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屈辱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屈辱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猛不丁被曹柯从后面攀住肩膀,不由吓了一跳,回转头一看,却是刚刚在首席呵斥陈梦琪的那位岳海区副区长,不由皱皱眉头,用揶揄的语气说:“原來是曹大区长啊!我这个后生小辈,刚刚承蒙曹大区长指教,已经长了不少见识,也懂得了一些规矩,知道那个首席是像您曹大区长一样的高官贵客坐的。////[][]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即使坐过去也会被赶走。所以,我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啊,别说去坐首席,就是前面那几桌,我和琪琪都不敢沾边了,只好跑到这最后,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來,这样就不怕有人指责我们僭越礼数、不懂规矩了。您请回吧,等下这么多人看着您和我这个穷吊丝言來语去的,沒得降低了您的尊贵身份!呵呵呵!”

    曹柯听他夹枪带棒一顿冷嘲热讽,脸皮虽然厚,却也微微有点发红,却又不敢再对他发火,只好腆着脸皮自我解嘲说:“小兄弟,你这嘴皮可真够厉害的,说得我这个副区长都无话可答了,呵呵呵!这样吧:我跟两位郑重地道个歉:我刚刚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不知道两位是贵客,言语之间多有得罪,还请两位海涵。为了表示我道歉的诚意,等下在酒桌上我先自罚三杯,给两位赔罪,如何?走吧走吧,不要让佘市长久等了。”

    说着,就强行拖起叶鸣往前面走。

    叶鸣听他这样说,想起他毕竟是一位副区长,而且估计苏醒父现在可能也是有求于他,自己不好过分地扫他的脸面,以免给苏醒他们带來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便对陈梦琪招招手,说:“琪琪,既然你舅舅在等我们过去,那我们就过去吧!他是长辈,老是要他派人过來三请四求的,也不好。”

    陈梦琪听话地点点头,跟着他往前面走去。

    曹柯屁颠屁颠地带着叶鸣和陈梦琪來到前面,紧跑几步站到佘楚明身边,指指他身后的叶鸣和陈梦琪,像完成了一项什么重大任务似的,向佘楚明表功说:“佘市长,你看看,他们來了!我说过,如果他们再要推辞,我就是绑也要把他们绑过來的。一个政府官员,如果这点执行力都沒有,那还怎么干工作?呵呵呵!”

    佘楚明赞赏地点点头,然后站起身來,指着自己身边的位置,对叶鸣说:“叶局长,來來來,到这边坐,这个位置是特意留给你的。[感谢支持小说]琪琪你就暂时和叶局长分开一下,坐对面算了。(·~)”

    叶鸣见那是一个仅次于主宾位置的次座,忙摇手说:“佘市长,我和琪琪坐这边就行,那个位置还是留给曹区长坐吧!”

    曹柯在边上把双手乱摇,说:“叶局长,这不行。这是佘市长亲自给你留下來的位置,我哪敢坐?你就别客气了。你看看,这附近的宾客都在盯着你看呢!“

    原來,在叶鸣被曹柯领到那张首席桌上來的时候,周围那些宾客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这个年轻人一过來,那个副市长就主动站了起來,笑容可掬地给他找座位;而周围那几个副区长、局长之类的高官,对这个年轻人都是满脸恭敬之色,而且脸上都挂着谦虚甚至有点讨好的笑容。

    这个现象不免令这些不了解叶鸣的宾客大惑不解、疑窦丛生:这年轻人到底是哪路神仙啊,怎么这么牛皮?如果不是看他那年纪轻轻的模样,但看他周围那些官员脸上谦恭讨好的神色,不明内情的人还以为是n市的市委书记或者是更高级别的大官來了呢……

    叶鸣听到曹柯的话以后,举目一看,见附近桌上的宾客果然都在用探询和疑惑的目光盯着自己,只好依言坐到了佘楚明的身边。

    这时候,苏寒给佘楚明到吧台到添开水回來,见叶鸣坐到了佘楚明身边,脸上露出一丝嫉恨和沮丧的神色。

    他又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陈梦琪,见她的目光始终笑吟吟地盯在叶鸣脸上,神色间满是幸福和满足,还夹杂着十分崇拜、十二分爱慕,心里不由更是刺痛得厉害----自从刚刚在停车场看到陈梦琪,他就被她漂亮的容颜、可爱的笑容、温婉的举止迷住了。在那一瞬间,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女朋友。

    尤其是当他看到陈梦琪开着的那台红色保时捷小车,联想到她家庭豪富,而她的亲舅舅又是副市长佘楚明,他对她的那种喜爱和仰慕之情就更加强烈了。

    在那一刻,他甚至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念头:自己一定要利用佘市长秘书这层关系,和叶鸣这个乡巴佬竞争一下,争取把陈梦琪争到手。那时候,自己有了一个亿万富翁的岳父,又有了一个当副市长的舅舅,要钱有钱,要权有权,那才真正算得上是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

    正因为当时有了这个想法,所以,他刚刚才当着叶鸣的面,竟然找陈梦琪要电话号码……

    苏寒正在盯着对面的陈梦琪出神,佘楚明忽然返转头对他说:“小苏,这里沒你的事了。你去找负责酒宴的人,就说你是我的司机,要他们到厨房里给你弄点饭菜出來,你先填填肚。吃完后到车上去等我,我散席后还要去另外一个地方。”

    原來,开始苏寒并不知道佘楚明要到哪里去和喜酒,而佘楚明也不知道他是叶鸣的同学。到了酒店后,佘楚明就一直在和史局长等人说话,他也插不进言去告诉佘楚明他也是來和苏醒的喜酒的。

    因此,佘楚明就按照他平时赴宴时安排司机和秘书的规矩,要苏寒到厨房里去随便弄点东西吃。

    苏寒当着叶鸣和陈梦琪以及苏醒的父亲的面,被佘楚明像打发仆人一样打发到厨房去吃饭,一种强烈的屈辱感使他的脸脸一下涨成了猪肝色,眼眶里也立即盈满了屈辱的泪水。

    可是,他又不敢违抗佘楚明的命令,只好强忍羞耻,准备往厨房那边走。

    就在这时,叶鸣突然叫住了他:“苏寒,你不要去那边!來,到对面坐下,我们一起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