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奉承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奉承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见他此刻一口一个“好兄弟”,而就在下午和吃晚饭的时候,他对自己还是一副冷冰冰爱搭不理的模样,并且帮着苏寒羞辱自己,不由心下有气,便挣开他扯住自己的手,冷冷地说:“苏醒,我和陈梦琪只是兄妹关系。////[]你的事情,我可能也无法帮到你的忙,抱歉。”

    苏醒继承了他父亲的商人秉性:精明能干、势利圆滑、见风使舵、有奶便是娘……

    因此,面对叶鸣的冷淡,他毫不在意,仍是兴高采烈地说:“没关系,你们即使真的只是结拜的兄妹关系,那也好啊!对了,明天你能不能把陈梦琪叫来,与你一起参加我的婚礼?”

    叶鸣知道陈梦琪明天是一定会过来的。而她过来后,也是一定会缠住自己片刻不离的,肯定会出席苏醒的婚礼喜宴,便点点头说:“这个倒是可以。你如果有什么事情,明天直接找她谈吧!”

    这时候,一直在呆呆地看着频幕上的玫瑰和祝福语的小薇,走到叶鸣身边,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嘟着肥厚的、鲜艳如猪血的嘴唇,生气地说:“叶鸣,这个陈梦琪是你什么人?她怎么能称呼你为亲爱的?而且,她明知道这里会有很多人看到,还要如此肉麻地亲爱的亲爱的叫,她还要不要脸?告诉你:我可是个眼睛里容不得半粒沙的人。[]你如果跟我谈爱,就要一心一意,不能三心二意,不能和别的女人搞暧昧,听到没有?”

    叶鸣哭笑不得地看看苏醒,转头对小薇说:“小薇,我现在没说要跟你谈爱啊!再说了,你见我和谁搞暧昧了?我搞不搞暧昧,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正在这时,包厢门突然被服务员从外面推开,几个西装笔挺的人满脸堆笑,鱼贯走进了包厢。

    叶鸣见走在最前面的是陈远乔,赶紧站起来迎上去,和陈远乔握了握手,问道:“陈叔叔,您怎么来了?”

    陈远乔现在对叶鸣这个文武双全、英俊潇洒、背景深厚的准女婿不仅非常满意,而且有时甚至还有点巴结讨好之意——因为他知道:叶鸣是李润基书记的干儿子。而且,他看出李润基对这个干儿子很疼爱、很关心。琪琪只要嫁给了叶鸣,自己和李书记就算结成了干亲家。以后,他就可以借亲戚的名义和他常来常往,那自己在省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了……

    因此,当他听女儿打电话,说叶鸣正在自家酒店的ktv唱歌时,便赶紧召集一些高层管理人员,不惜降尊纡贵,亲自来包厢里看望叶鸣……

    在和叶鸣握了握手后,陈远乔亲热地一手攀住叶鸣的肩膀,笑咪咪地埋怨说:“小叶,刚刚琪琪打我电话,说你在童话王国包厢唱歌。[]你怎么回事?来我这里了,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怕我这个老古董来搅了你们年轻人的兴致是不是?你不要担心,你陈叔叔虽然年纪大了,但一直在生意场上闯荡,什么热闹没见过?什么场合没经历过?你们年轻人玩的东西,我也都会玩,而且都爱玩。哈哈哈!”

    旁边一个副经理忙奉承说:“叶先生,我们董事长虽然比我们年长几岁,但他有一颗火热的心,犹如十七八岁的少年,不仅活力十足,而且魅力十足。不信,等下你听我们董事长唱几首歌,保准让你们拍案叫绝。”

    这句奉承话正好挠到了陈远乔的痒处:原来,他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保养得非常好,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的样子。而且,他天生一副浑厚的男中音,唱民歌唱得特别出色。

    因此,在听到那个副经理的奉承话之后,他口里虽然在谦虚地说:“蒋经理过奖,过奖!”但脸上却露出了自负和自得的微笑。

    苏醒从陈远桥一进来,就开始双眼放光,只想找个机会和他搭上几句话。

    此刻,他听那个蒋经理说陈远乔唱歌唱得好,便挤上前去,一把攀住叶鸣的肩膀,兴奋地对陈远乔说:“陈董事长,您还认识我吗?我是耐安建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我姓苏,叫苏醒,我的父亲是苏先兵,我们都曾经来找过您。”

    陈远乔仔细看了看他,点点头说:“认识。你父亲昨天还打了电话给我。”

    苏醒转头看了一眼叶鸣,更亲热地攀紧他,对陈远乔说:“陈董事长,叶鸣和我是大学同学,我们同一个寝室三年,是一对铁哥们。在学校时,我们每天同出同进、同吃同睡、同心同德、同甘共苦,比亲兄弟还亲。现在,我们虽然毕业几年了,但我们仍然保持着亲兄弟一样的关系,是常来常往的。这次,叶鸣来省城,就是专程来参加我的婚礼的。他多次跟我提起过陈梦琪小姐,说她漂亮端庄、温柔贤惠、通达大度,不愧是名门闺秀。还说他此生如果能够和陈梦琪小姐厮守一辈子,是他最大的福气,也是他最大的幸福——每次听他这样在我面前晒幸福,我听着都有点嫉妒呢!哈哈哈!”

    叶鸣听他这样当着自己的面,睁着眼睛说瞎话,而且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说得就跟真的一样,不由浑身鸡皮疙瘩爆起,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去听他那些与事实完全相反的肉麻的话……

    陈远乔听了苏醒的话以后,却非常高兴,笑咪咪地看着叶鸣,问道:“小叶,你真是那样想的?如果你真有那样的想法,那我有一个提议:再过一个月就是琪琪的生日了,你和琪琪干脆就在那一天举办一个订婚仪式,也算是双喜临门对不对?”

    叶鸣还没答话,苏醒就偷偷用手肘狠狠地撞了他一下,示意他赶紧答应,同时接口说道:“陈董事长,我觉得您这个提议非常好。叶子,你现在也二十六七了,也该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你看看,我比你小几个月,明天也要举行婚礼了,你不能再拖了。陈董事长,我可说好了:叶子和琪琪订婚的那一天,我可要过来讨一杯喜酒喝的啊。”

    陈远乔忙说:“欢迎欢迎!到时候这包厢里的同学都来,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