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九十九章 我要离婚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九十九章 我要离婚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在安抚了邱东明一番后,叶鸣当着他的面,给邹文明打了一个电话,讲了一下邱东明的具体困难,请他考虑一下是否可以改变将邱东明调到四分局去的决定。////(·~)

    邹文明在电话里沉吟了片刻,说:“小叶,你要邱东明写一份深刻的检讨书,保证以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我可以考虑不调整他的岗位,让他还在一分局工作。”

    挂断电话后,叶鸣将邹局长的话告诉给邱东明听。

    邱东明听说自己只要写一份检讨,就可以继续留在一分局,不由对叶鸣感激流涕,死死地拉着叶鸣的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邱东明走后,叶鸣坐在椅上,仔细思考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一切,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利用稽查结论之事,收复了**等人;用一个建安组组长的位置,换来了郝金斌的支持;利用邹文明的权威,拔除了林海这根毒刺,去掉了欧阳明的左臂右臂,同时还让邱东明对自己感激流涕……

    现在看来,自己孤立、架空欧阳明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下一步,就要想个什么好办法,彻底收复欧阳明——毕竟,如果在分局有一个人老是和自己作对,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副分局长,那是很不爽的一件事。[]至少,自己在实施工作设想和工作计划时,会遇到一些阻力。(·~)

    当然,对付欧阳明这样作风不正、污点满身的人,办法是很多的。比如,可以在他上班时间打牌时,向纪委或是公安局举报,把他抓起来拘留几天,他的下场就会很惨;或者,自己到他原来管辖过的纳税户中去调查,找到他收受红包礼金或是受贿的证据,也可以把他整得永世不得翻身……

    但是,叶鸣却根本不想这样做。一是他觉得这些手段太卑鄙,而且对欧阳明打击太大,自己与他同事一场,有点于心不忍;二是他想从内心上收复欧阳明,让他对自己心服口服,自觉服从自己的领导。只有这样,自己内心才有成就感,也才能体现自己的领导水平和沟通协调能力……

    也正是出于这种心理,他才没有把自己和欧阳明的矛盾告诉邹文明。

    但是,如何收复欧阳明,他却一直没找到一个好办法,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快下班的时候,叶鸣想起晚上郝金斌约自己吃饭的事情,决定到三楼去看看陈怡。

    陈怡正在办公室看电脑,见叶鸣进来,对着他笑了笑,但神色间却有点忧伤。

    叶鸣没有注意她的脸色,兴高采烈地问:“姐,郝金斌打你电话没有?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去,他们都说要敬你的酒,祝贺你荣升办公室副主任。[~]”

    陈怡点点头说:“打了。不过,我今天没有心情,不想去。”

    叶鸣这才注意到:她神色有点不对。而且,她的额头上好像还有一块青紫的地方,只是被她的头发遮盖住了。

    叶鸣看到那块青紫的伤痕,瞪圆了眼睛,惊讶地问:“姐,你额头上是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

    陈怡垂下头,淡淡地说:“没事。昨晚和李智吵架了。”

    说到这里,她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叶鸣说:“,我已经做出决定了:我要和李智离婚,就是现在!”

    叶鸣再次吃了一惊,着急地问:“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出来给我听听呀!”

    陈怡的脸忽然红了,眼睛看着叶鸣,忸怩了很久,才吞吞吐吐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叶鸣。

    原来,李智昨天下午从西南回来,住到了“碧苑小区”的家里。

    在吃饭时,他发现陈怡此次对他比以前更加冷淡,几乎不和他说什么话。

    期间,他和她说起了办理所得税减免的事情,问她可不可以帮忙,找局里新任领导走走关系,争取顺顺利利地办好减免税手续。

    李智现在只知道李立已经被抓,新接手的一把手是原来新冷县局的纪检组长邹文明,却还不知道一分局也已经换了领导。

    他和邹文明不熟,所以想要陈怡给他帮忙疏通关系。

    陈怡却一口拒绝说:“这个我无法帮你,我跟县局领导关系也只是一般,想帮也帮不到。”

    李智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说:“那你的办公室副主任位置是怎么得到的?没有你们局领导支持,你能上这个位置?我办理减免税,也是为了我们家里的利益,为了多赚点钱。你作为我李家的媳妇,又有这个便利条件,为什么要推三阻四的?”

    陈怡当时很想说:我不想做你李家的媳妇,我想要离婚。

    但是,为了避免李智怀疑自己,这话她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淡淡地说:“我对你们李家的财富没什么兴趣,也不想采用这种违规的手段去骗取国家的税收。李智,实话说吧:我身为一个地税干部,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要对得起国家给我的工资。我如果利用职务之便,帮助你去骗取国家税款,那是一种犯罪行为。我可不想最后被检察院以渎职罪或是行贿罪抓起来。那样的话,我这辈就毁了。”

    李智气得火冒三丈,很想当场发作,可又担心惹恼了陈怡,她会到局里去阻挠自己办理减免税,只好强忍心中怒火,闷声不响地把饭吃完。

    吃完饭收拾好桌后,陈怡就回到了卧室上电脑,留下李智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

    李智看电视看到十点,洗了一个澡,便推开卧室门进来,从背后搂住陈怡,笑嘻嘻地说:“老婆,我们这么长时间没在一起了,想不想我?今晚我陪你好好乐一乐!”

    陈怡听到他这话,心里忽然一阵厌恶,返身推开他的搂抱,皱着眉头说:“你别来烦我。你去客房睡吧,要不你睡这里,我去睡客房!”

    说着,站起来就想往外面走。

    李智这次回来,发现陈怡好像被以前更成熟、更漂亮、也更有女人的风韵了,所以,他现在欲念高炽,哪里肯让陈怡离开?一见她站起来,他立即拦腰将她抱起,把她丢到席梦思上,便撕扯起陈怡的衣服来。

    陈怡自从和叶鸣在一起之后,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自己以后决不允许李智再碰自己的身,大不了跟他离婚!

    因此,当李智强行把她丢到床上,并开始撕扯她衣服的时候,她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将手伸到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将刀顶到自己的咽喉部位,对李智说:“李智,你如果再用强,我就一刀割断自己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