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零四章 李智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零四章 李智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可能是因为都喝了酒的缘故,那天晚上在清泉宾馆508房,叶鸣和陈怡都格外投入、格外疯狂。//高速更新//[~]

    尤其是陈怡,本就有七分醉意,加之又满脑醋意,所以,在缠绵过程中,她一直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缠绕着叶鸣,恨不得把他融入自己的身体内,变成她的一部分,不让别的女人把他夺走……

    当两个人渐渐步入疯狂的境地的时候,叶鸣的手机却突然鸣叫起来。

    叶鸣知道是陈梦琪的电话,无奈地停住动作,把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过来,一看号码,果然是陈梦琪的。

    “叶大哥,你来了吗?你的洗澡水我已经放好了,你再不过来,又要凉了!”

    陈梦琪在电话里有点焦急地说。

    陈怡也听出了那是陈梦琪的声音,忽然仰起头,用嘴唇堵住了叶鸣的口,不许他接电话。

    叶鸣只好挂断手机,一把搂起陈怡的娇躯,把她翻到自己身上……

    但是,陈怡刚在叶鸣身上扭了两下,她的手机又尖锐地鸣叫起来。

    陈怡无奈地停止了扭动,弯腰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老婆,你在哪里?怎么不回家?”

    电话里传来李智恼怒的声音。

    陈怡此时正骑在叶鸣身上,还在微微喘着气,为了不被李智猜疑,她一时不敢说话。

    叶鸣知道这个电话很可能是李智打来的,所以也不敢动。

    陈怡看了一眼下面的叶鸣,等自己的呼吸稍微平整了一些后,才淡淡地说:“我昨晚就跟你说好了,我要跟你离婚,从现在起开始分居。你如果想住在碧苑小区,那我就搬走,很简单的事。”

    “你到底在哪里?在干什么?我现在就开车来接你,有话我们回家好好说。”

    “我在哪里不需要你管,你也找不到我。我现在正有事,没空和你说,有事白天再说吧!”

    说着,她就一把摁掉了接通键,并迅速关了机。

    叶鸣等她关掉手机后,用双手扣住她的纤腰,嬉皮笑脸地问:“姐,你现在有什么事?是不是就是我们正在干的事?”

    陈怡伸出手,“啪”地给了他一个耳光,恨恨地说:“就是你这混账小,把我都带坏了……”

    第二天上午,叶鸣到局长室向邹局长汇报了一下一分局现在的基本情况,刚走到三楼,迎面碰上李智。[]

    李智刚刚从陈怡办公室出来,可能两个人谈得不大愉快,他的脸色不大好看。见到叶鸣,他只是阴沉着脸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往楼下走。

    原来,李智虽然早就认识叶鸣,但一直有点瞧不起他。

    李智和李立、陈伟平等人关系一直都非常好。他父亲钢铁厂的所有涉税问题,也都是他在处理,也在税收方面占了不少国家的便宜。

    当然,他送给李立、陈伟平的好处费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在李立被捕后,他父亲李博堂就曾被检察院传唤过,要求他交代行贿李立和陈伟平的经过和具体数字。

    但是,李博堂是省人大代表,又和k市现在的市长关系非常好,据说他们原来还是一起下放到一个生产队的知青,睡过一个床铺。

    所以,在检察院,李博堂坚持自己没有向李立和陈伟平行贿,说李立和陈伟平的口供都是假的,不足为凭。

    检察院的人知道他关系网很广,而且和k市市长关系很铁,也不敢对他怎么样,最后只好把他放了出来——这样一来,倒好了李立和陈伟平,为他们一下减掉了上百万的受贿金额……

    因为叶鸣和陈怡一个办公室,所以,李智也向李立和陈伟平打听过叶鸣的情况。

    当时,李立和陈伟平在谈起叶鸣时,满脸都是不屑的表情,说他一无根基,二无后台,三不灵泛,还是一条犟牛,这辈估计也就是个窝在办公室写材料、写信息的命……

    正因为受了这些话的影响,所以,李智一直看不起叶鸣——他是个生意人,一切以利益为目标。对于地税局那些有实权、有发展前途、将来可能会帮到自己的干部,他是非常热情、非常慷慨的。而对叶鸣这样被领导瞧不起的干部,他是不会拿正眼去看他的。

    他这次回来,只是知道李立和陈伟平出事了,却不知道一分局的局长也换了。

    今天他来地税局,就是来请一分局的领导出去吃饭联络感情的——因为他要办理所得税减免,一分局是第一关,而且是很重要的一关:他的减免税报告和减免税的政策依据,都要一分局的专管员和领导去调查核实,并在报告上签字才能往税政法规科送。如果一分局的领导不签字,他在第一关就会被卡死。

    他不知道叶鸣调到一分局去了,更不知道他现在已经实际上掌握了一分局的大权。因此,在楼梯上碰到叶鸣以后,他连招呼都懒得打一个,直接下楼到一分局去找人。

    叶鸣对李智也没有什么好感,见他不理睬自己,便也没有理睬他。

    李智来到一楼后,径直走到分局长室,敲了敲门,见无人应答,便推开虚掩的门走进去。他以为现在的分局长还是罗伟,而罗伟和他关系也非常好。因此,他走进分局长室之后,就好像到了自己家里一样,在一条靠椅上坐下来,闲自得地翘起二郎腿,静静地等罗伟回来。

    就在这时,叶鸣走了进来。

    李智见叶鸣进来,瞟了他一眼,问道:“小叶,你也来找罗局长?现在年底了,是不是想给罗局长写几篇信息报道?我听说你笔杆很不错,要是把一分局的事迹报道好了,说不定罗局长一高兴,向你们局领导要求把你调到一分局来,那比你窝在办公室写材料就强多了,你说是不是?”

    说到这里,他就肆无忌惮地呵呵笑了起来。

    叶鸣见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倒不好意思再冷落他,便也笑着说:“那是,那是!多谢你的建议!先喝杯水吧”

    说着,就找了一只杯,给他到饮水机里倒水。

    李智见他主动给自己倒水,觉得他也并不像李立和陈伟平说的那样不懂事,便满意地砸吧砸吧嘴巴,说:“小叶,你如果真的想调到一分局来,我倒是可以给你帮一点忙。我跟罗局长关系还算可以,这个忙应该还是可以帮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