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零七章 无廉无耻无自尊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零七章 无廉无耻无自尊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刘鹏程听李智心急火燎地请求他去和叶鸣说说,请他一定赏脸去吃顿饭,有点为难地说:“李哥,我现在已经调整分管范围,不再分管重点企业组了。////[][~]要请叶局长,也应该由欧局长出面啊!我现在是分管个体组,再以重点企业组的名义去邀请叶局长,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啊!”

    李智想想也是,便掏出手机打欧阳明的电话,不料连拨两次号码,都是提示该用户已关机。

    李智莫名其妙地问:“刘局长,欧局长这大白天的关什么机?”

    刘鹏程有点无奈地说:“欧局长近段时间有点怪,有时上班找不到人,打他电话又关机,不知怎么回事。”

    李智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刘鹏程说:“对了,我好像听我一个朋友说,欧局长在外面打牌输了不少钱,还借了高利贷,听说找他讨债的人很多,他关手机是不是为了躲避讨债电话?”

    刘鹏程忙对他摇摇手,小声说:“李哥,这个话可不能乱说。尤其现在是在我们局里,你这话要是万一传到了领导耳朵里,那是要处分欧局长的。记住:以后千万别再对人提起这事。[][~]”

    李智吓了一跳忙说:“这倒是我大意了。不过你放心,我是个生意人,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对什么人讲得,对什么人讲不得,这个我还是分得清楚的。你刘局长确实是个厚道人,不落井下石,不趁人之危,佩服,佩服!”

    刘鹏程知道他奉承自己,最终目的还是想要自己给他去请叶鸣出去吃饭,可自己又实在不想去为难叶鸣,于是偏着头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说:“李哥,你放着自己家里一尊金菩萨不拜,却到我这座破庙来烧香,有点缘木求鱼的味道啊!”

    李智没有听懂,鼓着眼睛问:“什么金菩萨?什么缘木求鱼?我没听懂。”

    刘鹏程笑了起来,边笑边说:“你难道不知道你爱人陈怡跟叶局长一直姐弟相称?他们同一个办公室这么久,关系那么好,你怎么不去她请一下叶局长?叶局长别人的面不一定买,但是陈怡如果开口,他是一定会答应的。”

    李智把脑袋一拍,大惊小怪地说:“对啊,对啊,你看我这个木脑壳!早晨跟老婆吵了几句嘴,就把她彻底遗忘了。对对对,这事必须找她。刘局长,谢谢你了,等下一起去吃饭啊!”

    说着,他就飞快地跑到三楼,走进陈怡的办公室。[]

    陈怡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问:“你又跑来干什么?我说过:我们之间的事,我们找个时间,回家里去好好谈一谈,不要老是到办公室来纠缠我。这样闹来闹去,让我的同事看笑话,有意思吗?”

    李智哪有心思跟她说这事,喘了两口气后,用急迫的语气说:“老婆,这事先放到一边。现在你要给我帮个忙,非常重要,十万火急!”

    陈怡抬起头看他一眼,淡淡地问:“你李大老板还有什么事摆不平需要我帮忙的?开玩笑吧!”

    李智说:“你也知道我这次回来是来办理钢铁厂的所得税减免手续的。我听刘鹏程说:现在一分局是叶鸣在负责,而且叶鸣和你们县局一把手邹局长关系很铁。所以,我想今天中午请叶鸣出去吃个饭,跟他联络联络感情,给他先打个预防针,到时我来办理减免税时,请他帮帮忙。

    可是,叶鸣却不买我的帐,怎么请他他都不去吃饭。如果他饭都不肯吃我的,以后还怎么和他进一步交往?所以,我想请你出面邀请他一下。你和他不是一直姐弟相称吗?现在姐姐和姐夫请他吃个饭,他这个面应该还是会买吧!”

    陈怡听他说要自己去请叶鸣吃饭,脸莫名其妙地有点发烧,同时心也莫名其妙地跳得很快,在低下头平复了一下如鹿撞的心跳之后,她抬起头看着李智,很坚决地说:“我不去请。你在地税局不是神通广大吗?当初李立、陈伟平等人被你三天两头就摆平了,你为什么不用同样的方法去摆平叶鸣?”

    一提起李立,陈怡心里忍不住又对李智生出一股怨恨和厌憎之情:当初,为了办好钢铁厂近千万的所得税减免,李智明知李立觊觎陈怡的美色,也明知道他对陈怡不怀好意。可是,他为了巴结讨好李立,每次都要喊自己老婆出去陪李立他们喝酒、唱歌。在唱歌时,李立经常借酒装疯,一定要抱着陈怡跳舞,或是在她身上摸摸捏捏。而李智也总是视而不见,甚至有时候还笑咪咪地劝陈怡放开一点,不要拘谨……

    陈怡原来以为:那些书上写的有人为了当官或是发财,不惜把自己的老婆贡献给上司或是生意合作伙伴的故事,应该是作者胡编滥造出来的,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会有这么无廉无耻无自尊的男人。

    但是,自从李智要自己去陪李立之后,她终于从他身上看到了书上那种男人的影:在他们的眼中,钱和权远比自己的老婆重要,远比所谓的尊严和廉耻重要。而且,在他们看来,女人就真的只是一件衣服,可以随时买到,可以随时更换。必要时,也可以随时送给别人……

    正因为有这样的“女人观”,所以,李智才会在外面养那么多女人,才会毫不在乎自己老婆的感,让她给他去“公关”,给他去陪酒陪歌陪舞……

    当时,她甚至有过这样的想法:如果李立明确向李智提出要自己陪他睡觉,他才肯在他的减免税报告上签字,李智说不定就会答应他……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陈怡对李智的感情,从开始的不喜欢、没激情,变成了厌憎、瞧不起……

    因此,现在当李智再次来求自己去向叶鸣“公关”的时候,她心里对他的厌憎已达到了极限……

    李智见陈怡不答应给他去请叶鸣,急得脸色煞白,一把抓住陈怡的肩膀,边摇晃边说:“我的姑奶奶,我这不是没办法才来找你的吗?你应该也知道这事的重要性,这可是一千多万税款啊!钢铁厂一年到头,能赚几个一千万?你不为我着想,也应该为我父亲想一想啊!他对你可是一直非常满意、评价非常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