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六十一章 竞争对手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六十一章 竞争对手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夏楚楚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叶鸣时的感觉,也是觉得他有一股与别的男人不同的特质,非常吸引自己,便理解地点点头说:“琪琪,你这样一说,我觉得很能理解你的感受。////[~]明天那期节目,我们想给你在最后制造一点意外的惊喜,希望能让你高兴一点、快乐一点。当然,如果你能为他留一次灯,我们会更加高兴。”

    陈梦琪摇摇头,无情无绪地说:“楚楚姐,我可能会让你失望了。我说过:我这个爱钻死胡同,我不会为了一个我不喜欢的人留灯。我觉得那样的话,既是欺骗自己,又是欺骗别人。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感谢你们节目组为我如此尽心尽力。明天是我最后一次上节目,我的父亲母亲都会到现场来,看我录完这最后一期。不过,不管我留不留灯,我在离开前都会让我父亲赞助你们节目组三百万元,算是我对你们对我的关心和照顾的一种谢意。”

    夏楚楚见她说得如此坚决,知道她肯定是不会给任何人留灯了,又听说她还是答应给栏目组三百万元赞助,心想这样自己也总算是完成任务了,便不再勉强她。

    第二天晚上八点,“浪漫牵手”节目在省电视台演播厅正是开始录制。[~]

    五位男嘉宾等在休息室,一边通过电视直播看现场情况,一边等候主持人召唤自己上场。

    第一位男嘉宾已经走进了演播厅,正在介绍自己的情况。

    叶鸣看了看另外的三个人,对面一个是一个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看男嘉宾和女嘉宾互动,脸上的神情显得比较激动;左边是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估计有三十五六岁,脸色很平静,不时瞟一眼电视,又不时打量一下屋里的另外三个人;

    而右边,就是那个准备第二次向陈梦琪表白的夏浩宇。

    此次,夏浩宇穿了一套咖啡色的西装,领结饱满,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正将后辈仰靠在椅上,也不看电视,微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此期间,不停地有一些衣冠楚楚的人进来,毕恭毕敬地站在夏浩宇面前,有的向他汇报工作,有的要他在文件上签字,有的告诉他钻石玫瑰已经准备好……

    看他那忙碌的样,好像比某国的总统还要事多。

    叶鸣心想:这肯定又是一个装逼的货色——现在是晚上,哪里会有那么多公司的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还不是想在房间里这几个有可能是竞争对手的男人面前,表现一下他的权力,秀一下他的优越感?

    叶鸣本来对这个风度翩翩的富家公印象还算可以,可是现在一看他的做派,一股反感的情绪油然而生:怪不得陈梦琪看不上他,原来在他温文尔雅的表象之下,还包藏着这样一颗俗不可耐的心……

    当然,他这样表演,也确实达到了一定的目的:那个胖就一直在用艳羡和崇拜的目光看着他,几次忍不住想去跟他搭讪,但最后可能是怕碰钉,还是忍住了。[]

    那个中年人估计也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商人,性格很沉稳,一直默不作声地坐在那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叶鸣在看电视时,注意到电视镜头老是投到坐在前排位置的四个人身上。这四个人,如果自己没猜错,那对五十来岁的夫妻,应该是陈梦琪的父母亲,另外两个满脸堆笑地陪坐在他们身边的,应该就是省电视台的副台长和“浪漫牵手”节目组组长。

    陈梦琪父母的眼睛始终忧心忡忡地盯着站在八号位置的女儿,目光中既有担忧和焦虑,又有关心和宠爱——显然,他们对自己这个得了相思病的女儿极为挂怀,很希望她在这最后一期节目中能看中一个男孩,让她在爱情的滋润下,赶快恢复健康状态,最好不要出国……

    而台上的陈梦琪,却仍是那种郁郁寡欢的状态,在其他女嘉宾和男嘉宾交流互动时,她一直保持沉默,并且一如既往地在第一轮就灭掉了第一个男嘉宾的灯。

    夏浩宇见陈梦琪灭了灯,长嘘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表情——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自己还没上场,男嘉宾里面会凭空杀出一匹黑马,提前把陈梦琪给牵走。那么,自己今天可就白来了……

    接下来,夏浩宇又环顾了一下房间里剩下的三个男嘉宾:那个胖一看就知道是个前来台上碰运气的穷吊丝,估计最后的结局是全场灭灯,所以他对自己不构成丝毫威胁;而那个中年人,虽然看上去沉稳干练,但年龄太大了点,陈梦琪估计也不会给他留灯。

    剩下的,就只有那个看上去和自己长得一样帅的年轻人了。虽然,他是在自己后面上场,好像对自己不构成威胁,但如果万一陈梦琪再拒绝了自己,这个年轻人还是有一定威胁的。因此,有必要打探一下他的情况。

    于是,他将目光移向叶鸣,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问道:“兄弟,哪里来的?在何处高就?”

    叶鸣笑了笑,说:“我是从新冷县过来的,一个小公务员。”

    “哦?公务员到这个台上来相亲,好像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啊!我记得前不久接连有两个副乡长去一个相亲节目,最后都遭到了全场灭灯——我说得没错吧!”

    夏浩宇一听说叶鸣是从一个他几乎没听过的小县城过来的,又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对他的戒备立即解除,脸上的笑容也灿烂了很多。

    叶鸣并不介意他话里的揶揄意味,顺着他的话说:“没错,小城市的公务员到台上来相亲,成功的几率确实很小。这里面的原因,我也分析过:公务员虽然生活稳定安逸,但是,也没有机会大富大贵。而且,小城市的公务员又不可能调到大城市去。而那些女嘉宾,是不可能会甘心到一个小城市去平平淡淡过一生的。所以,她们灭灯是很正常的,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今天到这个台上来,也不过就是来展示一下自己,碰碰运气罢了!”

    夏浩宇点点头说:“你这个小兄弟很明事理,也算有自知之明。不错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