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喜糖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喜糖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在给叶鸣和陈梦琪鼓完掌后,夏楚楚便退到一边,微笑着看着正手持话筒准备对唱的叶鸣和陈梦琪,好像刚刚那尴尬的一幕根本就沒有发生过一样。////[][]

    这一下,叶鸣那些了解内情的同学,不由得都是一头雾水:就在昨晚,这个夏楚楚因为怪叶鸣和那个奇葩小薇勾勾搭搭,当场醋意大发,还拧着叶鸣的耳朵把他牵到包厢外面去教训了一番,并且进來后不许叶鸣和那个小薇坐在一起。当时她那强势的态度和泼辣的醋劲,令他们这些人叹为观止,以为她在叶鸣面前是说一不二、很有权威的。

    但他们做梦也沒想到:当今天在这个婚礼台上真的有女孩上去和她争夺男朋友时,她一下又变得如此淡定、如此谦让,不仅沒有向叶鸣或是那个抢她话筒的女孩发火,而且自始至终都挂着微笑,那种大度和沉稳,让人不得不对她心生敬意……

    这里面,只有叶鸣心里最清楚:夏楚楚之所以不跟陈梦琪计较,一是她自己是名人,虽然她很喜欢自己,但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她只能发乎情而止乎礼,不可能撕下面去和陈梦琪大吵大闹。如果她真那样做,那她肯定很快就会成为那些娱乐杂志和报纸的八卦头条;二是因为陈梦琪和自己牵手,名义上是她亲自促成的,她自己也说她是大媒人。[]而且,她也早就知道陈梦琪对自己非常痴情,并因此而得过抑郁症,所以她根本就不想和陈梦琪计较……

    而陈梦琪,刚刚在一种刺入骨髓的强烈的嫉妒心的驱使下,冲动地跑到台上,并无礼地抢过了夏楚楚手里的话筒。(·~)在那阵冲动过后,她心里立即就后悔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楚楚姐一直对自己这么好,今天自己却这样对她,自己成了个什么人了?

    而且,自己现在并沒有跟叶大哥结婚,连订婚仪式都沒有举行,楚楚姐也仍然有喜欢他的权利,自己怎么能这么霸道呢?

    再说,今天自己这么鲁莽、这么失态,叶大哥会不会因此而怪罪自己甚至瞧不起自己?

    就在她忐忑不安、后悔不已的时候,却见夏楚楚已经退到了婚礼台的另一侧,给她和叶鸣让出了一片唱歌的空间。而且,听她刚刚那平静的语气,好像并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

    于是,她又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叶鸣,见他也是神色如常,并沒有恼怒和责怪的表情,心里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便把身更紧地依偎到叶鸣身上,开始和他唱起了那首欢快中带着淡淡的忧伤的对唱情歌----《一生离不开的是你》:

    “云呀云呀跟着风呀风儿走

    花呀花呀开在枝呀枝儿头

    记不清从哪一个时候呀

    我和你开始手牵着手

    溪呀溪呀向着河呀河儿流

    鱼呀鱼呀在那水呀水中游

    记不清从哪一个时候呀

    我的心开始跟着你走

    一生离不开的是你呀

    啊一生爱不完的是你呀

    那久泊的船儿呀快些靠岸

    别让两颗心在梦中等候……”

    这首《一生离不开的是你》的哥,几乎就是陈梦琪心声的完全表露。因此,她也和刚刚夏楚楚一样,唱得非常专注、非常投入,而且目光也自始至终盯着叶鸣,那只沒拿话筒的手把叶鸣的腰箍得死死的,好像他就跟歌词里面提到的鱼一样,自己只要稍不留神,就会摇头摆尾地游走,从此再也无法寻觅到他的影踪……

    平心而论,陈梦琪在唱歌方面,比夏楚楚略胜一筹,不仅嗓门甜美清亮,而且唱得情真意切,音调和节奏也把握得很好,机会可以和专业歌手媲美。

    因此,在她和叶鸣唱完以后,尽管一些宾客对她抢夺夏楚楚话筒的行为颇有不满,但还是有很多人热烈地鼓起了掌……

    夏楚楚等他们唱完歌后,跟台下的來宾挥挥手说了再见,便从后台离开,不知是回了家还是去另外的桌吃饭去了。

    叶鸣和陈梦琪手牵着手下來。苏醒夫妻和他的父亲已经恭候在首席边,等着敬他们两个人的酒。

    苏醒今天对叶鸣格外感激:一是他今天吸引了佘楚明等官员过來,为自己结识他们、拉拢他们提供了一个最佳的契机;二是他今天把夏楚楚叫了过來,不仅满足了他媳妇多年的夙愿,而且把今天的婚宴气氛搞得特别热闹、特别隆重,还吸引了其他宴会厅的宾客跑过來看热闹,让他赶到特别光彩、特别有面。

    因此,当看到叶鸣走下台以后,他立即过來,亲热地抱住了他的肩膀,感激不已地说:“兄弟,今天是我最幸福、最高兴的一天,也可能是我这辈最值得自豪、最值得骄傲的一天。你今天给兄弟我长了脸,并让我结识了这么多领导,我永远会记得你的这份情意。來來來,我先敬你三杯酒,略表一下我的谢意!”

    说着,就端起三杯酒,和叶鸣一口一杯,喝了个干干净净。

    接下來,苏吉宇也敬了叶鸣三杯酒。

    在敬完酒之后,苏吉宇向苏醒媳妇背后紧跟着的一个女招了招手,那个女赶快小跑过來,从一个挎包里面拿出了七八个装喜糖的小袋,递给了苏吉宇。

    然后,苏醒的媳妇也从另外一个女的大袋里拿出几袋喜糖,和苏吉宇一起发了起來。

    在发喜糖的过程中,对这种事比较敏感的苏寒注意到:苏吉宇所发的,都是有一定级别的官员,比如佘市长、史局长、严局长、曹区长等,而苏醒媳妇所发的,都是男女双方的亲戚。而且,按照一般的规矩,作为新郎的父亲,是不可能亲自來酒桌上发喜糖的。

    因此,苏寒推断出:这两种喜糖,外表包装虽然一模一样,但里面的内容是绝对不相同的。

    于是,他便紧紧地盯着苏醒的父亲,看他究竟发不发给自己。

    然而,令他愤怒和失望的是:苏醒的父亲从佘楚明开始,接下來是叶鸣,一直发到他右边的陈梦琪,便发完了。他自己所得的那袋喜糖,是苏醒的媳妇发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在从苏醒媳妇手里接那袋喜糖时,他故意毛手毛脚地将手在桌面上一扫,把陈梦琪放在桌上的那袋喜糖扫到了地上,“啪”地一声,包装袋里的东西都滚落了出來。

    苏寒赶紧一边说“对不起”,一边弯腰去捡拾掉出來的糖果。

    正如他所判断的那样:在那些糖果之中,有一张金灿灿的购物卡,卡上清晰地印着一行数字:50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