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零三章 醉里春光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零三章 醉里春光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清泉宾馆是位于东郊的一个偏僻的新宾馆,不过房间很不错,设施很齐全,也很干净卫生。////[][]

    叶鸣知道陈怡选到那家宾馆是有目的的,就是想尽量避人耳目,同时也防止让李智找到。

    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陈怡今晚居然会主动发信息给自己,尤其是在她昨晚刚刚和李智大吵了一架之后——在他想来,陈怡现在心情不好,加之李智又回到了新冷,为了避嫌,为了不暴露她和自己的关系,她肯定会尽量不和自己有亲密的举动,尽量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现在,她却忽然向自己发了这么一个短信,很明显是要求他去她现在住的宾馆找她。这一点,令叶鸣有一点困惑:陈怡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大了?他就不怕李智满大街找她?

    陈梦琪见他看完短信后,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便把头凑过来,但因为喝醉了,眼睛有点朦胧,没有看清楚短信的内容。

    叶鸣见她忽然凑过头来看短信,吓了一跳,慌忙把手机盖合上,急急地说:“琪琪,我朋友还找我有点急事,我得走了!”

    陈梦琪听说他要走,差点哭了起来,酒也醒了一大半,死死地扯住他的胳膊,用哀怨的语气说:“哥,你就真的这么嫌弃我?我知道,一个大姑娘不该这么死皮赖脸地缠着男人。[~]可是,我真的想你能留下来陪我。你可能不知道:我晚上一个人睡这么大一栋房,周围的别墅又隔了一段距离,心里感到有点害怕。你如果觉得暂时不想跟我在一起,你可以睡我隔壁的房间,那样我就不会害怕了。”

    叶鸣此时急于赶到陈怡那边去,便敷衍地说:“那样也行……不过,我得先到我朋友那里去打个转。如果不是太晚,我就过来陪你!如果太晚了,就不过来了!”

    陈梦琪听他松了口,大喜,抱住他的头在他嘴唇上一顿狂吻,边吻边说:“哥,你可别骗我,我在这里等你啊!隔壁房间的床铺我等下给你铺好,你换洗的衣服我这里也给你准备了,你如果要来,先打我电话。”

    叶鸣无奈地点点头,象征性地和她吻了几下,便匆匆打车来到了“清泉宾馆”。

    敲开508的门,陈怡穿着一套宾馆准备的睡衣,俏生生地站在门口,脸上红扑扑的,显然也喝醉了。

    见叶鸣走进客房,陈怡转身关好门,脸上露出揶揄的笑容,用微饧的目光盯着叶鸣,问道:“叶局长,我的那条短信息没有惊吓到你和琪琪这对小鸳鸯吧!实话告诉你:我本里不想发那条短信的,可一想到你正在跟另一个女人卿卿我我,我心里就有气,就想要发短信棒打你们这对鸳鸯!你如果接到短信后不赶过来,我每隔半个小时就发一条,看你们怎么亲热!”

    叶鸣知道她现在肯定是有八分酒意了,否则,以她平时的性格,不仅不会说出这番醋意十足的话来,而且那条短信息也绝对不会发……

    想至此,他觉得心里一阵温暖,忽然搂过陈怡,一边往她嘴唇上吻,一边笑着问:“快说:是不是吃醋了?我还奇怪呢,怎么一进屋就闻到一股酒味、一股醋味,熏得我差点晕过去,原来是我的大老婆在边喝酒边喝醋……哈哈哈!”

    陈怡本来就红扑扑的脸一下更红了,一边躲闪他的嘴唇,一边“呸呸”几口,啐道:“谁吃醋了?好不要脸……啊哟……小坏蛋,快把你的咸猪手拿开……”

    原来,叶鸣趁她躲闪自己嘴唇的机会,一下撩开她的睡袍,将右手探进她鼓凸的胸部,一把抓住了她的小白兔。[][~]

    这时,他才惊讶地发现:陈怡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今晚居然破天荒地没有穿内衣……

    陈怡的要害部位被他抓住,立时浑身都敏感地颤抖起来,惊叫道:“小,快放手……你干什么……今天不行,李智说不定正在寻找我,会出事的……”

    叶鸣听她提起李智,心里的欲/火顿时熄灭,有点沮丧地松开了搂抱着陈怡的手。

    这时,他的手机忽然鸣响起来。

    “哥,你的事办好了吗?你在哪里?要不要我开车来接你?”

    电话一接通,陈梦琪就在里面迫不及待地问。

    陈怡喘吁吁地掩上自己的睡袍,见叶鸣在接电话时,神色古古怪怪,知道肯定又是喝醉了的陈梦琪打过来的,便侧耳倾听……

    “琪琪,你酒还没醒,不能开车,我自己打车过来吧!”

    “那好,你快点过来啊!我给你把洗澡水放好,你过来就可以洗了。”

    陈怡隐隐约约听到了他们在手机里的对话,猜出叶鸣是要到陈梦琪的别墅去睡觉,心里忽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醋意,本来,为了避嫌,为了以防万一,她今晚是不准备和叶鸣在一起的,可现在,这种念头却被心里那股越来越浓的醋意驱赶得无影无踪——她现在必须留住叶鸣,不能让他去陈梦琪那里……

    因此,当叶鸣拉开门准备走时,她忽然从后面扑过去,一把搂住了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肩膀上,用央求的语气说:“,你别走……今晚陪我……”

    叶鸣其实只是想到陈梦琪那里去安抚她一番,让她不要害怕,然后便自己回家的。

    没想到,陈怡却在他临出门时抱住了他,并要他留下来陪她,这令他既意外有惊喜,忙转过身,一把抱起她,两张喷着酒气的嘴唇很快就如漆似胶地绞缠到了一起……

    在给陈怡脱睡袍的时候,叶鸣笑着悄声问道:“姐,你这次枕头下没有放水果刀吧!”

    陈怡伸出手,在他腮帮上狠狠地拧了一把,恨恨地说:“你这个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原来,叶鸣在她扭自己一把的时候,趁她抬身的时机,毫无征兆地突然进入了她的体内……

    在缠绵的过程中,叶鸣一边在陈怡身上大动,一边坏坏地问:“姐,你刚刚在我出门时突然留住我,是不是怕我去陈梦琪家里睡?”

    陈怡已经陷入了痴迷的状态中,口中“唔唔”地低哼着,手死死地扣住叶鸣的腰,良久才喘吁吁地答道:“小坏蛋,我就是吃醋了,就是不许你去陈梦琪家里……啊……你轻点……轻一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