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见微知著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见微知著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听欧阳明说要想方设法尽快赚钱把欠自己的钱还掉,心里忽然隐隐约约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于是便很诚恳地说:“欧局长,我这钱你不要急于还。////(·~)我知道嫂也没有工作,你儿还在读小学,你们一家三口都要靠你的工资奖金养活。你首先要把家庭照顾好,再考虑还账的事。还有一点,我觉得必须提醒你一下:你现在经济压力大,又欠了债,但千万不能因此而在廉政方面放松警惕,去得一些不该得的钱。如果这样做的话,那就等于是挖肉补疮,最后旧创没去,又添新伤,说不定还会因此毁掉你的整个一生。我这话可能是有点杞人忧天,但作为朋友和同事,我觉得事先提醒你一下,对你没有坏处。”

    欧阳明愣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谢谢叶局长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叶鸣听他答得并不坚决,心里掠过一丝不祥的感觉,但又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拿起那个袋,把里面剩下的钱包括自己那3万元都递给陈梦琪,说:“琪琪,这剩下的6万元你拿回去。今天借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你。”

    陈梦琪见他如此郑重其事,心里很不痛快,嘟着嘴说:“哥,你也太见外了吧!这钱我就是取出来给你的。[~]你一个男汉大丈夫,又是一个分局的局长,袋里没有一点钱怎么行?我爸每月给我10万元零花钱,我也用不完。这几万元钱你就暂时拿着,算你借我的也行。”

    叶鸣见她好像要生气了,便笑了笑说:“那好,这钱我先给你存着,你如果要用了,随时可以来取。”

    这时候,欧阳明对叶鸣说:“叶局长,我出去打几个电话,把这7万块钱还给那几个人。你和陈小姐在这里坐着聊聊天,我还了钱就回来。”

    说着,就把那7万块钱揣着,走到另一个没有人的包厢打电话还钱去了。

    叶鸣待欧阳明走后,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脸色凝重地对陈梦琪说:“琪琪,我问你一件事:你家里现在在新冷的主要业务,是不是就是开投资公司?”

    陈梦琪点点头,奇怪地问:“哥,你问这个干吗?有问题吗?”

    叶鸣想了一下,有点担忧地说:“琪琪,投资公司主要从事的是融资和放贷的业务,风险很大啊!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被当做非法集资,受到政府打击。[]而且,我发现你们那个得利公司现在已经涉及到非法放高利贷了。现在掌管公司业务的罗绍明,又是个特别不靠谱的人,什么违法违纪的事他都敢干。我觉得:你爸爸将来很可能会被这个姓罗的拖累,后果可能还会相当严重。”

    陈梦琪笑了起来:“哥,你这可是真应了那句话:吃一家人的饭,操几家人的心!刚刚你叮嘱了欧局长很多事,现在又来提醒我了,好像你就是未卜先知似的。呵呵!你放心,我爸爸对罗绍明、超哥等人,都有制约措施的,不会出大事。”

    叶鸣正色说:“琪琪,我刚刚和欧局长讲的话,以及对你的提醒,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瞎操心,而是根据一些现象判断出来的。韩非说:圣人见微以知著,见端以知末。我虽然不是圣人,但自认为判断力和预见力还是不错的。”

    说到这里,他看一眼包厢门口,见欧阳明没在附近,便进一步解释说:“琪琪,我刚刚提醒欧局长,要他以后在廉洁自律方面要对自己要求更严,并不是想要刺激他或是打击他,而是我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心。因为我非常了解欧局长,他这个人才华有,就是自控能力差、意志薄弱,所以,他才会沉溺于赌博恶习而不能自拔。也正是因为他有这个性格缺陷,在廉政方面,也可能会抵制不住各种诱惑,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拉下水。更何况,他现在经济陷于困境,这一外因,也很可能会把他推入违法违纪贪污受贿的深渊。所以,我以后一定要时时给他敲敲警钟,绝不能让他再犯错误。如果在廉政方面出了问题,那他这辈就真的毁了!”

    他刚说到这里,裤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号码,是市局局长徐飞。

    电话一接通,徐飞就用很急迫的语气问:“老弟,你在哪里?方便讲话吗?”

    叶鸣看了一眼陈梦琪,说:“没事,徐局长,您说吧!”

    “刚刚省局监察室的苏主任打电话给我,说他们收到了一封举报新冷县地税局一分局副局长叶鸣的实名举报信,上面列了三大问题,最后一个问题尤为严重,说你和一个叫陈怡的有夫之妇有染,还被人看到了。这封信上面共有五个干部签名,都是一分局的。苏主任要求我们明天就派调查组下来,找那几个干部谈话,同时调查核实举报信上的问题。调查的结果,要在一个星期内如实向省局监察室汇报……老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刚到一分局任职,就得罪这么多干部了?是不是你工作方法太简单,没有注意处理好和分局同事的关系?”

    叶鸣这一惊非同小可,赶紧站起来,一边往包厢外面走,一边说:“徐局长,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分局后,和局里的干部进行了很好的沟通,也化解了一些矛盾,应该没有得罪人啊!再说,按照这封信发出的时间推测,当时我还刚刚到一分局报到,不存在得罪哪位同事啊!”

    徐飞在那边思考了一下,然后很肯定地说:“老弟,以我的经验,在幕后指使你们分局干部写这份实名举报信的,只可能是你们分局的其他副局长。至于具体是哪个,你应该可以猜得出来。因为任何举报信,都是有目的的:要不就是跟当事人有仇,要不就是与当事人争权夺利。你这种情况,争权的可能性最大。你现在去一分局负责,肯定是挡了某个人或是某些人的升官之路。这个人或是这些人对你怀恨在心,就组织分局干部写了这封举报性,想把你从一分局代理局长的位置上赶下来。我之所以说一定是你们分局的某个副局长,是因为只有分局的副局长,才有可能集结起分局的五个干部在举报信上签名。要是其他科室的,一分局这几个干部不一定会买他的帐。你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