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后悔莫迭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后悔莫迭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原來,叶鸣猜出佘楚明今天破例來参加苏醒的婚礼,其实就是來找自己的,想让自己尽快带他去李书记家里。////[][~]

    他现在实在是沒有办法满足佘楚明的这一要求:首先,自己参加完表彰会,就想赶快回到新冷县去,因为一分局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还要想方设法去完成全年税收收入任务;

    其次,他知道李书记对佘楚明印象很差,而且怀疑他有**行为。自己如果带佘楚明去拜访他,他心里肯定会不高兴,说不定对自己的印象都会打个折扣;

    第三,他自己也确实不喜欢做这种介绍官员给李书记认识的事情,感觉这种事就像妓院的老鸨拉皮条一样,有点龌蹉和下作。

    当初自己介绍徐飞给李书记认识,那是因为徐飞确实是一个德才兼备的好领导,也是李书记喜欢的那种好官清官。而这个佘楚明则完全不同,介绍他认识李书记后,说不定他就会想方设法向李书记行贿,那样的话,李书记肯定就会对自己这个介绍人不满了……

    因此,他现在想能躲就躲,能推就推,最好不要和佘楚明碰面。[][~]

    他估计,佘楚明等人肯定是会被安排到首席去坐的,而自己刚刚被从首席赶出來,正好避免了很多麻烦……

    陈梦琪虽然不明白叶鸣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去和她舅舅打招呼,但她现在对叶鸣言听计从,什么都听他的,他既然说现在不要去打招呼,她便听话地坐了下來。

    由于叶鸣和陈梦琪坐在一个角落里,加之佘楚明等人又被很多人包围簇拥着,所以他进门时根本就沒看到叶鸣和陈梦琪。

    在佘楚明等人过去后,陈梦琪左瞧瞧右瞧瞧,奇怪地问:“哥,楚楚姐呢?怎么沒看见她上來就坐?”

    叶鸣说:“楚楚是准备來给苏醒他们当婚礼司仪的,应该在后台准备台词或是排练去了。”

    陈梦琪吃了一惊,瞪圆双眼说:“楚楚姐给他们当婚礼司仪?沒搞错吧!我曾亲耳听楚楚姐说过:她最反感参加那种商业性的主持司仪活动,如果不是台里安排或是为了拉赞助需要,即使对方出再多的钱,她也不会去私下走穴给人去当主持人或是司仪。今天她怎么例外了?”

    说到这里时,她好像忽然想起一个什么问題,双眼紧紧地盯着叶鸣,疑惑地问:“哥,楚楚姐來这里担任司仪,是不是你在其中牵线搭桥?难怪了,我刚刚就在奇怪:今天是你的同学结婚,楚楚姐怎么也來了?原來你早就跟她联系了,是吗?她今天也是冲着你的面來的,对不对?”

    叶鸣不敢否认,只好尴尬地点点头说:“是的。[感谢支持小说][]苏醒知道我认识夏楚楚,便央求我请她过來给他的婚礼做司仪,说那样的话,这个婚礼的意义就非同一般。我却情面不过,只好答应了。”

    此时,他心里虽然为自己的谎言惭愧不已,但还是不敢把昨晚他和夏楚楚在一起吃夜宵的事情说出來,因为他担心陈梦琪知道后,疑神疑鬼,会再次陷入抑郁的状态之中。

    陈梦琪听他承认是他把夏楚楚请过來的,心里掠过一道阴影。但她不敢表露出自己的醋意,生怕叶鸣生气,所以便勉强笑了一下,双手更紧地抓住了叶鸣的胳膊,好像生怕他会突然从自己身边飞走了一样……

    苏吉宇带着佘楚明等一干人來到首席,指着主持台下面那个最尊贵的位置,回头对佘楚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咪咪地说:“佘市长,您请坐!”

    苏醒的岳父岳母就坐在那个最尊位的右边。他们都是普通的市民,这辈从來沒有和这么大的官同过桌。因此,当苏吉宇带着佘楚明过來时,他们两口都局促不安地站了起來,脸上挂着极不自然的笑容,不停地往右边挪动脚步,好像生怕那块其实已经留得很宽的位置,会容不下这个大市长似的。

    苏寒手里端着佘楚明的磁化保温钢化玻璃茶杯,亦步亦趋地跟在佘楚明后面。

    佘楚明用眼光在首席和附近几张桌上扫了几眼,却沒有看到叶鸣,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忽然问道:“老苏,小叶呢?他还沒來吗?”

    他以为苏吉宇肯定从先过來的史黎明等人口中知道了自己和叶鸣的关系,也应该会把叶鸣安排在首席或是最前面的几张贵宾桌。沒想到自己打眼一望,却沒有发现叶鸣的踪影,所以才有点诧异地问苏吉宇。

    苏吉宇却沒有听说过叶鸣的名字,所以根本不知道他口里所说的“小叶”是谁。

    但是,他也同时猜出來了:这个“小叶”,肯定就是吸引佘市长等人过來的那个苏醒的神秘同学……

    正在苏吉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怎么答复佘楚明的时候,苏醒及时从后台跑了出來。

    他从电视上见到过佘楚明,所以,一照面,他就认出了他,立即猜出他是因为叶鸣和陈梦琪的缘故才过來的。所以,在热情而恭敬地和佘楚明打了招呼之后,苏醒便立即转头到首席的桌上寻找叶鸣和陈梦琪。

    可是,他发现叶鸣竟然沒有按照他的安排坐在首席。

    于是,他把他的那个安席的表哥叫过來,有点恼怒地问:“我开始时要你带上來坐在首席的那个同学和他的女朋友呢?那是佘市长的外甥女和外甥女婿。男的叫叶鸣,也是我的同学和铁杆兄弟,你把他们安排到哪里去了?真是乱弹琴!”

    他是故意当着佘楚明等人的面,强调叶鸣和自己是“铁杆兄弟”,以图博取佘楚明等人的好感。

    他的表哥吃了一惊,忙解释说:“我是按照你的要求把他们安排在首席的。可是,后來姑父又带了几位贵宾上來,首席位置不够,所以,我就把他们带到后面坐去了。”

    苏吉宇一听苏醒的那番话,脸色一下变了,心里不由后悔莫迭:这下糟了!自己一个不留神,把今天宴席上最重要、最应该当菩萨捧着敬着的两个人给得罪了,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