而且肯定会招来铺天盖地的非议……我只想默默地做你背后的女人。只要你愿意,我就做一辈……而且,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有洁癖。我现在既然和你在一起了,我就绝不会再让李智碰我的身!我觉得:一个女人,如果同时和两个男人在一起,那是一种最无耻、最肮脏的行径!”

    叶鸣有点担心地问:“你如果这样做,李智会不会怀疑你?毕竟,他现在是你的合法丈夫啊!”

    陈怡伸出手在他的脸上狠狠地拧了一把,恨恨地说:“你这个小坏蛋!你既然知道我有合法丈夫,刚刚为什么还要那样对我?现在我们都这样了,他怀疑不怀疑还有什么意义?他要是觉得过不下去,那就离婚呗!何况,我和他之间本来……”

    她本来想说她和李智之间其实夫妻生活是很少的,可是终究觉得还是不好意思开口,便住口不说了。

    两个人又默默地拥抱了一阵。叶鸣知道陈怡有洁癖,便低声说:“姐,你先去洗澡吧!”

    说着,就起身准备按旁边墙壁上的灯。

    陈怡一把扯住他的手,羞涩地说:“别开灯,我不习惯!”

    叶鸣笑了笑,便重新躺下来,听着陈怡在边上“悉悉索索”地穿好内衣裤,又摸黑走进卫生间,这才把灯打开。

    半个小时后,陈怡穿着睡衣出来,温柔地说:“我给你把洗澡水放好了,去泡一泡。对了,今天晚上你光顾着喝酒,没有吃饭,肚肯定饿了。我给你下点面条,煎一个鸡蛋,你吃饱了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