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章 孤家寡人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章 孤家寡人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李智见陈怡忽然拿出了一把刀子顶住自己的喉咙,不由大吃一惊,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他知道陈怡外表虽然柔柔顺顺,但内心极为倔强,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主。[][]如果自己继续对她用强,她真的会把刀子捅进自己的喉咙去……

    在跳下床后,李智又是气恼又是不解,通红着被情/欲灼伤的双眼,气急败坏地吼道:“姓陈的,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我老婆,陪我睡觉是你的义务,你今晚是不是发神经了?你今晚不给我一个理由,我和你没完!”

    陈怡坐起来,把刀子捏在手里,冷冷地说:“你有的是女人给你尽义务,你来烦我干什么?你别以为你那点破事我不知道。今晚如果你不是想要我给你帮忙办理减免税,你肯定会在桃花坳的那套别墅里和别的女人鬼混,我说得没错吧!你知道我是有洁癖的。你和那么多女人鬼混过,我嫌你身上脏,怕你传染一些莫名其妙的病给我——这个理由够充分吧!”

    李智是第一次听陈怡当面提起自己在外面的那些烂事,而且一点也没有冤枉他,不由张口结舌,一下子哑口无言……

    陈怡当然不会把这些事情的详细细节告诉叶鸣。[感谢支持小说]但是,叶鸣却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因为陈怡多次跟他说过:她既然选择了跟他在一起,就不会再让李智碰她……

    明白了这一节之后,叶鸣既感动,又有点愧疚,走过去攀住陈怡的肩膀,低声说:“陈姐,真是难为你了。【】你若真的离婚,我就在第一时间向你求婚。”

    陈怡轻轻地把他的手拿开,满脸通红地说:“叶子,这是办公室,你注意点影响……还有,我跟你说过的:我离婚与你无关,你没必要因此愧疚,更没必要因为愧疚而说要娶我。你即使真有这个想法,我也不会答应的。”

    叶鸣不好再说什么,便问道:“姐,那你今天晚上怎么办?李智还在碧苑小区吗?”

    “还在。我今晚不准备回去了,随便找个宾馆睡一晚。李智要是不回他的别墅去,我就从碧苑小区搬出来,另外去租房子住。”

    “姐,你这样做,是不是太明显了啊!李智如果对你起了疑心怎么办?”

    陈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横了他一眼,说:“你害怕了是不是?你怕李智起疑心,你就不要来找我呀!”

    叶鸣听她说自己害怕了,雄心陡起,忽然再次伸手搂住她的肩膀,有点霸气地提高嗓门说:“我害怕?我怕什么?如果不是担心你,怕你受委屈,怕你被人议论,我敢跟全世界的人说:我喜欢陈怡!我爱陈怡!我要娶陈怡!”

    他的话还没说完,陈怡就惊慌失措地站起来,伸出柔弱无骨的小手掌,捂住他的嘴巴,低声埋怨说:“小叶子,你找死呀!这是在办公室,你想让全局的人都听到啊!”

    不过,她口里虽然在埋怨,神色间却是三分娇羞、七分喜悦——显然,叶鸣这段表白似的话语,正是她最想听、也是最喜欢听的……

    就在这时,郝金斌忽然打叶鸣的电话,告诉他说:欧阳明不知从哪里得知今晚他请客,埋怨他为什么不请他。[][]

    叶鸣无所谓地说:“郝哥,那你就请他呗!你也不要说是请我,干脆就说是你们几个个体组的人聚会,顺便请我和刘局长、陈主任参加。”

    郝金斌迟疑了一下,答应下来。

    在叶鸣的劝说之下,陈怡最后还是答应跟他一起去吃饭。

    欧阳明下午关掉手机躲到茶馆打牌去了,并不知道林海等人被调岗之事,当然更不知道叶鸣已经略施手腕,把和他关系比较好的郝金斌、**等人从他的阵营里挖了过去。

    他打牌打到五点半,口袋里的钱输光了,便打开手机找郝金斌借钱,并随口问他在哪里。

    郝金斌知道自己请客的事迟早会传到他耳朵里面去,再说他也实在不想再借钱给欧阳明了——这段时间,欧阳明已经陆陆续续找他借了两三万块钱,却一直有借无还,估计,他现在可能已经在赌桌上输烂了。而且,他还听说他已经在外面借了高利贷,听说数额还不小……

    因此,他便对欧阳明说:“欧局长,我现在身上没多少钱,等下还要请客吃饭,实在没办法给你送钱过来。”

    欧阳明随口问:“你今天请什么客?有哪些人?”

    郝金斌犹豫了一下,说:“就是我们个体组几个哥们,想一起和回酒,并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他们要我请客时,正好叶局长、刘局长都在,所以我顺便也喊了他们两位领导。”

    欧阳明一听,立即敏感地嗅到一点不祥的味道,于是牌也不打了,对郝金斌说:“你在哪里请客?我立即赶过来。”

    当叶鸣和陈怡来到郝金斌请客的“莫大姐土菜馆”的时候,欧阳明已经先他们一步赶到了饭店。

    看到叶鸣进来,欧阳明以一副主人的姿态坐在主宾位置上,高高翘起二郎腿,皮笑肉不笑地对叶鸣说:“叶大局长,你怎么也有雅兴参加我们弟兄们举办的这种小聚会?我这些兄弟可都是喜欢敬酒的,到时候叶局长和陈主任可别推迟哦!金斌,你说是不是?”

    郝金斌见他一来就霸占了自己准备留给叶鸣的主宾位置,心里很不痛快,又见他这样说,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欧局长,你和叶局长、刘局长、陈主任都一样,都是我们的领导,我们都会敬酒的。”

    说着,就满脸堆笑地迎到门口,躬腰请叶鸣坐到里面去。

    叶鸣却在门口坐了下来,笑着对郝金斌说:“郝哥,都是几个同事,没必要这么客气。我就在这里坐吧,你们也都坐。”

    刘鹏程见他不去里面坐,便也挨着他坐在门口的位置。

    郝金斌等人见叶鸣不坐里面,便也都挨着他坐下。由于包厢比较大,人相对较少,所以里面欧阳明坐的那块主宾位置,两边都空出了好几个位置,就像口腔里掉了几个牙齿一样,看上去空空落落的,很不协调,很不舒服。

    而孤零零地坐在那个主宾位置上的欧阳明,就像高高在上地盘踞在丹陛龙椅上的皇帝,一下子成了孤家寡人。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