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六十三章做你的女人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六十三章做你的女人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linker:

    叶鸣今天晚上心情比较郁闷,又被陈梦琪有意识地灌酒,所以喝得酩酊大醉,一躺到床上就陷入了梦乡。////[](..)

    在醉梦中,他感觉到自己又到了陈怡在“碧苑小区”的那套公寓里。

    朦胧的灯光下,陈怡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袍,脸上含羞带笑,坐在那张他们曾多次颠鸾倒凤的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好像他们之间根本就不曾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一样,也好像她根本就沒有给叶鸣发那条断绝关系的信息。他们还是像以往一样,亲亲蜜蜜,恩恩爱爱,彼此都需要对方、彼此都离不开对方……

    于是,他像以往一样,带着一种急迫的心情,带着一种难以遏制的情/欲,几乎是猛扑到陈怡坐着的席梦思旁边,一把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低头便往她的唇上吻去……

    不知为什么,今天的“陈怡”,在回应自己的热吻时,却显得有点生疏、有点慌乱----以往,只要自己的舌尖探进去,她就会立即用她那灵巧如蛇的丁香小舌娴熟地卷住自己的舌尖,然后用细密的贝齿轻轻地啮咬自己的舌根,使自己在一种又酥又麻的感觉中,淋漓尽致地体会到和她激吻时的兴奋和快/感。[感谢支持小说]

    但今天,自己的舌尖在她紧抿的红唇上探索了好一阵,她才有点笨拙地张开了嘴唇。而且,在舌头绞缠的过程中,她显得非常被动、非常生疏,只知道被动地蠕动着舌头,也沒有像以往一样用牙齿來啮咬自己的舌根……

    直到吻了好一阵,她才好像适应了过來,舌头也开始灵活地卷曲伸缩起來,不时低低地呻/吟几声,身也开始在他下面扭动起來……

    直到此时,他才惊讶地发现:“陈怡”身上的那件粉红色的睡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了。自己搂着压着的这具娇躯,此刻已经是寸缕俱无,摸上去滑腻腻的,滚烫滚烫,而且还一直在抖个不停……

    当察觉到“陈怡”已经是一丝/不挂的时候,叶鸣以为她已经做好了迎接自己冲击的准备,于是,便将手按在床沿上,昂起了头,将身躯一挺,像以往那样勇猛地往她的体内冲去……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陈怡”抓住自己双肩的手突然一紧,手指甲一下抠进了自己的皮肉里面。[]

    与此同时,他身下的人发出了一声痛楚的呻吟:“哥,轻一点……哥,好痛……哎哟……”

    迷醉中的叶鸣,陡然听到这一身痛楚的呻吟,像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凉水,从一种晕晕乎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清醒过來,发现自己正伏在一具全身滚烫、抖抖索索的娇躯上----这具娇躯修长而瘦削,不像陈怡那样给人一种成熟丰满的感觉,而是略显得有一点骨感、有一点青涩,而且她那低低的呻吟声,也和陈怡的声音有很大的区别……

    直到此时,叶鸣才猛然想起:自己今晚是睡在金桥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而不是在“碧苑小区”陈怡的那套公寓里。

    而且,自己身下这个正在呻吟叫痛的女孩,也不是他的女神陈怡姐,而应该是陈梦琪……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惊得一下从陈梦琪身上弹了起來,失声喊道:“琪琪,是你吗?”

    陈梦琪见他忽然从自己身体里退了出去,虽然疼痛感一下缓解了很多,但是一种比疼痛更令她难受的失落感,使她一下忘记了羞涩、忘记了初经人事的痛苦,忽然一把攀住了叶鸣的双腿,在他耳边喘息着说:“哥,是我……别下去,我要你----”

    叶鸣听到“我要你”这句话,只觉得热血一下直冲顶门,再也顾不上思考自己这样做到底该不该、到底会造成什么后果,身往下面一压,就准备再次冲进去……

    就在这时,陈梦琪忽然绷紧了双腿,用双手撑起他的身,低声说:“哥,你等一下!”

    然后,她费劲地直起腰身,打开床灯,从床头柜上扯过來一方雪白的丝巾,小心翼翼地垫在自己的身下面,然后抱住叶鸣的头,一边在他的脸颊上轻柔地吻着,一边用求恳的声音说:“哥,我告诉过你的:我这是第一次……我好紧张,好怕……你先亲亲我,让我放松放松,好吗……”

    叶鸣这才想起:陈梦琪现在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今晚是她的初/夜……

    于是,他强忍心中越來越炽烈的欲念,先和陈梦琪口舌相/交,柔情脉脉地吻了好一阵。然后,在橘红色的灯光下,又把嘴移到她的脖颈、胸部,在那两座翘挺的尖峰上流连了好一阵,直到陈梦琪的呻吟声越來越大,身开始不停地挣扎扭动、好像已经情不可抑的时候,这才缓缓地、轻柔地进入了她未经开垦的处女地……

    这一次,陈梦琪虽然仍是紧蹙着蛾眉,好像还是很疼,但她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任凭叶鸣长驱直入、直捣黄龙。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她还配合地耸起了腰身,让自己的情郎挺进得更顺利、更深入……

    当云收雨散的时候,叶鸣刚刚喘息着从陈梦琪身上下來,她就反手从背后抽出了那条雪白的丝巾。

    然后,她拧亮台灯,双眼泛着幸福的泪花,泪眼朦胧地盯着丝巾中间那殷红如桃花绽放的一滩血迹,忽然扑进叶鸣的怀里,抽泣着说:“哥,你知道吗?我现在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因为,我把我最珍贵的东西,献给了我最爱的人!从现在开始,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都是你的女人了!对我來说:能够做你的女人,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叶鸣也看到了丝巾上那朵殷红的桃花,一时间有点懵懂、有点不知所措:这事情太突然了,他根本就沒有一点心理准备!

    直到陈梦琪扑进他怀里,哽咽着说出那一番情真意切的话,他才有点歉疚地说:“琪琪,我原來就跟你说过: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全心全意地付出的!有很多事,你可能完全不知情!正因为如此,所以我现在不能给你任何承诺!你不会因此而恨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