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桃花朵朵开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桃花朵朵开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今天晚上被陈怡那条短信扰乱了心情,思维有点迟钝。////[][~]所以,尽管陈梦琪对这个套房的布置安排用意很明显,但他还是沒有往其他方面想。

    在看到那幅嵌名对联后,他也只是稍稍疑惑了一下。见陈梦琪问他这对联有沒有什么问題,他迟疑了一下,答道:“沒什么不对,我只是觉得有点巧。不过,这名字嵌得并不工整,估计不是有意为之,纯属巧合吧!”

    陈梦琪心里暗笑:这个傻哥哥,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反应这么迟钝。这幅对联明明就是自己请宾馆里的那个读过私塾的七十多岁的老会计写的,当时她要求的就是:必须是一幅庆贺新婚的对联,而且要分别嵌入“叶鸣”和“梦琪”两个名字。

    当时,那个老先生还疑惑了很久,但是总经理发了话,他不敢怠慢,于是凝神思索良久,这才作出了这幅对联……

    在看完对联后,陈梦琪见叶鸣仍是有点闷闷的,好像心思完全不在这边,以为他还在为夏楚楚的那条短信忧闷,心里又是心疼又是嫉妒,便走到大客厅角落的酒柜里,拿出一瓶“人头马”洋酒,两个高脚酒杯,分别倒了两半杯酒。

    然后,她端着这两杯琥珀色的酒,走到叶鸣跟前,递一杯给他,柔情脉脉地说:“哥,我知道你今晚有点心不在焉。[][]但是,我还是想敬你一杯酒,祝你前程似锦、永远开心快乐!”

    说着,她一仰脖,一口将那大半杯酒喝了下去。

    叶鸣不忍拂她的好意,举起杯说:“琪琪,我也祝你永远青春靓丽、永远快乐幸福!”

    叶鸣今晚心情不好,很想喝酒,所以,在喝完陈梦琪敬的那杯酒之后,他主动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和陈梦琪倒了大半杯酒,回敬了她。

    陈梦琪见他主动敬自己酒,心里暗暗高兴。在喝完第二杯酒之后,她走到东边放着的一个老式镀金的留声机前面,拿出一张大歌碟放在上面,那个巨大的铜质喇叭里面立即传出了欢快的乐曲声,放的是《桃花朵朵开》: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

    桃花朵朵开

    枝头鸟儿成双对

    情人心花儿开

    啊哟啊哟

    你比花还美妙

    叫我忘不了

    啊哟啊哟

    秋又去春又來

    记得我的爱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來

    等着你回來

    看那桃花开……”

    在乐曲响起的时候,陈梦琪走到叶鸣面前,优雅地伸出一只手,微笑着说:“哥,我请你跳个舞。”

    叶鸣忙走近两步,揽住她的腰,两个人踩着《桃花朵朵开》的节奏,很默契地在宽敞的客厅里跳了起來。

    在跳到中途的时候,陈梦琪脸上的红晕越來越浓,望向叶鸣的目光也越來越迷离。同时,滚烫的娇躯也渐渐地贴到了叶鸣身上,呼吸也渐渐急促起來……

    好在,舞曲很快就放完了。

    叶鸣赶紧松开搂抱陈梦琪的手,说:“琪琪,今晚我很想喝酒。你还能喝吗?”

    陈梦琪的酒量其实不大,但今晚她有意要笼络、取悦叶鸣,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能喝!”

    说着,她便开始给两只杯倒酒。

    倒完酒之后,她偏着头看着叶鸣,笑着说:“叶大哥,你会划拳吗?我们如果就这样干喝酒,沒什么味。如果我们能够划拳,那就最好了。你教我好吗?”

    叶鸣挠了挠头,说:“我在读大学时,苏醒曾经在同学聚餐时教过我们划拳,不过我不大记得了。要不,我先來和你划一划试试!”

    于是,他告诉了陈梦琪划拳的基本规则:划拳又称为“拇战”, 即饮酒时两人同时伸出手指并各说一个数,谁说的数目跟双方所伸手指的总数相符,谁就算赢,输的人喝酒。每个数目又对应有一个称呼,分别是“哥两好”、“三多多”、“四季财”、“五魁首”、“六六顺”、“七巧巧”、“八匹马”、“你喝酒”、“满堂红”……

    他还告诉陈梦琪,在正式划拳之前,还会有一些应景的四六句烘托气氛过渡,他只记得两个了:一个是“杯中的酒,碟中的菜,旁边來了个女招待;女招待,谁來爱,两好两好你來爱……”;另一个是“人在江湖漂呀,哪有不喝高呀。三杯喝倒你呀,五杯喝倒你呀……”

    陈梦琪从來沒玩过这种游戏,所以听得兴致盎然,还沒等叶鸣介绍完,就迫不及待地伸出拳头,和叶鸣吆五喝六地划起拳來……

    这顿酒一直喝到晚上十一点。在划拳的过程中,陈梦琪不时撒撒娇、耍耍赖,赢了要叶鸣喝,输了也赖着他喝。在一瓶“人头马”喝完以后,她又故意开了一瓶高度“五粮液酒”,让叶鸣喝起了混合酒。而混合酒,是最容易喝醉的……

    叶鸣开始还有点自制力,和陈梦琪交替着喝。后來越喝兴致越高,几乎是來者不拒、酒到杯干,加之他在包厢吃饭时又喝了大半瓶“女儿红”陈酿酒。所以,在两瓶酒喝完后,他已经有点晕晕乎乎,便睁着惺忪的醉眼,对陈梦琪说:“琪琪,我得睡了。你也睡吧,不早了!”

    陈梦琪见他站起來时有点踉踉跄跄,便扶着他走进那间“主人房”,让他闭目养一下神。然后,她走进浴室,给他放好热水,准备好毛巾、沐浴露、睡袍,走出來对叶鸣说:“哥,你洗澡吧!我也过去睡了。”

    叶鸣在陈梦琪走后,晕晕乎乎地泡了一个澡,在穿睡衣时,忽然发现这睡衣也是大红色带“囍”字的。然后,他走出浴室一看床上和卧室内其他地方,到处都是一片晃眼的红色:红色的床单床罩、红色的被、红色的鸳鸯枕头、红色的桌布、红色的窗帘……

    他被这满屋的红色刺得眼睛有点生疼----刚刚他一直微闭着眼睛,任陈梦琪把自己扶进來,又闭着眼睛休息了片刻,所以沒有发现这里面的装饰。

    在渐渐适应了房间内喜庆的红色之后,他也沒精力再去想这红色的含义,熄掉灯,钻进被窝就沉入了梦乡……

    在他睡着沒多久,一个娇俏的身影悄悄推开虚掩的房门,蹑手蹑脚地走到了他熟睡的床边。在借着窗户外面透进來的微弱的灯光凝神注视了他一番之后,这个人缓缓地脱掉了身上披着的大红睡袍,掀开被,一丝/不/挂地颤抖着钻进了他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