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鹿书记的爱情悲剧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鹿书记的爱情悲剧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徐立忠听鹿知遥说得郑重,便把胸脯一挺,响亮地答道:“明白,首长!”

    鹿知遥点点头,指指他接过去的那张照片,说:“立忠,这是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名叫赵涵,是k市紫江县人,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镇哪个村的。////我和她已经25年沒有见面,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找她。你务必在12月2日之前找到她,并详细了解一下她现在的情况:住在哪里,干什么工作,丈夫是谁,有几个孩,家里有沒有什么困难……你记住:在调查时最好不要亲自和她接触,可以找周围的邻居或是当地街道、居委会的人从侧面打探。打探清楚后,你立即回來向我汇报。我再强调一点:这是必须绝对保密,包括小郭,你也不能透露半分!”

    徐立忠仔细看了看照片上那个漂亮的姑娘,点点头说:“首长,您放心,只要有照片,我一定会在规定的时间内找到她。”

    鹿知遥摇摇头说:“立忠,沒这么简单。你手里的这张照片,是二十多年前照的。当时,照片上的人才刚刚满二十岁,还是一个小姑娘。现在二十多年过去,她已经是中年妇女了,外貌变化会非常大。所以,我建议:你先去资江县公安部门,亮出你的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副处长职务,就说你想了解一下赵涵的具体情况,请他们调出她的户籍资料,就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她的住址和工作单位了。[~]”

    徐立忠其实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个方法,不过,在听了鹿书记的建议后,他还是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说:“好的,我就按照首长指示的办法去查,估计一两天就可以完成任务。”

    徐立忠走后,鹿知遥身陷进那张真皮座椅里面,右手支着额头,眉头微微蹙着,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鹿知遥是西北某省省会西京市人,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他的父亲是西京大学的中文系系主任,是著名的国学大师。他的爷爷是前清举人。所以,他们家是一个典型的书香门第,对华夏传统文学和礼节礼仪推崇备至,并且在很多生活细节方面都是沿袭华夏的读书人传统。

    比如,鹿知遥尽管是五十年代出生的,但他的父亲还是按照旧传统,给他取名鹿远,字“知遥”。在正式的场合,比如祭祀、上族谱、读书时,以字行,用“鹿知遥”的名字;而在其它场合,则称呼他为“鹿远”。所以说,“鹿知遥”是他正式的名字,而“鹿远”则相当于他的小名或者说是昵称。[~]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由于受当时的政治环境影响,鹿知遥的父亲被关进牛棚劳动改造,鹿知遥自己也于七十年代初高中还沒毕业,就被下放到西北高原做知青。

    在那里,他遇到了他后來的妻、原中央某部部长顾胜浩的女儿顾华英。

    当时,顾胜浩也被打倒,家里的女各散五方。顾华英自己选择到了西北高原插队当知青。

    顾华英和鹿知遥下放在一个大队,比他大了三岁,长得五大三粗,容貌也平平庸庸,性格却非常泼辣,继承了她老爷的火爆脾气。

    顾华英比鹿知遥先下放到那个大队。当鹿知遥过去后,她一眼就相中了这个仪表堂堂、文质彬彬、才华横溢的弟弟,在得知他还沒找对象后,便向他展开了狂热的爱情攻势,不断地写情书给他,不时到他窑洞里去给他打扫卫生、浆洗衣服,每次她家里从京城捎一点好吃的东西來,她也尽量留着给每天都吃不饱饭的鹿知遥吃。

    但是,鹿知遥却对她完全沒有感觉。他从小就熟读中外名著,对爱情有自己的理解和追求。他渴望要找的女朋友,是那种长相清纯、气质娴雅、温顺贤惠的小家碧玉,而不是顾华英这样出身高贵、强势泼辣的女人。更何况,她还比自己大了三岁多,这就更令他难以接受。

    因此,他每次接到顾华英的情书,从來就沒有回过;顾华英要來给他做家务、洗衣服,他也尽量推脱;顾华英要给他东西吃,他就将东西和宿舍里的男知青一起分享,反正就是不想给她任何幻想和机会。

    顾华英也感觉到了他的冷淡,但她毫不退缩、毫不灰心,锲而不舍地继续她的爱情追求。

    一次,顾华英在回京城时,从已经官复原职的父亲口中得知:他和鹿知遥的父亲鹿嘉麒教授早在解放前就是至交好友,只不过解放后一个去了京城,一个留在西京,所以來往很少。

    顾华英听到这事,不由喜出望外,便央求父亲赶快写信给鹿嘉麒,亲自向他提亲。

    顾胜浩对自己这个性格和自己很像的小女儿非常宠爱,于是便按照她的要求,给已经从牛棚解放出來的鹿嘉麒教授写信,先是畅叙了一番故交友谊,然后便委婉地向他提出:小女顾华英和贵公鹿知遥在一个大队插队,两个年轻人很般配,是否可以结成秦晋之好?

    鹿嘉麒对顾胜浩一直非常敬仰,也知道他家教很严,相信他家的女儿不会差到哪里去,于是便赶快回信,痛快地答应了顾胜浩的提亲要求。

    与此同时,鹿嘉麒也写了一封信给鹿知遥,告诉他:他已经为他订了一门亲,就是现在中央某部部长顾胜浩之女顾华英,女孩现在正跟你在一个大队插队,你们两个年轻人要好好交流交流,一旦回城就立即结婚……

    鹿家是一个典型的诗书之家,最讲求的就是孝道和礼仪。而孝道中有一点,就是在婚姻大事上必须听从父母之命,而不能由着年轻人的性胡來。

    鹿知遥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对顾华英,他确实怎么也无法产生爱慕之情,相反,他对她还有一种本能的反感和厌恶,觉得自己如果娶了这样一个老婆,尽管可能会对自己将來的事业和前途有帮助,但在爱情和家庭方面,则绝对会是一个悲剧。

    于是,他麻着胆写了一封信给父亲,希望他改变初衷,不要强迫自己和顾华英谈恋爱。

    但是,他父亲很快就回信,把他痛斥了一顿,并扬言:他要是不遵循他的意愿娶顾家女儿,以后就不要再回家和他相见。